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23章 離被救只差一點兒
  電梯到達站臺的時候,沈黎猶如脫韁的野馬沖了出去,她趕緊來到了之前兩人待的地方,周圍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工作人員還在那里走動。

  見沈黎不肯離開,那名工作人員趕緊上前幾步,阻攔道:“地鐵發生故障,請您暫時離開這里。”

  “不行!我朋友剛才在這兒不見了,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找找她,她腿腳不便坐著輪椅,特征很明顯的。”沈黎抓著那名工作人員的手求助道。

  她現在著急得要命,也不知道那個推走范慈恩的男人到底是誰,會不會造成危險。

  等了解狀況后,工作人員取下腰間的通訊儀,聯系著同事,等交代完事情之后,才轉身安慰道:“您別著急,或許是有人見你朋友腿腳不便,所以主動幫忙推一下而已。”

  這句話說得也并無道理,一般而言,在面對弱勢群體的情況下,大多數人都會伸出援手,更何況這個時間并不晚,天都還沒黑,應該不會發生什么危險。

  沈黎緊咬下唇,跟著工作人員身后,她現在慌亂的不行,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我同事說在c出口看見,有一個體型較胖的男人推著輪椅上的女孩出去了。”

  “那肯定就是我朋友,我剛才也看見了那個人!”

  只要找到了人就好,看樣子應該是有好心人見范慈恩不方便,所以幫忙帶著她出去了。

  沈黎不敢多耽擱時間,跟工作人員道謝之后,便朝著c出口奔跑過去,現在她急需要確定范慈恩的安全。

  輪椅從盲道上滑過,速度卻并未減慢下來,而是直直地撞入了一旁的綠化道中。

  幸好這一刻路上并沒有其他人,才避免了撞傷人的危險。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范慈恩才喊出一句話,下一刻一個臟兮兮的布團就塞入了她的嘴里,制止了呼救聲。

  她被人像一袋米一樣,被人毫不客氣地扔進了送貨車的后備箱里,視線從明亮變得昏暗,她只能看到車里還有一條皺在一團的麻繩和幾個破舊的塑料框子,周圍還散布著零碎的菜葉子,從色澤上看得出來并不新鮮了。

  男人油膩的呼吸聲響起,過于肥胖的人身上總是散發著一股難聞的人肉味兒,走動一會兒就氣喘吁吁。

  范慈恩下意識地往身后看去,想要看清那兩個劫匪的真面孔,但下一秒一塊黑布就蒙上了她的眼睛。

  “勸你老實點,甭想看見我們的真面孔,否則就只有將你滅口的份兒了。”胖子猛地將蒙眼的黑布拉緊,像是在給范慈恩一個教訓。

  滅口……

  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范慈恩的心一沉,看樣子這兩個人應該是盯上了他們范家的劫匪,對她的身份了如指掌。

  她拼命地眨眼睛,示意胖子將口中的抹布取出來,自己有話要說。

  等對方將抹布取出來后,她趕緊說道:“這位大哥,你們想要錢的話,可以直接給我父親打個電話過去,沒必要綁架我的。”

  如果他們要的只是錢的話,這倒是件小事兒,范家什么都沒有就是錢多,拿出幾百萬的現金對他們而言并不需要費多大力氣。

  范家就范慈恩這么一個獨苗苗,所以并不擔憂不拿贖金出來。

  “你倒是很冷靜嘛,不過你猜錯了,我們想要的并不是錢,而是其他的東西。”胖子捆好黑布之后拍了下范慈恩的肩頭,示意她坐下。

  一聽他們不是要錢,范慈恩的心瞬間涼了半截,整個人猶如沉到了冰冷的寒窟當中,她強裝鎮定,克制住顫音,問道:“那你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只要范家有的,我一定拿給你們!”

  明明已經害怕到不行,卻還是想辦法來偽裝自己。

  或許小姑娘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有多么的楚楚可憐。

  事實上,胖子真的有些不忍心了,可是一想到之前的事情,他就立即狠下心來將抹布重新塞了回去。

  “我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這點你無權知道。”然后啪的一聲將車門關上。

  關車門的聲音嚇得范慈恩一個哆嗦,她心里七上八下,這兩個劫匪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東西?

