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22章 范慈恩被帶走了
  忐忑的心情直到唐梵的到來,才終于松懈下來,就好像在水面上不斷飄蕩的一片花瓣,被人溫柔地撿拾起來。

  “沒事的,我剛才在來的路上跟李警官通話過,他說在看守所的這幾天,張易的情緒一直很穩定,或許他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吧,以后就不會再犯的了。”青年的聲線很平穩,徐徐道來,莫名的就讓人覺得很可靠,安全感滿滿。

  沙發另一側的朱迪見有人陪著范慈恩,她也就放下心來。

  說實話,兩個手無寸鐵的年輕女性,要是真遇上什么歹人的話,恐怕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兒。

  她心中害怕,急不可待地站起來,拎著自己的包,臨走前特意叮囑道:“我看最近還是讓你男朋友陪著你吧,別隨便出去了,待在學校里總是安全些。”

  學校門口有保安看守,要是沒有學生幫忙預約的話,張易就算想要進來也不太可能。

  這一念頭剛冒出來,朱迪就皺起眉頭,她怎么忘了,那個叫做張易的男人的女朋友,不正是和范慈恩的同門師姐嘛。

  也不知道范慈恩是倒了什么霉,竟惹上了這兩個冤家。

  “我下次去寺廟里燒香拜佛的時候,順便幫你求兩道平安符,再做個法事,驅散邪氣。”

  范慈恩聽后愣了一下,隨即才笑道:“那就麻煩你了。”

  結完賬,三人一塊走出了這間咖啡廳,朱迪的男友在路口等她。

  將人送走后,唐梵推著范慈恩往自己剛才停車的地方走去。

  秋季的桂花香飄十里,路邊有好幾個放學的小姑娘背著書包,踮起腳尖,伸手去摘桂花。

  “今天去開會的人都有哪些人?講了些什么呢?”范慈恩好奇地翻開了唐梵之前拿來的那個文件袋,里邊兒裝著他今天在會議上所需要用到的筆記和材料。

  最上邊的那個學員手冊上,印著“內部人員專用”幾個大字,這里的文件一般是不允許給外人看的,但實際上的保密程度并不高。

  許多來參加會議的學員都會習慣性地拍照發朋友圈,就連會議室端茶倒水的服務人員都可以看到,所以范慈恩并不覺得隨便翻看一下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倘若是其他保密程度更高的文件,她自然不會插手的。

  “這次會議來的全都是些教授級別的人員,我旁邊坐著的學員是同樣來幫忙開會的學生,他將我認成了葛老師,還在疑惑為什么這樣年輕呢。”唐梵提起此事,嘴角不由地上揚了幾分。

  終于走到了他停車的地方,推開車門,先送范慈恩上去坐穩了,他將輪椅折疊好放入后備箱,隨后才上了駕駛座。

  插入鑰匙,打火,范慈恩看見他松離合的右手上有好幾串珠鏈。

  車輛啟動之后,她用手握住唐梵的右手,看了下,“這好像全都是我送你的珠鏈哎。”

  “就是你送的。”

  小女孩心性的范慈恩,每次出去逛街的時候看見那些亮閃閃的珠串,就忍不住想購買下來,她每買一次就會送給唐梵,次數一多就連一條胳膊都快戴不下了。

  唐梵解釋道:“你不是說朱砂是辟邪的,月光石是清理能量場的,紫水晶是安神的……我覺得這些都挺好的,所以就全戴上了。”

  副駕駛的范慈恩驚訝于,他竟然將自己送禮物給他的時候說的那些話全都記下來了。

  她一邊聽話,一邊滿意地點點頭,內心的成就感幾乎爆棚,并預謀著下一次出去逛街的時候再給他帶十幾個小禮物。

  正好是趕上了下班的晚高峰,路面上的車輛極多,幾乎是走一截就停一截。

  不過范慈恩并不著急,她時不時用眼神偷看身旁青年的側臉輪廓,如美術生用刻刀雕出的完美下頜,配上他挺直的鼻梁。

  她的目光太過于灼熱了,那青年的耳根紅成了一片桃花。

  趁著正好堵車的空閑,伸出手,捏著她臉頰兩邊的肉肉,將她轉過頭。

  “為什么不讓我看!”范慈恩發出了控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專心開車的時候,模樣有多么的誘人。

