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142章 老松水庫
    第142章  老松水庫
    “其實也沒什么興趣不興趣的,大家都是朋友,自然是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我微笑說道。
    “這話對頭。”邵子龍贊同道。
    曹仁杰深深地看了我們一眼,笑道,“說得不錯,那就多謝兩位了,二弟你好好招呼兩位朋友。”
    說罷,就告了個罪,說是其他地方還有事得忙,就帶著沈碧琳離開了。
    “東亭,你陪著他們兩位。”
    曹仁杰夫妻倆前腳剛走,后腳曹君武也不耐煩地交代了一聲,跟沈青瑤一道離開了。
    “走吧。”衛東亭沒好氣地道。
    “沒事,你忙你的去,我們自個轉轉就行。”我拍了下他肩膀道。
    衛東亭倒是學乖了,急忙避開。
    誰知邵子龍跟著就拍了下來,“就是啊,你忙你的去!”
    好巧不巧,正好碰到他受傷的膀子,頓時疼得悶哼了一聲。
    “哎呀,你傷得不輕啊,趕緊回去休息休息。”
    我倆關心了一句,抬腿就走。
    “你們等會兒!”衛東亭怒氣沖沖地追了上來。
    我和邵子龍當即分開,我向東,他向西,各走各的。
    “你們……”衛東亭氣結,最后快步追去了邵子龍那邊。
    我在曹家大宅中溜達了一圈,見宅子里守衛森嚴,井井有條,一時也看不出什么問題來,眼看時近傍晚,就給沈青瑤和邵子龍打了聲招呼,先返回了老街。
    剛一進流年堂,海棠就興沖沖地迎上來道,“壽哥,剛剛有客人上門了!”
    “什么問題?”我有些意外。
    這流年堂雖然是開了,但就這位置,我還真沒想過這么早能開張。
    “是一個姓張的嬸嬸,說她男人去水庫里釣魚,結果人回來就不對了,我仔細問了一下,是有點像中邪,壽哥你看看。”海棠去柜臺里拿出一個本子來。
    里面用工工整整的字跡記錄了當時的對話,記得十分細致。
    “你還知道中邪啊?”我一邊看一邊笑說。
    “我有事先去查過的,不知道對不對。”海棠有些害羞地道。
    我在本子里看到一個地點,“老松水庫?”
    “是,那位嬸嬸說,她男人就是前晚去的老松水庫釣魚,結果回來后就出事了,她以前聽老人說過,這可能是中邪,就趕緊來城里請大師,結果正好來了咱們家。”海棠脆聲道,“我還查了老松水庫的位置,壽哥你看看。”
    我翻到記錄的最后面,這老松水庫其實是在青龍山的延伸段。
    “老松水庫……”
    我之所以對這個水庫有點在意,是因為昨晚上在曹仁杰絮絮叨叨說出的一大堆事情當中,就出現過“老松水庫”這四個字。
    當時曹仁杰中了“半夜鬼敲門”,再加上攝魂術的引導,整個人陷在被怨鬼纏身的噩夢之中。
    能讓他在那個時候念叨出來的,必定是讓他發自心底害怕的事情,而且還是虧心事。
    “還沒吃飯吧?”我問海棠。
    “沒呢。”海棠搖搖頭。
    我笑說,“那你去給張師傅說一聲,讓他晚飯給咱們多整幾個菜,你也去幫幫手。”
    “好。”海棠噢了一聲,就開開心心地奔去了對面。
    這小姑娘一聽到吃的,那真是比什么都高興。
    我把大門鎖上,來到地下室。
    就見那曹仁杰滾在了墻角,他被我下了一道禁制,手腳無法動彈,只有脖頸以上,以及后背等部分位置勉強能動。
    估計是靠著身體扭動,在房間里打滾,試圖逃出去。
    “廢那個勁干什么?”
    我把他拎了回來,丟到椅子前。
    “你……你還不放了我,我們曹家遲早會找到這里的!”
    經過昨晚上這一夜,曹仁杰的臉色極差,精神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
    “這些年來,死在你手底下的有多少人?”我忽然問。
    “你什么意思?”曹仁杰怒聲道,“你當我們曹家是什么?”
    我嗤的一聲樂道,“五年前,靈芝堂的喬老板一家五口,被人殺死在度假別墅里,無一活口,誰干的?”
    曹仁杰瞳孔一縮,臉色大變。
    “還有那個誰……”我撓了撓頭,“對了,羅氏貨運是怎么垮的?”
    我每說出一件,曹仁杰的臉色就白上一分。
    “你……你怎么知道的?”最后終于是忍不住了,大叫一聲。
    我呵呵笑道,“這就是九代積福,首善之家。”
    曹仁杰兇狠地盯著我,神色不停變化,“好呀,原來你這些年躲在暗處,一直在調查我們曹家!”
    “看你這話說的。”我嘖了一聲,“你們這一家子害了我爺爺,又把我給封棺活埋,還得讓我把你們供起來不成?”
    “你爺爺的死,跟我們家又沒關系,是他自己失手……至于你,那是你跟蓉蓉起了沖突,我這妹妹從小脾氣大,那也不是故意的。”曹仁杰辯解道。
    “懂了。”我點點頭,“我這些年脾氣也差得很,絕對不是故意的。”
    說著,就站起身來。
    “你別亂來!”曹仁杰嚇得哆嗦了一下,急忙叫道。
    我走到他面前,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直到看到對方毛骨悚然,這才有些疑惑地問,“你真是曹松的兒子?”
    “你什么意思?”曹仁杰驚懼地問。
    我拿出手機,給他放了一段鐵頭給的視頻。
    曹仁杰原本并沒有在意,但看了一陣之后,雙眼就越睜越大。
    “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曹仁杰不可思議地大叫起來。
    我坐回椅子上,道,“我還想問你呢,怎么回事?”
    曹仁杰死死地盯著視頻里的畫面,忽地怒罵道,“你到底耍什么花樣?”
    “你沒搞錯吧?跟我有什么關系?”我莫名其妙地道。
    曹仁杰起初還在各種怒罵,但漸漸的,額頭就冒出了一顆顆的冷汗,渾身直哆嗦。
    “我本來還想著,曹家丟了個大少爺,肯定會雞飛狗跳吧,結果倒好,忽地又冒出一個來,傷腦筋啊。”我扶了扶額頭。
    曹仁杰臉色鐵青,渾身直抖,喃喃道,“不可能,肯定是你耍花樣,肯定是你耍花樣。”
    可哪怕嘴上這么說,但從他的反應來看,卻已經是相信了。
    “哎呀,你不會是曹家養的替身吧,那個曹仁杰才是真的?”我疑惑地問。
    “不對,不可能,不可能!”曹仁杰喃喃自語,由于精神打擊太大,整個人開始抽搐,眼睛翻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