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條件?
聽到拓跋娜扎的話,眾人心頭一沉。
原本求生的本能的驚喜之下,變成了面色的凝重。
就連萬慶帝也瞪大眼睛,果然,事情不會那么簡單。
只是這個時候,還是沒有人說話。
因為他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條件,才能讓這些大元帝都的額百姓重新活下去。
見到這些百姓,在短短數分鐘的時間之內,情緒和神態就像是過山車一樣的瘋狂變化,諸位皇子和大夏國的兵將眼神中也多了一絲饒有興致的戲謔之意。
百姓,終究是百姓。
賤民,終究是賤民。
這樣的百姓,果然,就是牲口一樣,為了活下去,什么都可以放棄,什么都可以犧牲。,
只是他們的底線在哪里?
不少大夏國的兵將在等著,等著拓跋娜扎的條件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都清楚,這個條件絕對不簡單,甚至可以說是可以觸及他們底線。
那個時候,這些賤民還會答應么?!
靜!
周圍安靜的可怕,甚至可以清楚地聽到無數大元帝都百姓的心跳之心。
這是緊張,也是期望。
直到,拓跋娜扎重新將目光落在萬慶帝身上的時候,不少百姓都一個激靈。
莫不成,這是要讓他們對萬慶帝出手?
莫不成,他們活下去的代價就是要他們親自斬殺萬慶帝!?
想到這里,不少大元帝都百姓汗流浹背,神色慌張和異常恐懼。
自古以來,弒父弒君,都是絕對的重罪!
這種深入骨子里面的文化,讓尋常人根本不敢對皇室出手。
可現在,這個大周的帝王,這話草原的共主,難道真的要面臨著這樣的結局?
他們慌了!
可萬慶帝感受到拓跋娜扎在自己身上打量過的目光的時候,他卻有一種釋然的感覺。
若能用自己的性命,換取無數百姓的生存,他們心甘情愿,無怨無悔。
甚至,萬慶帝嘴角帶著笑容,眼神中對這些百姓予以鼓舞的神態。
仿佛是在告訴這些百姓,若可以的話,就動手,不要有絲毫的猶豫。
“這個條件就是!”
“每個家庭,只能有一個人活著離開!”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自己猜對的時候,拓跋娜扎的聲音卻再度傳來。
而這一次,她的條件異常的清楚,卻讓百姓臉上徹底變成了絕望和陰沉。
每個家庭,只能有一個人活著離開!?
這是什么意思?
他們如何做選擇?!
到底要留下哪一個活下來!?
這種選擇,對于人性而言,實在是太大的挑戰了。
甚至連諸多大夏國的兵將也多了一絲興致,他們想知道,平日里的父慈子孝,平日里面的人倫綱常,在面對著生死選擇的時候,又會有多大的作用!?
甚至一些大夏國的兵將,已經開始猜測起來,猜測一個家庭里面誰最有可能被保護著活下來。
這種條件,實在是讓人感到太刺激了。
而萬慶帝除了怒目而視之外,別無他法。
他自然知道,這種選擇,對于很多家庭而言,簡直就是瘋狂到了極致。
然而,誰也沒想到,拓跋娜扎的聲音再度響起。
“記住,活下來唯一的方法!”
“就是,殺了你家庭里面的其他成員。”
“記住!”
“只有他們真正的死了,你才會徹底的活下來。”
“否則,你們誰也活不成。”
嗡嗡嗡!!!!
這句話,就像是萬千斤的巨石狠狠的從天而降在地上砸出一個塵霧漫天的巨坑一般。
在場所有人的面容都抖動了起來,他們雙目瞪大,眼中盡是震撼和不可置信!
原來!
這才是最為殘忍的一幕!
原來!
這才是拓跋娜扎最終落下來的棋子!
好狠!
真是好狠的心,好狠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