  不讓她欣賞男色,對于一個顏控而言,簡直是毀天滅地的打擊。

  唐梵抿了下唇,故作冷靜道:“我要專心開車。”

  “可是我又沒有打擾到你。”話雖如此,范慈恩卻乖乖地坐回了座位上,離工作室還有一段距離,她從自己的帆布包里摸出了ipad,然后畫起了板繪。

  唐梵從余光中看見她的舉動,這才松了口氣。

  車輛行駛到了高架橋上,落日余暉美不勝收,揮灑在靠近窗邊的范慈恩頭發上,她的臉頰白皙得仿佛一塊美玉,潤澤有光亮,想讓人輕輕的吻上去。

  墨白工作室,兩個人端著東西在里面忙碌了許久。

  “這玩意兒能吹起來嗎?我怎么感覺有點懸。”陸舟行拿著一個氣球,滿臉的懷疑。

  旁邊的人一把奪過他的那個氣球,用紙巾擦了擦上邊的口水,然后放在唇邊深呼吸,最后“呼”的一聲將氣球吹了起來。

  “這不是吹起來了嘛,我看不是氣球的問題,而是你肺活量不行,所以才費了半天勁都吹不起來。”沈黎將吹好的氣球迅速捆扎起來,避免漏氣,然后又在頭上摩擦了幾下粘在墻面上。

  陸舟行不甘心的說道:“才不是呢,應該是我剛才已經將氣球吹鼓了起來,你只是多吹了幾口氣而已。”

  “隨便你怎么說,反正公道自在人心。”沈黎懶得和他再繼續爭吵下去,她這里還有好大一包氣球需要全吹起來。

  墻面上的時間已經劃過了五點半,估摸著待會兒范慈恩和唐梵就該開車過來了。

  “這都幾點鐘了,我都餓了,他們怎么還不來?”或許是覺得吹不起來氣球有些丟臉,陸舟行就去旁邊布置其他的東西。

  他看著門口,盼望著那兩人的到來。

  沈黎數了一下墻上粘著的氣球有多少個,敷衍道:“應該快了,你別著急呀,現在不是正好趕上了晚高峰嘛,估計比平時要多花一點時間才行。”

  這些花哨的東西都是陸舟行去買來的,是為了慶賀這次他們順利的召開了《十二美人圖》的新書發布會,并且申請下來專利,還進入了國內知名手工比賽的前十名。

  “又不是結婚,你買這么多東西干嘛,居然還有這些彩帶……我真的是服了你了。”沈黎一邊吐槽,一邊把東西收拾到其他地方去。

  實在是太多了,根本用不完,就算是結婚也用不著這么多東西吧。

  陸舟行原本覺得買來的東西不多,可現在被沈黎這么一吐槽,好像是有些多……

  他心虛的摸了摸鼻子,“哎呀,這些東西又不會過期,放著也沒事兒,要不然等唐梵他們結婚的時候也用得著啊。”

  ……

  “你確定嗎?他倆結婚的時候真的會用上這些破爛玩意兒?”沈黎夸張地提起手上的各種顏色的飄帶,這些東西常見于她小時候,鄉鎮上的人結婚用的比較多,要不是陸舟行買回來,她都以為早就停產了。

  估計賣這些東西的老板嘴都快笑歪了,積壓了這么多年的貨物,難得被一個大傻瓜給買了回去。

  “真難為你從哪個犄角旮旯里找出這種東西了。”

  依照沈黎對于范慈恩的了解,她要是愿意步入婚姻的殿堂的話,自然是要在五星級酒店或者是某個漂亮的教堂里舉辦婚禮的,屆時自然會有專業的婚禮策劃師去操辦這一切,定下的方案都是要經過種種挑選的,怎么可能會用上這么老土的東西。

  沈黎笑道:“這丑不拉嘰的東西,還是留著你自個兒結婚的時候用吧。”

  “別介啊,怎么是我一個人結婚的時候,應該是我們兩個人結婚的時候用。”陸舟行恬不知恥地拎著一個飄帶掛在了沈黎的頭上,口中還哼著婚禮進行曲。

  他說出的話太過于突然,出乎了沈黎的意料。

  “你胡說八道些什么呢!”她又驚又喜,羞赧地將他推在一邊。

  玻璃門外,一輛車正好停了下來。

  見是范慈恩和唐梵來了,沈黎趕緊走出去迎接他們。

  “路上堵車了吧,快進來,我們等了你們好久了。”

