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149章 千尸湖
    第149章  千尸湖
    “好啊。”海棠眼睛一亮。
    我讓她打開皮箱,拿了一道符箓出來,給她貼在后背脖頸下方,這樣能護住她的陽氣不散,抵御水中陰寒。
    之后把皮箱找了個地方藏起來,兩人就一起下了水。
    湖水冰冷刺骨,寒氣森森,難怪那兩個抓蛇的一下去就哇哇大叫。
    海棠一雙眼睛在黑暗的湖水中亮晶晶的,在水中歡快地打了個轉,著實如同一條活潑的魚兒。
    我在墳頭嶺住了那么多年,論水性那就遠不如她了,只能勉強不算個旱鴨子。
    在水中游動跟陸地上行走又大為不同,我手腳劃拉了一下,感覺有些不習慣,索性使了個鎖身樁,向湖底沉去。
    海棠靈活地一轉,頭朝向也跟著俯沖下來。
    一般來說,水庫的水要比普通的湖泊要更深一些,但這老松水庫卻是遠比尋常的水庫還要深得多。
    越是往下沉,湖水就越是冰冷。
    等一腳踏到湖底的淤泥,我就壓著身形,像陸地上一樣在湖底行走。
    海棠卻是像一條活潑的小魚兒,繞在我邊上四處游動。
    地上的海棠跟水里的海棠,那又是兩個樣子,真正是體現了如魚得水這四個字的真意。
    忽地一道黑影迎面疾沖了過來,海棠倏忽沖上去,一把抱住。
    那赫然是條近一米長的大鯉魚,被海棠抱住后,頓時在水中撲騰了起來,可不管如何,卻也沒法甩開海棠。
    別看小姑娘長得瘦瘦小小,這力氣可大。
    那大魚被她箍了一會兒,很快就沒力氣了。
    正在這時,海棠忽然間松開手,滿面通紅地回頭看我,那大魚劫后余生,趕緊撲騰一下就溜了。
    我知道她在窘什么,不免有些好笑。
    這小姑娘是個抓魚好手,估計剛才看到大魚,頓時見獵心喜,習慣性地就沖了上去,事后突然想到不對,就又趕緊給放了。
    我過去拍了她一下,又指了指那條逃走的大魚。
    海棠疑惑地做了個抓的手勢。
    見我點頭,她立即瞪大了眼睛,環顧四周。
    忽地又有一道黑影疾沖而來,不過快到我們跟前的時候,卻突然折了個方向。
    海棠頓時箭射而出,居然后發先至追上了那黑影,速度之快,叫人嘆為觀止。
    我跟著走了過去,就見海棠抱著一條跟她身高差不多長的大魚,在水中不停翻騰,等大魚的力氣耗得差不多了,海棠揮起小拳頭,咚咚咚給那大魚來了三下。
    這水中阻力極大,就算是一般的成年人在水下揮拳也打不出什么力道,可海棠這三拳頭下去,那大魚頓時就給打暈了過去,被海棠給拖了回來。
    仔細一看,這魚的模樣卻是十分怪異,尤其是一雙魚眼,那眼珠子居然變成了灰白色,而且縮得極小。
    掰開魚嘴,在里面發現了一排鋒利的牙齒。
    這分明是條鯉魚,但真要被這玩意兒咬一口,只怕就得喪命在湖中。
    很顯然,這魚天長日久,是吸收了太多的陰氣,已經變了樣。
    我們繼續在湖底走了一陣,發現這湖中除了像剛才那樣的大魚之外,基本上看不到其他任何蝦蟹之類的活物,甚至連小一點的魚都沒有一條。
    這就意味著,只有一些能承受得住陰氣的大魚存活了下來,其他的已經死絕了。
    湖底除了漆黑的淤泥之外,看不到任何水草,一片荒蕪。
    我估摸了一下方位,帶著海棠往湖中心行去。
    又走一陣,我打了個手勢問海棠要不要換氣。
    海棠搖了搖頭。
    我發現這一到了水里,海棠不僅視力見長,就連反應速度等等都發生了變化。
    別人在水下是靠憋氣,但海棠卻似乎不僅僅是。
    如果真把這能力給開發出來,或許就算讓她住在水下三天三夜,也不會有什么事。
    正要繼續走,忽地腳下像是踩到了什么東西。
    我蹲下來扒開淤泥,海棠見狀,也趕緊游過來幫忙。
    扒了幾下之后,就觸到了一個堅硬冰冷的東西,抹開表面的淤泥,就發現這是一塊生鐵,上面滿是銹跡。
    而且并不只是我們看到的一小塊,似乎還有更大的還藏在淤泥之下。
    我們兩個埋頭又挖了一陣,就發現這并不是一塊生鐵,而是一個極為龐大的由生鐵澆筑起來的東西,倒扣在湖底,被淤泥所掩蓋。
    我們剛才挖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為了驗證這種猜測,我們在湖底快速移動了一大段距離,結果在淤泥下,果然也發現了那種生鐵
    在其中幾處地方,還發現了一些雕刻在其上的符咒,是用來聚陰的。
    正尋思著,突然看到蹲在那里挖淤泥的海棠身子一震,咕嘟咕嘟吐出幾個氣泡。
    我心知不對,立即來到她身邊,就見她剛剛挖開的地方,露出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人的肩膀,腦袋被齊頸斬去,從脖頸開始,整個露出的身體都穿滿了漆黑的鐵絲。
    這一幕著實有些駭人,難怪海棠都給嚇得差點嗆水了。
    我試了一下,卻發現沒法把這無頭尸體給拔出來,只好又繼續往下挖了一陣,只見這尸體的下半身也同樣穿滿了鐵絲,而雙腳卻是澆筑在了生鐵里,難怪無法移動。
    這尸體的皮肉干癟,不知道已經死了多久,但是保存得卻極好,沒有任何腐爛的跡象。
    我掰下一根鐵絲,刺入那無頭尸的左胸,發現對方的心臟跟普通人一樣,是在左側。
    之后陸續挖了幾個地方,又找到了幾具同樣的無頭尸。
    其中大部分都是左側心臟,但其中有一具卻是右側心臟。
    我帶著海棠又挖了幾具出來,等再找到一具右側心臟的尸體,就基本可以確定,這個老松水庫,就是我要找的五獄中的其中一獄。
    從之前的種種跡象來看,這道家五獄中用來填獄的,很可能都是海氏族人。
    而這里既然出現了兩具右側心臟的尸體,那就不太可能是巧合。
    此地之所以會出現左側心臟的普通人,應該是鑄造湖底這個大陣需要大量的尸體,但海氏族人卻沒那么多,不夠他們用的,所以又找了普通人來湊數。
    千尸聚陰,這是千尸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