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249章 霧氣結界
    第249章  霧氣結界
    “是……是我們五叔的,一模一樣!”
    陳秀竹和陳雪松姐弟倆已經急得渾身直哆嗦。
    “你們再仔細看看,先別慌!”張清明安慰道。
    陳家姐弟連連點頭,臉色蒼白地過去仔細看那只戴著玉扳指的手掌。
    只瞧了片刻,陳秀竹就哭了出來,“是我五叔,是我五叔,他虎口的地方有個疤的!”
    我見那只斷掌的虎口處,的確是有一處傷疤。
    “那就是陳遇常先生出事了。”眾人一陣嘩然。
    “高莊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秀竹抹著眼淚,奔到高山岳面前喝問道,“我五叔在哪?”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驚疑不定地落到了高山岳身上。
    “這斷手是哪來的?”高山岳抓住那端佛手的女子,厲聲喝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那女子嚇得手足無措。
    “這件事高某一定會給大家伙一個交代,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找到陳遇常先生他們再說!”高山岳向著眾人團團一鞠。
    在場眾人都是神色各異。
    “怎么交代?是想把我們這些人全剁了么?”一個聲音冷冰冰地道,說話的正是張寧英。
    此言一出,頓時讓在場眾人有些驚疑不定。
    “陳遇常先生他們遠來是客,我高家莊就是再如何不可理喻,那也不可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這事必有古怪!”高山岳見眾人遲疑,急忙高聲說道。
    “這事的確蹊蹺,還是先找人為重!”張清明打圓場道。
    見到張清明發話,眾人這才紛紛應和,一時間眾人齊齊動身,分頭搜尋陳遇常等人的下落。
    張寧英雙目通紅,留了幾名風水協會的兄弟在大廳,帶著剩下的人率先出門而去。
    而丁堅和丁柔兄妹倆,則陪著陳家姐弟倆一同前往。
    “這事情實在是詭異,您怎么看?”龐大海湊過來低聲問。
    我蹲下來把每只斷掌都仔細地看了過去,發現這四只斷掌,指甲微微泛著綠光,只不過那光澤極淡,稍不注意,就很難發覺。
    “你倆留在這里,別亂走。”我給龐大海和花娘交代了一句,讓二人留在原地,自己則轉身出了宴客廳。
    出門后,見前面人影晃了一下,當即快走幾步追了上去,同那人并肩而行,贊道,“干得挺漂亮啊。”
    “什么漂亮?”那狗道長回過頭來,冷冷地問道。
    “四只手掌切得漂亮,用什么切的?”我笑問。
    狗道長冷哼一聲,“你問我,我問誰去?”
    “不是你們的人切的么?”我疑惑。
    “當然不是!”狗道長斷然否認。
    我將信將疑,“咱們現在是合作伙伴,就沒必要藏著掖著的了吧?不過你們這招打草驚蛇,用的還真狗屁倒灶的。”
    “都說了跟我們無關!”狗道長咬牙。
    “真的?”我看著他,“不是你們,那是誰?”
    “這誰他媽的知道?”狗道長怒。
    我聽得直皺眉頭,“那你們這事情辦得不行啊,什么都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你……你說什么?”狗道長聲音陡然高了一截。
    “干什么?”我環顧四周,沒好氣道,“能不能聲音小點,你想讓所有人都聽見啊?”
    狗道長臉色鐵青,深吸了一口氣才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我反問道,“接下來你們打算怎么辦,我不得配合你們么?”
    “你哪涼快在哪待著就行,你的五成照樣給你!”狗道長道。
    我瞥了他一眼,“不干活就拿分紅,你當我是傻子啊?”
    “只要你別礙手礙腳就行!”狗道長從牙縫里擠出一句。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有人驚呼了一聲,“怎么起霧了?”
    我和那狗道長齊齊循聲望去,只見夜色之中,白蒙蒙的霧氣席卷而來,逐漸將整個白茶山莊包圍其中。
    “這霧來得怪啊,是你們的布置?”我轉頭問狗道長。
    后者盯著霧氣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擠出一句,“不是。”
    “我都懶得說你了,現在該怎么辦,這霧一看就有問題!”我沉著臉說道。
    “你給我……”狗道長額頭青筋暴跳,估計是想說“閉嘴”,不過硬生生給吞了回去,道,“先看看再說,借機行事。”
    說罷,就疾步向前行去。
    我看了一眼四周,隨后跟了上去。
    “你們看,那是什么?”忽地有人驚叫道。
    只見翻翻滾滾的霧氣中,似乎有一點點的紅光,等瞧得仔細了,才發現霧氣中竟然亮起了一盞盞的紅色燈籠。
    剛才我們看到的紅光,就是那些燈籠發出來的。
    那霧氣如同活物一般,從四面八方合圍而來,將白茶山莊圍攏其中,可只要靠近山莊邊緣,霧氣就如同遇到了一種無形的屏障,被擋在了外面。
    想必是這山莊中布置有無形的結界,將霧氣拒之門外。
    我看了一眼那狗道長,見對方盯著霧氣,臉色陰沉,若有所思。
    如果這些事情不是紅靈會搞的,難不成還有其他人作祟?
    正在這時,忽地一聲驚叫自東南方向傳來,我們立即聞聲趕了過去。
    到地方一看,只見張寧英等人圍在一處荷花池邊,正往上打撈出幾具尸體。
    “五叔!五叔!”
    陳秀竹和陳雪松姐弟倆急匆匆地趕到,丁堅和丁柔兄妹倆緊隨其后。
    在從何狗道長身邊經過的時候,丁柔飛快地朝我看了一眼。
    只憑這一眼,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已經有所察覺了。
    自從進了白茶山莊,我雖然說話的時候刻意壓低了嗓音,或許陳秀竹姐弟倆聽不出來,但以丁柔那遠超常人的敏銳聽覺,那肯定是逃不過她的耳朵的。
    “不是五叔……沒有五叔!”
    陳家姐弟倆趕到荷花池旁,把那撈起的四具尸體一一仔細地看了過去,這才稍稍松了口氣,顫抖著聲音說道。
    大概是由于驚嚇過度,兩人都已經帶上了哭腔。
    “再仔細找找!”張寧英正在指揮著兄弟們在荷花池中繼續摸尸。
    不過從撈上來的這四具尸體來看,都是三十多歲的男子,手掌齊全,也看不出什么明顯的外傷。
    唯獨腹部鼓脹,高高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