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2510章宇宙一角,秘辛
    起初他以為這扭曲的空間,僅僅只是迷霧島內的虛空不穩定罷了。

    而且虛空扭曲后,出現的宇宙亂流和宇宙風暴是極其危險的,所以他也沒有深究。

    直到剛剛,他和玄天法師戰斗的時候。

    最后一招因為力量太強的緣故,短時間將扭曲的虛空打到裂開。

    盡管只是驚鴻一瞥。

    但徐子墨卻看到了不一樣的風景。

    你扭曲空間深處,隱藏著一個全新的空間。

    一個不為人知的空間。

    事實上徐子墨內心已經想到了很多事。

    就比如那全新的空間,是否與之前那棵樹有關系?

    那棵樹演化一切,演化了一個偽徐子墨,最終被真正的徐子墨拆穿后便消失了。

    徐子墨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

    但這個全新的空間,卻讓徐子墨猜測到,很可能就是那棵樹的藏身之處。

    此刻,他盤膝而坐。

    想要進入這全新的世界,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首先,強行破開空間不行。

    先不提打草驚蛇,扭曲空間本來就脆弱和異常。

    如果出現狀況,一旦空間亂流出現,到時候所有空間的坐標都會混亂。

    徐子墨想要再找到那隱藏空間,幾乎就是不可能了。

    所以此刻的他,將神魂的感知放大到極致。

    這扭曲空開有任何的破綻或者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他要尋找這扭曲空間的夾縫,然后再利用空間的力量,悄無聲息的進去。

    畢竟一旦融入空間中,以潤物細無聲的姿態潛入是最安全的。

    盡管這兩處不同的空間融合的很好。

    好到連徐子墨甚至是玄天法師這樣的強者都沒有發現。

    但那是因為扭曲空間的亂流騙過了眾人。

    只要你舍得時間,并且持之以恒的觀察,就絕對能找到夾縫。

    畢竟兩個空間就是兩個空間,無論它融合的多完美,都無法成為一個空間。

    無法成為一個完美無缺的一體化。

    徐子墨就這么盤膝而坐,整整待了三天時間。

    期間他讓魔卿以及犬山和虎翼三人在四周護法。

    不想被任何人打擾到。

    起初的時候,這迷霧島的附近來的人挺多的,大家都想尋找寶物。

    但隨著迷霧島的寶物幾乎全部被找遍,這里也就成了一片光禿禿的山脈。

    也就慢慢沒有人來了。

    三天之后的某個時間段。

    徐子墨猛然睜開雙眼,冷笑道:“終于找到你了。”

    只見他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隨著空間氣流直接隱入一片虛空中。

    沒有任何的動靜,甚至連一絲絲的空間漣漪都沒有引起。

    徐子墨的身影就這么消失在虛空中。

    ………

    “你還是來了。”

    耳邊傳來一道不老不少,不男不女很中性的聲音。

    徐子墨睜開雙眸,目光環視四周。

    發現自己正站在一處虛空中。

    而在自己的正前方,這虛空內生長著一棵參天大樹。

    樹可通天。

    但最重要的還是這樹的本身,有著無數的演變。

    那演變不是大道,也不是徐子墨熟知的任何力量。

    更像是一種宇宙之力。

 &nbs sp;   以無盡宇宙之力演化著一切。

    樹的枝條上,千絲萬縷,不斷的升華著。

    樹的通體不斷的變化著顏色。

    主要是世間的顏色,都會轉換不斷。

    徐子墨很難去形容這是一棵怎樣的樹。

    因為他目前還沒有接觸到宇宙之力。

    那種力量只有真命世界圓滿后才能產生。

    但和玄天法師交手后,徐子墨也感受到了宇宙之力的強大。

    但玄天法師只能使用的,僅僅是那一絲絲的宇宙之力。

    和眼前這棵樹上,無窮無盡的宇宙之力根本不可比。

    就好像米粒之光與皓月,滴水與大海般的區別

    “你在跟我說話?”徐子墨問道。

    “這里只有我們兩人,除了你還能有誰?”那樹回道。

    “你是至寶?還是某種仙樹?”

    徐子墨詫異的問道。

    樹會開口說話這并不奇怪,但徐子墨看不出對方的來歷,才十分的謹慎。

    “你可以叫我衍,”這棵樹說道。

    “衍生世間一切力量的源頭。”

    “從某種角度來講,我既不是至寶,也不是仙樹。”

    “而是一團異變的宇宙體。”

    “我還是不明白,”徐子墨搖頭說道。

    這棵樹似乎也不著急,對于徐子墨的提問更細心的回答道。

    “宇宙之力在宇宙間,是無處不在的。”

    “但一般的修士,根本感受不到宇宙之力。”

    “就好像一個沒有修煉過的普通人,感受不到空間中彌漫的靈氣一般。”

    “你知道為何必須真命世界圓滿后,才能使用宇宙之力嘛。”

    “那是因為一旦真命世界圓滿,你的自身就會進化到另一個物種的層次。”

    “你的身體能夠吸收并且引導宇宙之力。”

    聽到這個回答,徐子墨微微點頭。

    要知道他的實力,是十分超前的。

    在地級強者這個層次,他幾乎可以瞬秒對方。

    但一旦碰見天級強者,最多打個平手。

    這也是之前徐子墨和玄天法師之間沒有糾纏的主要原因。

    他能明顯感覺到玄天法師的難纏。

    這種難纏,比起曾經的九域天道還要恐怖很多。

    “生命層次的不同蛻變嘛。”

    徐子墨喃喃自語。

    “沒錯,百萬年前,曾經出現過一次宇宙動亂。”

    樹繼續說道。

    “我對那場宇宙動亂所知不多。”

    “但我身為宇宙之力,從我有意志的那刻起,我就知道,我是從宇宙動亂中誕生的。”

    “我是宇宙的一角,被切割的一角。”

    關于宇宙動亂,徐子墨倒也聽過。

    之前九域世界的創世者,九域仙尊就是死在了宇宙動亂中。

    但因為動亂的時間很久遠,再加上很少有人知道具體情況。

    消息就好像被封鎖了一樣。

    徐子墨也不知道宇宙動亂發生過什么。

    此刻聽到這棵樹的話,他問道:“之前你為何要幻化一個偽造的我?”

    “那既是一種考驗,也是我對于你的真命世界,你走的道十分感興趣,”樹回道。

    “你模仿的很成功,”徐子墨回道。  “那是當然,我是宇宙的一角,無論是世界,黑洞還是銀河,都是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