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383章 蝶舞
    第383章  蝶舞
    “修煉。”小瘋子道。
    “你修煉這個干什么?”我疑惑。
    小瘋子既然大費周章地拿到了《太平妖術》的殘篇,那么去修煉上面記載的秘術,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之所奇怪,是因為這門蝶舞術十分特殊。
    《太平妖術》既然被稱為邪書,那么上面記載的秘術,必然是偏于奇詭邪門。
    這門蝶舞術,聽起來好像還挺正常的,但它還有個名字,叫做鬼蝶術。
    想要修煉這門蝶舞術,有個先天條件,必須得是女子。
    可哪怕是女子去練,也是兇險無比,幾乎可以說是九死一生。
    因為從這篇法門上的記載來看,這蝶舞術修煉的關鍵,在于“破繭”這一關。
    只有破繭成蝶,蝶舞術才算大功告成。
    而最大的兇險,卻也是在“破繭”,十個修煉蝶舞術的,有九個是死在這一關的,剩下一個運氣差點,可能還會落個終身殘廢。
    要說這門蝶舞術練成之后,能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威力也就罷了,可實際上這蝶舞術只能算是一種身法。
    練成蝶舞術之后,就好比蝶舞一般,能在空中短暫懸停、突然轉折,變化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只不過小瘋子的身法,本身就已經十分出色,哪怕是修煉了蝶舞術,也僅是錦上添花而已,根本沒必要為此拼上性命。
    更何況,《太平妖術》的殘篇里,還記載有幾門身法,也并不比蝶舞術來得差,最重要的是修煉方法更為安全。
    “我有用。”小瘋子沉默片刻,“你跟我一起看看,你有拿不準的,我也可以給你一起看。”
    我拿過那三頁紙,把蝶舞術這門秘法反復又看了幾遍,注意到里面有段關于“破繭”的備注。
    所謂“破繭成蝶”,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重生。
    所以當修煉蝶舞術的人,破繭而出的時候,會有脫胎換骨的功效。
    “你不會是想用破繭,來換一次脫胎換骨的機會吧?”我抬頭看她。
    小瘋子沒承認也沒否認,那顯然就是默認了。
    “不要命了是吧?其實你想脫胎換骨,還有其他的辦法。”我說道。
    “你有?”小瘋子清澈的目光忽閃了一下,“你要什么,我可以跟你換。”
    “這種脫胎換骨的秘法我是沒有。”我搖頭道,“但是有一種法子可行。”
    “什么?”小瘋子疑惑。
    “很簡單,懷孕。”我說道。
    小瘋子粉臉一紅,惱道,“你再胡說八道,我把你嘴縫了!”
    “這哪里是胡說八道了?”我有些無語,“女人生孩子,是可以脫胎換骨的,你不知道么?”
    “真有這回事?”小瘋子盯著我看了片刻,微微蹙眉問。
    我說,“當然了。”
    其實以普通人而言,一生中也是有脫胎換骨的機會的。
    不過有這機會的,只有女人,男人是沒有的,這個機會就是懷孕。
    人一生下來,先天條件幾乎就是無法改變的,想要改變,那就得脫胎換骨。
    而一次懷孕,就類似一次脫胎換骨。
    有些人先天底子差,比如本身有許多從娘胎里帶出來的毛病,就可以趁著懷孕期間調理好。
    當然了,反之如果在這個期間保養不好,原先先天好的,也可能會變差,以至于留下很多病根。
    正因為如此,民間才存在坐月子的說法。
    “這個法子我用不了。”小瘋子有些羞惱地剜了我一眼,指了指記載蝶舞術的三頁紙,“你來看這個。”
    我見她堅持,也就沒再勸說。
    這小瘋子既然甘冒奇險,那必然是對她來說極其重要,說不定她跑進山鬼殿搶找尋《太平妖術》,就是為了這蝶舞術。
    “有可能是這樣。”我指了指小瘋子圈出的那段文字,把我的理解說了一遍。
    這《太平妖術》畢竟年代久遠,而且上面記載的秘術不僅是邪性詭譎,而且頗為晦澀難懂,有些地方看起來也是模棱兩可。
    只能是兩個人互相參詳比對,有些地方更是只能是猜測。
    這樣一來,想要修煉這蝶舞術,那真是險上加險。
    等把整篇蝶舞術全部敲定,不知不覺已經快天亮了,居然已經過了整整一宿。
    我打了個哈欠,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
    小瘋子蝶埋頭在那重寫謄寫蝶舞術,將其抄錄到一個本子上,又在下面細細地備注上我們商議出來的對這門秘術的理解。
    “你可別抄錯了。”我提醒了一句。
    就她這字,扭扭捏捏先不說,萬一抄錯一個,那真是麻煩大了。
    小瘋子頭也沒抬,把蝶舞術謄寫完畢,這才遞給我,讓我再看一遍,又說道,“你還欠我三件事吧,我現在用一件。”
    “剛才讓我幫你一起看蝶舞術的時候,你怎么不用?”我啞然失笑。
    “那是彼此合作,互惠互利,談不上幫。”小瘋子道。
    她倒是振振有詞的。
    “說吧,什么事?”我說道。
    “你幫我找一個絕地天通,陰陽孤立的地方。”小瘋子說道。
    所謂的“絕地天通”,原本是指天上地下,人神之間互不相通,不過她這里說的“絕地天通”,卻是風水上的一種說法。
    這是一種絕地,與外界完全隔絕,不通天地。
    小瘋子之所以提出這么一個要求,那是因為要修煉蝶舞術,就必須要找到“絕地天通,陰陽孤立”之地。
    “這你讓我上哪去找?”
    這回倒不是我故意推脫,而是這種風水絕地,實在罕見之極,可遇不可求。
    “你會有辦法的。”小瘋子輕描淡寫地道。
    “你倒是說得輕巧。”我從果盤上拿了塊瓜吃,“你到時候要結繭,是不是還得有個人替你守著?”
    “你要守么,那多謝了。”小瘋子點頭道,從果盤里又拿了塊瓜,遞給我,“多吃一塊。”
    “你想多了。”我斷然拒絕。
    小瘋子卻依舊把瓜遞過來,“你替我守著,我可以答應你,以后只要是關于你爺爺的事,都可以找我幫忙。”
    我微微一怔,狐疑地連看了她好幾眼,“為什么是關于我爺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