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277章 夢語
    第277章  夢語
    “好好好!”店老板大喜過望。
    這筆生意很快就談成,店老板當場收了一大筆金額轉賬,帶著家人歡天喜地就走了。
    畢竟受了這芭山鬼雨影響,山橋鎮里的人只要是有辦法的,誰肯留在這里,能高價把飯館轉讓掉,對于這老板一家子,那無疑是天降之喜!
    只不過這來人的財大氣粗,也可見一斑。
    “剛才是哪位提到了嶺南陳家?”那威嚴男子打量了我們一眼,笑著問道。
    他這語氣可比之前那皮手套柔和多了,王佩佩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戰戰兢兢地道,“是……是我。”
    威嚴男子的目光落在她臉上被縫合的傷疤上,眼睛微微一瞇,和氣地問道,“你剛才說到嶺南陳家,是怎么回事?”
    “我……”王佩佩緊張地說不出話來,還是劉恩接過話頭,把事情說了一遍。
    “你們是從芭山出來的?你們遇到的那個姑娘長什么樣?”那威嚴男子聞言臉色大變,急聲問道。
    劉恩二人被嚇了一跳,戰戰兢兢地又將那姑娘的樣貌描述了一遍。
    “竹簽在哪,拿來我看!”威嚴男子急道。
    “在我這里。”我把四截斷折的竹簽遞了過去,心里卻在尋思著,難不成來的這些人,就是嶺南陳家的人。
    “多謝。”那威嚴男子目光在我身上一轉,沖我微微點了點頭,將竹簽接了過去。
    只是看了一眼,他就把竹簽遞給了邊上的戴皮手套的男子。
    “大哥,是陳家的沒錯!”那皮手套眼睛一翻,盯著劉恩和王佩佩厲聲問,“那姑娘去哪了?”
    這一聲喝,把劉恩二人嚇了一個哆嗦,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二弟,你別把人嚇著了!”威嚴男子呵斥了一句,又溫言沖著劉恩二人道,“對不住了,我二弟也是心里著急,麻煩二位把當時的事情仔細給我們說一說。”
    劉恩這才把事情說了一遍。
    “她讓你們找嶺南陳家干什么?”皮手套盯著二人問。
    “她……她只說到這里,話還沒說完,忽然回頭看了一眼,就……就臉色大變,立即朝著相反方向奔了出去。”王佩佩哆哆嗦嗦地道,“我也不知道她……她后面想說什么。”
    那威嚴男子又反復詢問了幾遍,確認劉恩二人知道的只有這些,這才作罷,又問道,“你這臉上的傷口是誰縫的?”
    “是……”王佩佩看向余小手。
    威嚴男子深深地看了余小手一眼,點了點頭,“那你這傷是怎么來的?”
    劉恩兩個,只好又把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原來幾位也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威嚴男子笑著沖我們拱手致意。
    “前輩好!”余正氣師兄弟三人立即沖著對方拱手回禮。
    見三人都回禮了,我也跟著拱了拱手。
    威嚴男子看了我一眼,笑道,“不知幾位是哪里的朋友?”
    “晚輩余正氣,這兩個是我師弟,余大力和余小手,我們是福星觀的弟子。”余正氣介紹道,“這位林壽林兄弟是個風水師,厲害的很!”
    “久仰久仰。”威嚴男子笑道,“鄙人鄭元德,這是我二弟鄭元武,我們有幾個人受了重傷,得先處理一下,你們幾位先在這邊歇息歇息。”
    “前輩您先忙。”余正氣忙道。
    鄭元德微微頷首,隨即朝那擺著四卷布帛的桌子走了過去。
    我和余正氣師兄弟三人,帶著劉恩和王佩佩避到了角落里。
    看了一眼門口,見有兩人守在那里,另外有二人站在不遠處,有意無意地盯著我們這邊,顯然是得了吩咐,要看著我們。
    “姓鄭的,什么來頭?又不是從陳的,怎么聽到嶺南陳家反應這么大?”
    剛一坐下,余大力就壓低了聲音,急不可耐地問。
    對于余大力這個疑問,我也很好奇,只不過他問的不是師兄余正氣,而是師弟余小手。
    “笨!”余小手沒好氣地道,“嶺南三大風水世家都有誰?”
    “誰?”余大力撓了一下頭問。
    余小手翻了個大白眼,“周家,陳家,鄭家,嶺南三大風水世家,這你都不知道,長顆大腦袋有什么用?”
    “師兄你知道么?”余大力扭頭問。
    余正氣咳嗽了一聲,“那個……”
    “師兄,他罵我們兩個長顆大腦袋沒用!”余大力告狀道。
    “閉嘴!”余正氣紅了紅臉,有些惱羞成怒,“小手你好好說話,別整天陰陽怪氣的!”
    余小手這才道,“鄭元德就是嶺南鄭家的掌舵人,他那個二弟鄭元武,你們看到他的左手沒?是因為他的左掌被廢了,裝了個鐵手。”
    “真的假的?”余大力詫異地回頭去看。
    結果被余小手給踢了一腳,“瞎看什么,小心別人找過來!”
    余大力一聽,倒是不敢亂看了,回頭沖我問道,“林兄弟,是不是真的?”
    “我跟你們倆一樣,還真不清楚。”我兩手一攤道。
    別說什么左手裝假手了,就是這鄭元德正元武兄弟倆我也是頭一回聽說。
    這嶺南三大世家里,我也就知道一個嶺南陳家,這還是因為陳秀竹姐弟倆。
    “所以我和師兄就一直奇怪,這人的小腦瓜子究竟是怎么長的?”余大力一臉狐疑地端詳著余小手。
    “你說你自己就說你自己,扯上我干什么,我什么時候奇怪了?”余正氣趕緊撇清。
    余大力咦了一聲,詫異道,“師兄,明明上個月的時候你還跟我說來著,說這小手明明跟咱們一樣都呆在道觀里,到底從哪里知道的這些個雜七雜八的事情,實在是怪的很?”
    余小手冷幽幽地瞥了余正氣一眼,后者尷尬地直咳嗽。
    “你說你最擅長什么?”余小手突然問余大力。
    沒等余大力回答,他就自顧自地答道,“你除了有一把蠻力,最擅長的就是吃飯,道觀里沒人能比得上你。”
    余大力張了張嘴正要反駁,就被余小手打斷,“至于我么,最擅長的就是做夢,這些事情都是夢里知道的,不行么?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了?”
    “行行行,說正事說正事。”余正氣趕緊把二人叫停。
    我看了余小手一眼,對方說的這話雖然聽起來頗為荒誕,但語氣卻很是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