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王爺影響了我的拔劍速度 > 第五百零五章他還懂畫?
  黃業栗冷冷道:“我在外面怎么就不行了?”

  千鬼依舊耐心的跟黃業栗解釋著,只是他的耐心也快要消耗殆盡了。

  千鬼:“你吃的是他們的同類,若是被他們看見了,我們這邊也不好去跟他們交代啊。”

  “要是他們以為自己在這里就是被當作是我們的糧食,不肯繼續為我們賣命了可怎辦?”

  “你說是不是?”

  “所以還請勞煩您跟我們去一趟屋子里面。”

  千鬼的聲音開始變得有些沙啞,眼神中透著一絲危險。

  黃業栗輕掃了他一下,“你們該不會是在屋子里給我下了什么圈套,現在就等著我自己陷進去吧?”

  千鬼:“怎么會,我怎么敢給您下圈套呢?”

  “就算是借我們十個膽,我們也不敢啊。”

  “而且我們幾個的力量也不是你的對手。”

  黃業栗瞪了千鬼一眼,“最好是這樣,要是讓我發現,你們還有私心,我會讓你全都吃不了兜著走!”

  千鬼:“是是是。”

  “那您這邊請。”

  黃業栗:“嗯。”

  舞鬼看著黃業栗那囂張的態度,他的心里就很不爽。

  鬼皇了不起嗎?我們也不是沒有殺過鬼皇!

  要不是我大哥不讓我懂你,你還能在這里擺架子?

  哼………一會兒就讓你好看!

  等你吃了那些東西,我看你還怎么囂張的起來!

  黃業栗察覺到了舞鬼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他并未表現出來發現了一些端倪。

  他繼續跟在千鬼的身后。

  白襖和白元疑惑的看向尚朧月,“尚朧月姐姐,黃業栗哥哥明明已經看出了不對勁,他怎么還要去呀?”

  他們看著黃業栗還是跟著千鬼走,兩個小家伙的臉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心中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白襖:“若是我是黃業栗哥哥,我定然是不會跟他們繼續走了。”

  白元:“我也是,這一看就不對勁還跟著不是自投羅網嗎?”

  尚朧月笑道,“其實你們兩個小家伙說的不錯,但是走與不走,這是要分場合的。”

  白元:“分場合?”

  白襖:“這是什么意思呀?”

  尚朧月思考了一下:“現在跟你們解釋起來有些復雜,你們兩個繼續看下去,看到后面你們就知道了。”

  白襖:“好吧。”

  白元:“既然尚朧月姐姐都這么說了,那我們就繼續看下去。”

  尚朧月:“嗯。”

  另一邊李初之一直低著頭,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角,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那個叫千鬼的鬼將,李初之總覺得有些眼熟,他似乎在哪里見過他。

  而且,李初之知道這個千鬼是一個聰明人,他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更何況對于一個鬼皇的到來,就算是三個鬼將,對待鬼皇的態度也不該是這樣的。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手里面有著能夠殺死鬼皇的法子。

  也不知道黃業栗他,察覺到不對勁沒有。

  李初之有些擔心。

  落文宇看出了李初之的擔心,他笑著走到了李初之面前,“在擔心黃業栗?”

  李初之:“嗯……這個叫千鬼的鬼將,我覺得有些眼熟,而且看他那樣子就不是一個善茬。”

  “這幾個鬼將對待鬼皇的態度有些詭異,我懷疑他們手中握著能夠至鬼皇死地的招數。”

  雨夜廷聽著李初之和落文宇的對話,他跑過來笑著緩和了一下氣氛,“我都看了這么久了,我還是無法理解和接受黃業栗現在的樣子。”

  “完全就像是兩個人嘛!”

