品書小說網 > 重生藥王 > 第2497章 拍賣
    王博這家伙顯然也是個貪杯之人,不過卻不忘幫方翔招待他,那老爺子一壇酒水下肚,起身拿著之前的酒水來到姜凡旁邊,然后給姜凡介紹起這酒的來歷,然后三人就這么喝了起來。

    這頓飯倒是吃的很輕松,那老者什么都沒問他,也沒有任何試探,還多拿了幾壺酒出來,十分盡興。

    “這么熱鬧,怎么不叫我。”

    三人正喝著,方翔的聲音從后方傳來,這家伙滿臉笑容,可見收獲不錯。

    王博道:“你在那修煉,誰敢打擾你。我這不是幫你招待姜兄嘛。你可欠我個人情……嗝……”

    方翔走到眾人旁邊,當看到王博的師傅時,連忙抱拳,恭敬道:“方翔拜見程老爺子。”

    那老者朝他點點頭,隨后夸獎姜凡。

    “你帶來這小子不錯,帶的酒也不錯。”

    “那當然,不過姜兄沒有得罪您吧?如果有冒犯的地方,您老人家可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老子又不是你師父。哪有那么麻煩?你沒看我們喝的多高興嗎?倒是你小子,到我這里,怎么不來跟我打招呼?”

    方翔連忙道:“您可是出了名的閑云野鶴,我可不知道老爺子在城中,而且我這次跟姜兄只是臨時落腳,明早就走。”

    “少廢話,先自罰三杯,你小子還沒跟老子喝過酒呢。”

    王博直接給他讓了位置,方翔也馬上照辦。

    那老者這才滿意,然后朝他接著道:“你們這幫小鬼應該沒多少機會結識外面的年輕人,這小子我也看不出他的來歷,你從哪里認識的?”

    方翔根本沒有考慮,直接回應道:“我跟姜兄是在一處試煉之地認識的,他來一個自隱世家族,所以外界對他并不了解。”

    “怪不得這酒水的味道我毫無印象。”

    姜凡道:“前輩喜歡的話,我這還有一壇,就送給前輩了。”

    說完,一壇酒出現在姜凡面前,老爺子也不客氣,直接收入自己的百寶囊當中。

    他隨后笑吟吟道:“老夫吃的差不多了,你們年輕人吃吧。”

    說完起身看向王博:“你也別在這蹭吃蹭喝了,跟我走,我有事安排你。”

    王博滿臉的不情愿,可還不等他說話,已經被他師傅,扯著后衣領,拖走了……

    方翔確定二人離開后,這才跟姜凡正色道:“那程老爺子在九天閣中地位極高,戰力不在我師傅之下,但他眼光出了名的毒辣,你的身份可能藏不住了。”

    姜凡倒是沒有太大反應,隨后問道:“沒有麻煩吧?”

    “正常來說確實沒什么麻煩。但他如果知道你的身份后。九天閣的高層們,多半都會知道,那對姜兄來說,也不知是好是壞。”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管他呢!”

    方翔道:“希望沒我想的那么麻煩吧。”

    姜凡笑道:“收獲如何?”

    說起這個,方翔顯得有些興奮。

    “姜兄。那易容之法確實奇特,但真正讓我驚訝的是那改變氣息的秘法,在我看來,堪比神技,施展之后,我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靈力外泄,不知道境界高我多少才能感知出來。”

    “如果不是境界完全凌駕于你之上,幾乎不可能感知到你的氣息變化,這也是這秘術的特點所在,甚至不會因為你施展功法而變化,除非你自身靈力無法再維持這法門。不過以你現在的境界,想要達到我說的程度,顯然還要等這秘法再精進一點才行。”

    “這個我當然知道。你別光顧著喝酒,這些菜可只有在這王城當中才能吃到,效果堪比品質不錯的丹藥,可別浪費了。”

    他說完便坐在一旁大快朵頤起來。

    ……

    九天閣王城分部最高層,姓程的大人物臉上還帶著幾分酒氣。

    身邊的王博此時已經利用功法散去酒意,眼神清明。

    “師傅,我真不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叫姜凡,不過方翔能跟著他偷跑出來,此人身份肯定不簡單,不知道他境界是不是真的,竟然只有悟道境第五重。”

    “確實不簡單,很有可能根本不是我們上九天的修士。”

    “這怎么可能?難不成還會有高等世界的勢力會將弟子送到我們上九天來?”

