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406章 喜神
    第406章  喜神
    在趕尸這一行中,最有名的自然是湘西趕尸匠。
    民間向來有傳說,要進入趕尸這個行當,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膽子大,二是身體好,當然了,如果能夠長得丑一點,那自然更是有先天的這些,沒有太大關系。
    要做一名趕尸匠,天賦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耐得住寂寞,以及甘于成天和死人為伍。
    每個行當都有每個行當的規矩和禁忌,像趕尸匠,就把“死人”稱之為“喜神”,每次趕尸前,都要先設壇、點香、燒紙作法。
    只有經過這一道手續的“喜神”才可以上路,趕尸匠每搖一下鈴,喜神就向前慢慢走出一步。
    為了避免驚世駭俗,趕尸走的一般都是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每當差不多天亮的時候,就要找一個專門為趕尸人提供住宿的小店,打尖休息。
    這些小店也有講究,無一例外大門都是向內開的,而且門板都是十分厚重,并且是那種上了黑漆的木門。
    這種小店,就是民間傳說中的趕尸客棧。
    我帶著楊天寶在進門之前,特別注意了一下,這馮家客棧的大門,果然是向內開的,用的也是那種黑漆木門。
    按照趕尸客棧的慣例,這木門后面就是專門用來停靠“喜神”的。
    只不過那都是老黃歷了,如今這年頭,趕尸客棧早已經絕技,就像這馮家客棧,雖然改頭換面還保持了一些趕尸客棧的老傳統,但要說再把喜神停靠在門內,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這客棧里還有不少普通旅客居住,那真要看到一排喜神站在那里,還不得被嚇出毛病來。
    進門之后,就是客棧的大堂,跟一般的賓館、酒店不一樣的是,這家客棧的大堂內,布置了給客人吃飯的餐桌餐椅。
    那是因為按照古早的傳統,大堂內本就是吃飯的地方。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大堂內空空蕩蕩的卻是沒什么人,只有一個三十多歲、長相嬌媚的女人坐在柜臺那邊,正低著頭噼里啪啦地打著算盤。
    算盤這東西我小時候倒是用過,現在那真是很少見了。
    “老板娘,還有沒有房間?”我帶著楊天寶上前問。
    “你怎么知道我是老板娘?”那女人頭也沒抬,繼續低頭噼里啪啦地算她的賬。
    “叫老板娘總是沒錯的。”我笑道。
    那女人一聽,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嫣然笑道,“還挺會說話。”
    她本身是那種丹鳳眼,這一笑起來,卻是更加嫵媚。
    正在這時,只聽到門口傳來腳步聲,有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咦了一聲,詫異地道,“這門怎么內開的,還刷了個黑漆?”
    緊接著另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笑道,“現在的網紅店,為了紅,那是無所不用其極,刷個黑漆算什么?”
    回頭一看,就見一對青年男女說笑著走了進來。
    二人都是背著個旅行包,風塵仆仆的,看樣子像是普通的旅客。
    “美女,還有房間嗎?”那青年進門掃了一眼,就大聲問道。
    “有,等等。”老板娘正眼也沒瞧,只是淡淡地搭了個腔,又沖我伸出一只手,“身份證。”
    我說,“不方便。”
    按照現在的慣例,想要住店那都必須得登記,不過在這馮家客棧,只要是業內人士,是可以破例的。
    那老板娘瞥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楊天寶,“怎么稱呼?”
    我說,“姓玉。”
    “一間房,兩百,吃飯另算,只有套餐,要不要?”老板娘當即給開了一間房。
    “那就來一份。”我帶著楊天寶到邊上找了個地方坐。
    剛一坐下,就聽那青年叫道,“美女,給我們也開一間房。”
    “身份證。”老板娘道。
    “不方便。”青年很是干脆地說道。
    “那出門不送。”老板娘回答的更加干脆。
    那青年愣了一下,怒道,“你什么意思?”
    “沒身份證的恕不接待。”老板娘淡淡地道。
    對方一聽,更加來火,回頭沖我們一指,質問道,“那他們呢?”
    “人家是人家,你倆不就談個戀愛,遮遮掩掩的干什么,談的戀愛不正規啊?”老板娘反問。
    “我……我們有什么不正規的?”那青年大怒,“我就問他們怎么可以不用身份證?”
    老板娘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手來,淡淡道,“來握個手,要是你能忍住不叫喚,也可以跟他們一樣。”
    “你說的啊。”青年呵的笑了一聲,伸手就握了上去。
    結果剛一握上,就“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聲音發顫,還帶轉音的,叫得煞是銷魂,雙腿綿軟,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
    “你怎么樣?”他那女伴嚇了一跳,趕緊扶住他。
    “沒……沒什么……”
    那青年羞愧得滿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看人,趕緊把兩人的身份證拿出來登記住宿,之后也同樣點了一份套餐,在大堂里找了個位置坐。
    過了一會兒,就見一個小伙計端著一個大盤子過來,分別給我們兩桌上了飯菜。
    菜色很簡單,不過做的口味還不錯,我吃了幾口,把那枚煉尸大會的銅戒拿出來戴在手指上。
    “你剛才叫什么啊?”
    “沒……沒什么,你就別問了。”
    “我怎么不問,剛才也太丟臉吧?”
    那對小情侶雖然壓低了聲音,但二人的爭吵聲還是聽得異常清晰。
    “行了行了,老提這個干什么?”那青年有些惱羞成怒。
    “是我老提嗎?是你很奇怪好不好?”女友埋怨道,“都是你非要逞能,現在怎么辦?外面到處都是蛇,咱們怎么回去?”
    “有蛇怕什么?哥可是練過的,十幾個大漢近不了身,更別說幾條蛇了。”那青年不以為然。
    “你就吹吧!”女友惱火,“你還說這大冬天的,蛇都會凍死,現在凍死了嗎?”
    “我哪知道這里的蛇那么抗凍,也不知發什么神經。”那青年抱怨道。
    正在這時,突然一陣怪異的鈴聲隨風飄了進來。
    兩人都是一驚,齊齊回頭看向門口。
    我也有些意外,只見一個道士從門外的夜色中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鈴鐺,輕輕搖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