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勿擾,真千金她保送清北直博了 > 第841章 和解?不存在的
    寧梔伸手把傅潛的臉推開,解開安全帶跳下車,留給他三個字。

    老、色、批。

    傅潛直接氣笑了,他哪里老了!

    一家三口吃了火鍋,又去附近的書店逛了一圈。

    等他們出來的時候,才發現空中飄起了雨絲。

    但是,他們離停車場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啊。

    傅潛考慮著自己要不要冒雨去開車過來的時候,雨勢突然變大,短短十幾秒地上就有了積水。

    寧梔拍拍他,“天氣預報說半個小時后雨會停,先進書店等會兒吧。”

    “只能這樣了。”

    小寧安倒是很開心,她還想繼續去挑書。

    寧梔和傅潛找了個靠窗的地方坐下,兩人時不時抬頭看一眼不遠處認真挑書的小寧安,然后繼續低頭看書。

    意外發生在下一秒,小寧安突然撞開了身邊的青年,朝著父母的方向跑來。

    寧梔一把抱住小寧安,傅潛則是大步向著匆忙想要離開的青年走去,伸手揪住了他。

    他們這邊的情況吸引了不少人,因為要躲雨,此刻書店里的人格外的多。

    “放開我!快放開我!你要干什么?!”青年不住地掙扎,卻怎么都沒辦法從傅潛手里掙脫。

    寧梔蹲下身子拍了拍小寧安的后背,輕聲問她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寧安回頭指著那個青年,卻什么都沒說出來。

    “不用說了,直接調監控吧”傅潛沉聲道。

    一聽說要調監控,青年的臉色巨變,掙扎的也更加用力。

    他這樣的表現讓本來想為他說話的人閉上了嘴,這個情況不太對啊。

    書店的店員很快就調出了傅潛需要的監控視頻,青年的臉色一片死灰。

    視頻中能夠清晰地看到他對小寧安做出的類似于猥、褻的動作。

    傅潛轉身一拳直接打了過去,周圍圍觀的人全都往后退了好幾步,絲毫沒有想要勸阻阻攔的意思,還有的人幫著踹了好幾腳。

    寧梔抱緊了女兒,低聲安撫著她。

    警察趕到的時候那個青年已經被傅潛揍得爬不起來了,了解完事情經過后,兩個警察對視一眼,默默地帶著人去了醫院。

    一家三口也跟去了,是傅潛打的,他們認,但是對方猥、褻罪也別想跑。

    這件事被圍觀群眾發到了網上,很多網友一眼就認出來了最近很火的強強夫妻,傅潛和寧梔。

    看到傅潛按著那個青年在地上一拳接著一拳揍的時候,網友們一開始還覺得他下手太重了,但是聽到后面圍觀群眾的議論,頓時恨不得穿進屏幕里打死那個人。

    垃圾!

    傅潛叫來了律師,這件事他根本不可能善罷甘休。

    和解?

    不存在的。

    他們在警局解決這件事情的時候,另外一個人則是趁勢發了一條視頻,聲淚俱下的控訴寧梔搶了她的孩子還沒有照顧好她。

    借著最近的熱度,這條視頻很快就被頂上了短視頻平臺的熱門。

    葉芯苒當即給寧梔打了電話告知情況,“是小寧安的親生母親 生母親出獄了,她怎么還有膽子這樣污蔑你?!”

    寧梔神情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只是淡淡地說道:“我知道了。”

    “你要怎么回應?”

    “判決書。”

    對方遺棄罪是成立了的,她也是因為這個進去的,把判決書甩到她臉上,是最好的回應。

    寧梔把判決書公開放到了自己的動態里面,還有當年她保存下來的監控視頻,以及她帶著小寧安去醫院的一些報銷憑證,全都發了出去,給正在吃瓜的網友們砸的暈頭轉向。

    這兩件事放在一起,對比跟的不要太明顯。

    一個是親生母親,生下孩子后卻將她丟棄在大雪紛飛中。

    一對是養父母,看得出來將孩子養得極好。

    不是誰哭就誰有理的。

    寧梔不在乎對方會在網上怎么鬧,反正她都有證據就是了。

    寧梔在乎的是,小寧安的感受。

    小姑娘緊緊地揪著她的衣袖,縮在她懷里,很不安地看著周圍的情況。

    寧梔把她抱緊,輕聲安撫著,“沒事了,這里是警局,有爸爸媽媽在,不會讓壞人欺負你的。”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書店的監控視頻是最有力的證據,只是,傅潛打的太狠了,最后的處理結果,可能會對對方有利。

    “醫藥費我出,事情我認,但我不后悔。”

    警方也有些難辦,尤其是這件事現在鬧得沸沸揚揚,他們必須在最快的時間里給出通告,不然這個輿論走向就不是他們能控制得住的了。

    青年的父母不敢相信他們的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一直在說孩子是被污蔑的,還嚷嚷著要找媒體曝光他們。

    寧梔深吸口氣,將哄睡了的女兒交給傅潛,起身走到了他們面前。

    “想曝光我們,你們要曝光什么?是曝光你兒子的所作所為,還是曝光警方的秉公執法?監控視頻清清楚楚的記錄下了你兒子的行為,更不要說現場還有那么多的人證,你說你兒子是被污蔑的,他有什么可值得我們污蔑的?”

    寧梔冷笑了一聲,“如果你們真的想曝光我們,我可以幫你們聯系媒體,什么級別的都可以,只是看這個后果你們承不承擔得起了。”

    那對夫妻立刻啞口無言,他們當然承擔不起。

    青年醒來后也嚷嚷著要告傅潛,不過他的目的是為了要錢。

    傅潛給錢了,然后轉頭以敲詐勒索把他告到了警局。

    猥褻加敲詐勒索,青年的buff簡直疊滿了。

    后面的事情寧梔并沒有出面,她還向研究所方面請了假,只為了能好好的陪著小寧安,消除她心里的恐懼和不安。

    小姑娘這兩天一直都縮在墻角里,寧梔能跟她溝通,滿是效率很低。

    聞徵第一次上門,嘗試為小寧安做心理輔導。

    專業人員確實有些用,但是,作用不大。

    葉芯苒和莫惜弱也來了,她們帶來了寧梔需要的文件和資料,一些問題還是需要她簽字解決。

    “阿梔,安安她……有沒有好一點?”葉芯苒小心翼翼地問道。

    寧梔合上筆帽的動作一頓,隨即搖了搖頭,“就聞徵第一次來的時候好一些,但是后面,就沒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