    “單從這壇酒來看,他所在的大世界等級不會在我們上九天之上,應該是從更弱的大世界來的,但那種等級的大世界,想要穿越星海到此,又極不可能,從方翔對他的反應來看,應該確實之前就認識,難不成是他所說的試煉的關系?那小子近幾年之 近幾年之前參加過什么試煉?”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他師傅一向都是單獨找試煉給他們,這也是他早早崛起的原因,不過我可以去查查,我知道誰肯定知道這些。”

    “不要暴露目標,我只是對那小鬼的來歷感興趣而已,我可不想招惹那老鬼。”

    “我這就去問。”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方翔直接找到姜凡,帶著他離開九天閣。

    甚至沒有去找王博打個招呼。

    “這么走了,那程老前輩不會找麻煩吧?”

    “他可沒機會找我麻煩,等拍賣結束,我們馬上離開王城,根本不給他機會。另外你還沒告訴我那靈石是怎么回事呢。”

    “現在可不是說它的時候,你們九天閣的威懾力也不行啊,有個家伙在大門外蹲了一夜,都沒被發現。”

    方翔沒好氣道:“這里可是王城,治安如何,可不是我們九天閣管的,昨天跟著我們那個家伙,難不成還在后面呢?”

    說完他直接回頭看了看,可環視一圈后也沒發現什么可疑的人。

    因為距離商會的拍賣場并沒有多遠,姜凡也沒有多說什么,二人很快便進入商會當中。

    方翔昨天定了房間,手中拿著一枚令牌,對應著相應的方向。

    二人來到二樓,一個管事的接過方翔的令牌后,直接帶二人跟隨他前去。

    姜凡這時也注意到這二層的其他修士,那些修士散發著不同的氣息,甚至沒人注意他們。

    神識外放,姜凡能感受到很多不弱的氣息,大多都是離塵境修士。

    進入房間后,那管事便離開,然后將房門安靜的關上,房間內有個窗口,可以看到一樓的拍賣臺,一樓也有很多修士已經入場,等待拍賣會的開始。

    方翔開口道:“姜兄,在這二層的房間內拍得東西,不用擔心被外人知道身份,這里也有陣法屏障,外人無法感知這里情況,也不用怕被人跟蹤了。”

    “這里竟然足有五層,越往上的房間,地位越高吧?”

    “那當然,而且四層往上,不是有錢就能訂到的,無一不是大人物,一樓那些修士你也不要小看,當中很可能藏著大人物,畢竟這里是王城。”

    大概半個時辰后,一樓幾乎已經坐滿,這時一個女子走到拍賣臺上,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女子身材高挑,非常漂亮,氣質出眾,有著極強的親和力。

    “沒想到連拍賣師都達到了離塵境巔峰。”

    方翔點點頭:“不只是離塵境巔峰而已,她的地位在這皇城中不比那程老爺子低,而且她是王室的人。”

    拍賣行的規矩都差不多,那女子簡單說了幾句之后,便開始介紹今天拍賣的東西,因為方翔昨天帶回了冊子,所以這第一件東西也并沒有給姜凡帶來太多驚喜。

    但冊子上的介紹帶來的感受跟實物完全不同,帝階靈寶,無一不是極品。

    不過拍賣的價格確實也讓姜凡有些心驚。

    他之前在九天閣出售過一枚皇階丹藥,當時賣了五千多九天幣,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可這一件帝階靈兵的叫價,已經超過三十萬,那可是需要六十枚皇階丹藥,而且叫價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

    叫價的修士幾乎集中在一樓,畢竟這個等級的靈寶非常難尋,想要找高手煉制,成本可能遠比這件成品更貴,而且需要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還有失敗的風險。

    一直到五十萬九天幣的價格,叫價才慢下來。

    “好東西果然還是得送到這里來賣。”

    方翔道:“那當然,不過這里的手續費也非常高,不過不用擔心沒有買主!”

    姜凡道:“如果仙品丹藥拿到這里,能拍到多少?”

    方翔開口道:“別開玩笑了,如果真有仙藥,何必拿出來拍賣,各大勢力都會直接找來給你難以拒絕的好處,已經不能單用九天幣來衡量價值了,到時就看你需要什么。”

    “上九天不是有幾位仙藥師嗎?”

    “你也是藥師,對丹道應該比我更了解吧,光有足夠強的藥師有什么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材料,就算他們手段逆天,也煉不出仙藥來,那幾位當年踏足仙藥師行列,據說還是去高等位面尋的材料回來,整個上九天,如今可能只有丹門那兩位有可能煉制仙藥,但也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對外出售過了。”

    姜凡皺眉道:“難不成上九天沒有仙根?”

    “以前沒有,不過據說丹門的大人物千年前在外面帶回來一株,不過他們一直藏的很好,我們九天閣也就只有這一點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