  他們范家是從事珠寶生意的,難不成是父親從哪兒又得來了什么好寶貝,這才招惹了這兩個劫匪?

  這種事情也是說不準的……

  劫匪共兩個,一個是將她從地鐵推到這里的胖子,而另外一個就是眼睛很小,整個人身體也比較瘦小的男人。

  范慈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此刻唯有冷靜,才能夠找出更好的脫困的方法。

  她很慶幸自己并不是獨自出來的,沈黎在地鐵里發現自己消失之后,自然會想辦法來尋找。

  沿途的一路都有監控,她倒不怕對方找不到自己,現在必須要讓這兩個劫匪放下心來,然后等待救援才行。

  確定綁架好人之后,胖子對身旁的同伴說道:“放心吧,五哥,我已經在她嘴里塞了抹布,不會發出聲響的。”

  “還是小心謹慎點兒,要是真被人發現了,咱倆就只有進監獄。”被胖子稱為五哥的男人,摁滅了手中的煙蒂,在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眼神盯著關閉的車門。

  “媽的,都怪他們范家,才讓我落得現在這個地步!”

  五哥罵了一嘴后,上前一步想要拉開車門,但是被人摁住了手,他掙扎了幾下。“你瘋了,攔著我干什么!”

  “算了吧,就一個小姑娘,沒必要跟她一般見識。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得罪了咱們的是老范,咱就要他一個人不好過。”胖子一腦門的汗水,身上穿的衣服領口全都濕透了,但他并沒有松開手。

  五哥眼珠子轉了幾下,在估算著他剛才所說的話,大概是知道自己做不成這件事,只好憤憤地甩手不干。

  “你就是婦人之見!”

  拋下這句話后,他鉆入了駕駛座,胖子緊隨其后,車輛很快駛入了車流當中,只來得及看見藍色的車牌號。

  沒過多久,一個留著長發的女生匆匆地趕了過來,她飛快地朝四周打量,并沒有發現熟悉的人影。

  “慈恩,你到底去哪兒了?”沈黎跑得太快,她現在胃疼得難受,應該是跑岔氣了。

  她沿著c出口一直往前走,詢問了許多路人才知道那個胖子對著范慈恩往這邊來了,可是這一路上她緊趕慢趕,就是沒有找見人。

  她觀察了一下四周,終于在綠化帶里發現了輪椅,可是原本應該坐在上面的少女卻不見了。

  糟了……沈黎腦海當中浮現一個不好的念頭,她整個人像是被抽了力,宛如失去了水的金魚,被人丟棄在岸邊。

  她跌倒在了地上,半點力氣也沒有。

  好心的過路人過來攙扶起她,見沈黎嘴里嘟嘟囔囔的,忍不住將耳朵湊上去,卻只聽到幾個字。

  “報、報警……”

  不可以就這樣坐以待斃,趁著現在車輛還行駛在路上,她還有機會逃出去,這些人并不知道她的雙腿已經可以下地走路,這就是唯一生機。

  范慈恩經常打車來墨白工作室,對于附近的路段都很熟悉,根據距離推測,他們現在行駛在某條大道上,而車輛應該正好接近那有九十秒時間的紅綠燈。

  就像是印證了她的想法一樣,這輛送貨車果然停了下來。

  現在附近的車輛應該挺多的,范慈恩覺得自己的機會到了,她趕緊用手敲打著車輛內部發出響動來。

  要不是胖子將范慈恩的手反捆在身后的話,她就能直接將嘴里的抹布取出來,發出求救聲了。

  “有人嗎?有沒有人聽見聲音?”她不斷地發出聲響,拼盡了自己的力氣去撞擊車內,想要制造更大的動靜。

  因為無法說話,范慈恩只能在內心里瘋狂地喊叫著,希望有人能夠聽見她的聲音。

  率先聽見動靜的是胖子和五哥,兩人臉色比布達拉宮的城墻還要白上幾分。

  五哥狠狠地拍打了一下方向盤,罵道:“這就是你說的綁好了?!”

