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380章 一符定乾坤
    第380章  一符定乾坤
    我捂著鼻子過去看了一眼,這屎尿味夾雜著下水道的酸臭味,真是夠嗆。
    之后讓楊天寶留守在這里,轉身來到那群孩子面前,起了個法咒。
    “起!”
    那些個孩童,眼珠子忽地轉了一下,齊齊偏了偏腦袋。
    我將法咒一引,轉身往前走去,那些個孩童立時跟了上來,排成一排。
    這是我靈門的趕尸咒,和湘西趕尸家族的趕尸咒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湘西一派在趕尸的時候,大多時候需要五色布、朱砂、辰州符等等輔助,我們靈門的則不必。
    這些孩童雖然并非尸體,而是活人,但此時他們被那玉面小郎君種了尸氣,迥異常人,用上這趕尸咒,倒也合適。
    過不多時,我就找了一個最近的出口,將一群孩童給帶了出來。
    幸虧這地方偏僻,又是大晚上的,沒什么人路過,要不然還真能被嚇出個好歹了。
    “收工。”我給小瘋子和邵子龍各自去了一條信息。
    之后就帶著一群孩子,排著隊一路前往喜園。
    到喜園門口的時候,就見里面還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壽哥!”又是鐵頭守在門口東張西望,看到我立即興沖沖地奔了過來,大叫道,“壽哥咱們贏了,咱們贏了!”
    “低調點。”我笑道。
    “是是是!”鐵頭連連點頭,說著忽然抽了抽鼻子,四下張望,皺眉道,“有人拉屎了吧,什么味這么難聞?”
    我抬起袖子聞了聞,說道,“應該是我身上的,剛從下水道出來。”
    “啊?”鐵頭愣了一下,撓著頭哈哈笑道,“我說這味道怎么挺特別的,仔細一聞,還有點清新,難怪了!”
    說著迅速轉移了話題,一臉驚奇地指著我身后的那群孩子問,“壽哥,這些個毛孩子哪來的?”
    我聽得一陣好笑,道,“邊走邊說吧。”
    “對對對!”鐵頭趕緊帶著我們往喜園內走去。
    我問起七出的情況,“老爺子贏了?”
    “贏了!佛爺實在太牛逼了!”鐵頭興奮得滿臉通紅,豎起大拇指道。
    “怎么贏的?”我笑問。
    “這個……”鐵頭深吸了一口氣,搖搖頭道,“我看不懂。”
    我給聽樂了,“怎么看不懂了?”
    “當時那三個小老頭不是圍著佛爺么?”鐵頭抓了抓腦袋道,“當時我都緊張死了,生怕那三個老頭不講武德,上來就一個群毆,佛爺那把老骨頭可怎么……”
    說到這里,大概突然意識到不對,趕緊含糊了過去,“誰知道在那么危險的局面下,佛爺還在那里亂掏,就是……就是掏兜的意思,掏了好半天,給他掏出一個紙團來。”
    “佛爺又慢吞吞地把那紙團展開,我這看出來,原來是一張皺巴巴的黃符,就是跟咱流年堂里賣的那個一樣,不過上面的鬼畫符,還不如海棠畫的好呢。”
    我笑問,“那后來呢?”
    “后來么,就更看不懂了。”鐵頭抓抓脖子,“佛爺把那皺巴巴的黃符展開,那三個小老頭說了聲請,眼看著就要動手,結果突然間三個人身子晃了晃,不知怎么回事就倒在地上暈了過去,讓佛爺白撿了個便宜。”
    聽鐵頭這么一說,我大概就清楚當時的情況了。
    別看佛爺只是掏出一張皺巴巴的黃紙符箓,但對于他這樣的符道大家來說,足以一符定乾坤!
    哪怕孔家那三個老頭實力不俗,卻也根本就沒有發揮的余地,別說鐵頭這樣的外行看不懂,哪怕是喜園內在場的人群中,也得有一大半人看得莫名其妙。
    “你不是說老爺子牛逼么,怎么又是撿了便宜?”我笑說。
    “這可不是我說的!”鐵頭趕緊否認道,“是孔家那幫不要臉的,輸了還不認,說咱們破壞規矩,又說佛爺不知道用了什么邪門歪道,說這樣不算!”
    “所以還沒交接?”我問。
    “對呀,沈大小姐他們還在跟孔家理論呢,這幫龜孫子,可惡的很!”鐵頭罵罵咧咧地道。
    “行,我知道了。”
    說話間,我們一行人就穿過中庭,只聽前面人聲嘈雜,已經來到了賓客聚集的場地。
    只見沈碧琳和沈青瑤姐妹倆在那里,正和孔擎孔高叔侄倆說話,雙方的人手也成對峙之勢。
    “壽哥回來了!”鐵頭吼了一嗓子。
    頓時眾人齊齊回頭看了過來,詫異的目光先是落到了我們倆身上,隨后又立即轉到了我身后一大群孩子身上。
    場面頓時為之一靜。
    鐵頭被眾人的目光看得縮了縮腦袋,趕緊低下頭,不敢吱聲。
    “怎么了,流程還沒走完么?”我疑惑地上前問沈碧琳。
    “他們輸了不認!”沈碧琳冷著臉看了一眼孔家叔侄道。
    “不至于吧?”我很是詫異,“孔家那么大名氣,還能耍賴?”
    “我也難以置信。”沈碧琳道。
    我看向孔擎,“孔大師,真有這回事?不是吧,這可有點丟人啊。”
    “我們孔家一言九鼎,輸了就是輸了,贏了就是贏了,絕無食言之理!”孔擎臉皮發紫,怒聲喝道,“不過你們耍花招耍到我孔家頭上,那是找錯人了!”
    “哦。”我點點頭,“是前面那四場有問題?正好這么多前輩這么多朋友都在場,麻煩孔大師給我們指出來。”
    孔擎神色一滯,咬牙道,“前面四場沒問題,最后一場有問題!”
    “怎么了?”我不解地問,“三場并一場,不是孔大師親口答應的么,前一秒孔家一言九鼎,下一秒不算了?”
    “這個當然算!”孔擎怒聲道,“只不過最后一場你們只出一個人,不合規矩,而且本身就是稀里糊涂!”
    “稀里糊涂?”我有些疑惑,“意思是……孔大師看不懂?”
    “是我一個人看不懂嗎?”孔擎冷笑道,“你問問在場的各位,誰看懂了?”
    “哦,看不懂是吧,所以就不服,明白了。”我恍然道。
    孔擎冷哼了一聲,“既然想要七出,那就得贏的明明白白,耍些陰謀詭計算怎么回事?”
    “懂了懂了。”我點點頭,“那這樣吧,為了讓大家伙都心服口服,咱們再比一場如何?”
    孔擎張了張嘴,正要說話,就被沈碧琳把話接了過去,“孔大師敢答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