  雨夜廷的話惹的落文宇和李初之大笑了起來。

  片刻后,李初之深呼吸口氣,他看向雨夜廷,“謝了。”

  雨夜廷笑道:“小事情,這不是看你太緊張了嘛。”

  “你跟著黃業栗那么久了,也要相信他,他肯定沒有問題的。”

  “再說了這里還有尚朧月在,黃業栗不會有事的。”

  李初之:“嗯。”

  在千鬼的帶領下黃業栗很快就到了帳篷里面。

  千鬼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他現在的心情有些激動,畢竟馬上就要獵殺一個鬼皇了,他夢寐以求的進階,在今日就要成功了,他怎能不激動。

  但現在他絕對不能夠表現出來,否則就功虧一簣了,這要是被那個鬼將給識破了他們的算盤,一切就完了。

  真要是打起來了,雖然不至于他們會輸,但是兩敗俱傷的場面還是不劃算的。

  千鬼他們讓黃業栗坐下,黃業栗輕挑了下眉頭,他看著空蕩蕩的餐桌,眉頭緊鎖,“嗯?這里怎么什么東西都沒有?”

  “不是說給我弄好了吃的嗎?難不成你們是在耍我?”

  千鬼立馬解釋道,“不是的,不是的,肯定是要等你到了我們才上菜的。”

  說完,他拍了拍手,一個個侍女端著被罩著的盤子走了進來。

  她們并不知道里面裝的都是人的尸體,所以一個個的都還面帶著職業式的假笑。

  等東西都擺齊后,千鬼笑著道,“東西都上齊了,鬼皇大人你可以吃了。”

  黃業栗沒有著急動筷子,他緩緩道,“你就這么著急讓我吃?莫非是里面下毒了?”

  千鬼愣了一下,隨后他開始極力的解釋道,“怎么會!怎么會!我怎么可能給你下毒你就是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千鬼試圖用他對鬼皇的恐懼與害怕來讓黃業栗相信他的話。

  黃業栗冷笑一聲,他轉頭看向千鬼身后的舞鬼,“你說呢?”

  舞鬼趕忙道,“雖然我之前對你的態度有些不好,但是下毒這種事情我可不敢。”

  “我還不想那么早就死了。”

  “更何況,鬼皇不怕毒,沒有人會蠢到給鬼皇下毒的。”

  舞鬼的聲音變得沉穩,精神狀態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看向黃業栗的眼神很堅定,就像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

  舞鬼的突然轉變讓黃業栗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尚朧月他們這邊通過黃業栗身上的小紙人能夠看見黃業栗這邊的情況。

  雨夜廷:“嘶……這個舞鬼之前的性格可不像是會做出這個表情,說這番話出來的。”

  “我還以為他是要跟黃業栗直接吵起來。”

  李初之:“嗯,我也是這樣以為的,他這樣有些反常。”

  落文宇:“這么看來,那飯菜里肯定是給黃業栗加料了。”

  李初之:“我看也是。”

  尚朧月:“這個舞鬼不是突然轉變了性格,而是現在是千鬼在操控者舞鬼的身體。”

  “什么?”眾人驚訝的看向尚朧月。

  尚朧月耐心的解釋道,“是這樣的,他們三個鬼物是一起誕生的。”

  “他們的鬼氣都是一樣的。”

  “他們就是很特殊的三胎鬼,這種鬼自然形成的概率非常的低。”

  “這類鬼物自身久帶著一種特殊的天賦,他們三人的修為能夠全都融入到其中一人的身體里面。”

  “等戰斗結束后,這個力量又會回到另外兩個人的身體里。”

  “并且他們還有一個陣法,那份陣法是一種提升自身力量的陣法,只要在他們的那個陣法里,對于大多數的厲害人物來說,他們三個都是無敵的存在。”

  “所以他們才有信心能夠殺死鬼皇。”

  “這種鬼物,缺一不可,要是少了一個,他們的實力大不如前,而且這種特殊的陣法也不能夠在使用了。”

  “到了這種情況,他們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最主要的一點,少了一個不僅實力下降,那些想要吃掉他們的鬼物數不勝數。”

  “他們很快就會被同類獵殺。”

  “要是吸收了這種鬼物,那么力量會大大提升,是最好的進階之物。”

  “但是就是太稀少了,千萬年都不見得會誕生這么一個。”

  李初之:“今天我們也算是開眼了。”

  雨夜廷:“真的見識到了。”

  黃業栗微瞇著眼睛,他環顧四周,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舞鬼同剛剛的表現完全判若兩人,這讓黃業栗覺得其中必定有詐!