  “我哪里知道一個殘疾人也能制造出這么大的動靜。”胖子朝著后視鏡看了一下,觀望著同樣等候的車輛。

  范慈恩鬧出的動靜太大,旁邊的一輛私家車搖下車窗,提醒他們車后面有東西松動了。

  “沒事兒,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等待會兒到了目的地,我們就重新固定一下,謝謝老兄了。”胖子對那輛車的司機打個招呼,并遞了支煙過去表示感謝。

  私家車司機接過煙后并沒有任何的反應,反倒是坐在車后排的他女兒也跟著搖下了車窗,好奇地聽了會兒。

  “不對不對,那里邊不是什么東西,好像裝著一個姐姐。”才三歲多點兒的小姑娘才剛學會說話沒多久,磕磕巴巴地總算說完了這句話。

  小姑娘的母親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巴,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這話可不能亂說,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能夠裝在送貨車里呢?更何況這兩個人外表看上去如此兇悍,該不會是什么不法分子吧。

  “我女兒年紀小不懂事兒,胡亂說了些話,你們別介意。”私家車的車主連忙賠禮道歉,不過眼神卻忍不住飄向了車后,看樣子也在估算著她剛才所說的話的真假。

  幾人對話的聲音傳入了范慈恩的耳中,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更加用力地撞擊著車壁,試圖驚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好像車后真的有什么東西倒下了,你們待會兒還是趕緊查看一下吧。”

  說出這話的私家車司機鬢邊不由得劃過一滴冷汗,此刻他的車上還載著一家老小,而對面車上有兩個成年男人,要是真發生什么沖突,他一個人無法護住家人。

  就算了里邊真裝了個女人,他也不敢出聲。

  范慈恩聽到這話后,沉默了一下,她不知道竟然會遇到這種狀況。

  想盡了辦法發出動靜,這動靜的確被人聽見了,但對方出于某種顧慮并沒有辦法來拯救她,只能選擇裝聾作啞,任由這兩人將她帶走。

  她覺得好諷刺,眼眶不由地發紅。

  恰好紅綠燈停止,綠燈通行,所有的車輛都在同一時間啟動。

  裝著貨物的車輛仿佛離弦的箭一般直沖了出去,半點兒不敢停留,生怕被人攔截了下來。

  他的車牌號被那個私家車司機的行車記錄儀拍了下來。

  “爸爸,我們為什么不幫那個姐姐啊?”小姑娘嘟著嘴,為沒有幫上忙而感到不高興,她分明聽見了那個姐姐在哭泣的聲音,很難過,很痛苦,就像她吃不到喜歡的糖果。

  私家車司機懊惱地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他十分自責,但他覺得自己并沒有做錯,如果當時和對方發生沖突的話,極有可能讓家人受傷。

  “妞妞,你還小,不會懂得有些時候人是要做出最佳選擇的,你們就是我的最佳選擇。”

  派出所內,數張電子顯示屏上,車輛來來往往,調快了倍速尋找那輛消失的送貨車。

  “銀白色的二手小面包車,車牌號是京z483,但考慮到對方綁架的形式,極有可能是套牌車。”警察對電話那頭說道。

  而他身邊,還站著兩男一女,都很焦急的模樣。

  “剛才有人報警,在桂明路中段聽見一輛車后備箱發出可疑動靜,懷疑有人被綁架了,我覺得有九成可能性車上的就是你們朋友。”

  沈黎急切地出聲道:“既然有人聽見了聲音,為什么不去幫忙呢?!”

  要是有人能夠幫幫她的話,或許范慈恩就不會這么順利的被帶走了。

  警察很為難地解釋道:“報警人聲稱當時對方車上有兩個成年男性,且攜帶武器的可能性巨大,他不敢讓家人冒險。”

  “先過去喝口水吧。”唐梵知道著急沒用,讓陸舟行帶著情緒激動的沈黎過去坐會兒。

  等陸舟行過去接水的時候,坐在椅子上沈黎突然用力扇了自己兩巴掌,白凈的臉頰上立即出現幾個紅印子,她自責沒有照看好人。

  “都怪我,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讓慈恩陷入危險之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