  她將唐梵手中的水果籃接了過去,然后熱情地扶著范慈恩往工作室里走去。

  這是怎么了,往日里他們來的時候,可沒有這樣高的待遇。

  一進去,墻壁上掛著的鮮艷的氣球,形成了一個愛心,這個場景簡直快要辣瞎了范慈恩的雙眼,她忍不住往后倒退了幾步,輪椅險些壓到了沈黎的腳。

  “砰砰砰——”

  彩色紙條和金粉從空中飄落下來,蹲在書架后面的陸舟行跳了出來,嘴里大聲喊著:“surprise!”

  顯然這是他們準備的一個驚喜,但是對于范慈恩而言,是驚大過于喜。

  “不要太感動了,這只是我們隨便布置了一下,也沒有花多少的心思。”陸舟行好似并沒有覺得這很俗氣。

  范慈恩真不知道在這種場合該說些什么的話了,她一點也不覺得很驚喜,反而覺得尷尬到頭皮發麻,想找個地洞趕緊鉆下去。

  “挺好的……”最后還是唐梵開口拯救了她。

  輪椅上的少女頓時對青年投以感激的神情,要不是唐梵幫忙解圍的話,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別人精心布置許久,特意準備了這個驚喜,要是自己什么表情也沒有,那實在是太對不住人了。

  陸舟行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連忙擺手道:“其實也是小事一樁了,沒有什么厲害的。”

  “算了,你們先坐會兒吧,我和慈恩一塊兒去拿被放錯的快遞,待會兒就回來。”沈黎實在是無法忍受這尷尬的氣氛,趕緊拉著范慈恩出門了。

  這幾天墨白工作室收入上漲,陸舟行心里一高興就買了不少東西,他從網上訂購了一款九八年的葡萄酒,聽說口味不錯,一心等著在慶功宴上喝。

  只是沒有想到葡萄酒被新來的快遞員投放錯了,存入了另外一個小區的快遞儲物柜中。

  這個時辰快遞員都已經下班了,恐怕還得等到明天上班時間,才能讓快遞員重新送過來,沈黎見兩個小區隔的距離并不遠,只有一站地鐵的路程,所以就打算自己過去取回來。

  已經過了晚高峰時間,地鐵上的人少了許多,沈黎推著輪椅一路順利的來到了地鐵站里,在等待的空閑,范慈恩問她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太好。

  “是有那么一點兒吧。”沈黎自嘲般地笑了一下,上次在朋友圈看到藺醫生和另外一名兒科女醫生官宣之后,她的情緒就一直不高,始終想著這件事。

  “緣分天注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命定的緣分,或許我跟他是真的沒有緣。”

  見她都這樣說了,自然是明白這些道理的,范慈恩也就沒有多勸。

  等了好久,沒有地鐵來,反倒是站內的警示燈一直響個不停,周邊同樣加班的人抬著疲乏的雙眼看向四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地鐵故障,請各位旅客朋友們趕緊離開這里!”有工作人員匆忙過來。

  聽到這句話后,四周開始涌動起來,大家紛紛的往上邊走去,人一多就容易發生踩踏事件,沈黎趕緊推著范慈恩往升降電梯里走去。“麻煩你們讓讓,我們這邊不太方便。”

  她嘴里一直吼著,可是人真的太多了,有許多不明事理的人還跑動起來,大家人擠人,沈黎和范慈恩好不容易上了電梯。

  在電梯門即將關上的最后一刻,另一個人沖了進去,還將門口的范慈恩推了出來。

  “哎,你這人怎么回事兒!”沈黎連忙伸手去夠范慈恩,可哪里知道有一個胖子推著輪椅走了,電梯門也關了起來。

  留在電梯里的那個壯實的男人趕緊賠不是,但仍然遭到了其他人的指責。

  沈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焦急得不行,都怪她剛才沒有照顧好范慈恩,要是對方出了什么事的話,可怎么辦才好?

  那個推走她的人到底是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