  屋內的氣氛異常壓抑,就連同溫度都在迅速下降著。

  千鬼他們很擔心黃業栗發現了什么,他們幾個現在也不敢說話。

  越是這種緊張的時候,越是要閉緊嘴巴,不然說多錯多。

  這個時候,黃業栗注意到帳篷上上的一點黃色的粉末。

  那帳篷上的黃色粉末似乎不像是灰塵那種。

  若不是灰塵………那就是藥粉………

  黃業栗轉頭打量了一番千鬼他們,他驚訝的發現他們幾個人的身上沾染上一些同帳篷上一樣的黃色粉末。

  那黃色粉末很少,一般人是發現不了的,就連舞鬼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

  黃業栗自從進階到了鬼皇后,他發現自己的五官都變得越來越好了。

  不知道比以前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黃業栗這個時候,心里是有些得意的。

  但是他也不敢表現出來,畢竟現在正在執行任務,要是把這個人任務給搞砸了………

  尚朧月會打死他的……

  想到這里,黃業栗趕忙恢復了之前的那種狀態。

  這些地方和他們身上都有黃色粉末,那說明,這個黃色粉末與他們三個鬼將有著某種聯系。

  黃業栗忽然起身,嚇得千鬼他們三個立馬做出了一種防御姿態。

  黃業栗被他們緊張的樣子逗笑了,他淡淡道,“放心,我不動手,我只是想問問你們一些事情。”

  聽了黃業栗這么說,他們才沒有繼續做出那個樣子。

  黃業栗早就看見了這帳篷里放著一幅畫,他正好利用這個話來靠近他們三個,這樣一來他查看黃色粉末的時候,也就不會被他們發現了。

  現在絕不能打草驚蛇了。

  黃業栗占到了千鬼的身旁,他將手搭在了千鬼的肩膀上。

  舞鬼看見黃業栗那傲慢的態度,他早已在心中將黃業栗給罵了千遍萬遍了。

  他最看不得這種囂張的鬼。

  黃業栗淡淡道:“你也別太緊張了,我呢……就是有些好奇這房間里的那幅畫。”

  黃業栗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手輕輕的擦了一下千鬼身上的黃色粉末。

  然后黃業栗走近了帳篷上掛著的那幅壁畫,他站在壁畫前,裝作仔細觀察的樣子。

  然后還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

  舞鬼看見后,下意識的道:“你干什么?這畫也是……”

  千鬼:“舞鬼!”

  千鬼一聲呵斥,舞鬼立馬就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舞鬼:“……………”

  黃業栗沒有理會舞鬼的話,他收回手,在鼻子前聞了聞。

  當然黃業栗可不是聞得那畫上的味道,他主要是聞方才從千鬼身上摸到的黃色的粉末的味道。

  那味道一聞,黃業栗就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了。

  這不聞不知道,一聞嚇一跳,好家伙……居然是這個玩意兒。

  難怪他們三個不是那么害怕他。

  他就說嘛……這幾個鬼肯定不簡單………

  這東西還是由鬼皇的骨頭才能做的出來的。

  看他們這架勢,估計是先前早就宰殺過一個鬼皇了。

  還好今日不是他一個人前來,他還有尚朧月給他撐腰,真要是發生了什么,直接讓尚朧月來揍死他們。

  黃業栗得到了答案后,他輕咳嗽一聲,然后手指指向墻壁上的畫,緩緩開口道,“這幅壁畫,上面描繪著一片汪洋大海。”

  “看看這翻滾的海浪,還有旁邊呼嘯的狂風怒,畫的可真好啊!”

  “我都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了!”黃業栗感嘆的道。

  黃業栗又伸手指了指中間的一個孤島,他贊嘆道,“尤其是這海中的那一座孤島,更是點睛之筆!”

  “哦!我知道了!這畫中的主人,莫非是想要表達,現在所處的境況?!”

  “畫的真的是太好了!”

  黃業栗的一番話全都說到了千鬼的心上。

  這幅畫正是千鬼所畫,有黃業栗的這一番夸獎,千鬼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不過他殊不知,這一切只是黃業栗瞎說的,沒想到也能說到千鬼的心上。

  也算是黃業栗的運氣好了,瞎說都還能夠碰對。

  白元:“嗯?奇怪了,黃業栗哥哥什么時候懂畫畫了。”

  雨夜廷:“黃業栗還懂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