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21章 巴洛夫的狗
  他抿了抿唇,眼下淺淺的黛色,好似傍晚時分樹葉的倒影。

  “你看起來有些憔悴了,最近都沒有好好休息。”范慈恩心疼他的忙碌,卻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她有一種無力感,總覺得自己無法幫到他更多。

  唐梵道:“沒關系的,等過了這段時間,就可以多睡一會兒了。”恰好一片金黃的銀杏葉飄來,蹁躚若蝴蝶,落在手心上的時候,還帶著未曾消散的生氣。

  “你們什么時候進行畢業答辯?”

  這件事關系重大,關乎到他們是否能夠順利拿到畢業證,范慈恩對此很上心,比自己寫論文還要關注。

  唐梵回憶了一下,說道:“應該是下周二,這幾天還得去幫葛老師開個學術會議。”

  “好。”

  范慈恩倒是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葛老師還會讓唐梵幫忙去開會,或許是對這個學生很放心,才會如此。

  要是換做程文,恐怕做什么都不會讓人放心的。

  簡單交談了幾句,唐梵說起了來學校之前陸舟行特意交代的事情,于是道:“曇頁裝書的五項專利都順利申請下來了,前幾次遞交的材料被工作人員故意打回來,應該是張易特意打點過,所以才會這么慢。”

  難怪了,范慈恩本來就將申請專利的事情交給了專業的公司來處理,可最后的結果還是不滿意,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兒。不過,既然現在張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她們的專利也順利申請下來,就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大喜事兒。

  “陸舟行說,他今晚買了好多東西,準備在工作室慶賀一下,等下午開完會我來接你,然后一塊兒搭車過去。”唐梵低頭看了下時間,估算了一下距離,現在過去開會正好來得及。

  范慈恩和朋友約好了要去喝咖啡,擺手道:“你先過去開會吧,我待會兒要出去一趟。”

  半個小時后,某間咖啡館內。

  靠近窗邊坐下的女人長發披散,恰到好處的裙擺長度,舉止優雅地用小勺子給杯中增加了一塊方糖,舒緩的音樂讓人心情不錯,見有人來,她趕緊舉手打招呼,“在這兒。”

  不等對方過來,朱迪就迫不及待地過去推輪椅,原本打算過來幫忙的服務員便自覺的退了下去。

  “什么事情這么著急?”范慈恩有些受寵若驚,兩人的關系可從未這樣融洽過,她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有些無法適應。

  朱迪示意她撐著自己的手臂借力,等人坐穩之后,才從沙發上的包內取出一份邀請函,興致勃勃地說道:“那天在酒店里遇見你之后,我回去后就幫你那個《十二美人圖》做了份資料,然后參加了一個手工類比賽,沒想到入選了前十名。”

  說到這里,她把邀請函遞給范慈恩看。

  金色的卡片上印著幾個大字,舉辦這次比賽的活動方,雙方都有所耳聞。

  “我知道你對于這種比賽類的,一向不太感興趣,但你們花費兩年多時間才復原出來的東西,總不會讓它就這樣子繼續埋沒下去吧,參加比賽獲得獎項,才能讓大眾知道它的價值。”

  朱迪目光灼灼的望著范慈恩,她知道自己這個貿然的舉動,或許會讓人覺得厭煩,但比賽時間已經快結束了,她要是先和范慈恩商議一下,對方一猶豫,可能就錯過了比賽的時間,于是只能自作主張。

  她希望自己的這個舉動不會給范慈恩造成困擾,更何況現在《十二美人圖》已經順利進入了決賽,極有可能獲得最終的獎項。

  利用《十二美人圖》拿到一個在國內含金量還不錯的獎項,這對于范慈恩等人來說,應當是利大于弊的,所以朱迪這才將她叫了出來,告知了此事。

  仔細打量了這張邀請函許久后,范慈恩才將卡片合上,鄭重地看著朱迪。

  “你別光看著不說話呀,到底怎么想的?”朱迪沒有提前通知別人,貿然做出了這個舉動,見到對方后就心里一直在打鼓,七上八下的,恨不得范慈恩趕緊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別再這樣吊著她了。

  與朱迪同窗四年,從未覺得她有如此可親的一面,范慈恩點了下頭說道:“我知道你是在為我著想,但這種舉動還是不可取的,你應該先跟我溝通過,然后再去報名參賽的。既然已經順利過了初選的話,希望能夠在后面的決賽拿到好的名次吧。”

  看樣子范慈恩并沒有不高興,朱迪這才放下心來,夸張地拍了一下胸口,吐槽道:“我就說嘛,你是聰明人,參加這種比賽對你有好處的,怎么可能會拒絕。”

  她一邊說著,一邊抬手喝了口咖啡。

  “你放心,我看這次比賽來參加的人雖然有很多叫的上名號的厲害人物,但他們提交的作品并沒有多少能打動人心,大多數都缺乏了一種內涵和人文氣息;反觀你們的這個作品,是將古代的傳統文化與現代的繪畫技巧相融合,具有超高的獨創性和審美價值,獲得桂冠的可能性極大。”

  等放下咖啡杯后,她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只顧著詢問范慈恩的意見了,并沒有給她點單,這才連忙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滿臉不好意思的說道:“哎呀,瞧我這爛記性,叫你出來喝咖啡,卻忘了給你點單!”

  朱迪趕緊叫來服務員,點了一杯卡布奇諾和特色甜點。

  “沒關系的,我待會兒要去一趟工作室,你少點一些東西,否則吃不完了。”范慈恩心里記掛著晚上要到墨白工作室,去和陸舟行他們慶賀的事情,趕緊取消了幾樣東西。

  對于朱迪給她報名參加了這個比賽的章程和后續的事情,她都不太了解,正好在咖啡館內仔細查了一下。

  這個比賽對于傳統手工制作工藝品的從業者而言,含金量特別高,每一季獲得比賽桂冠的人,都會受到大量新聞媒體的采訪,擁有榮譽的同時,還會幫助他們獲得一部分的資金資助。

  范慈恩沒有想到朱迪竟然會給她報名參加這種專業級別的比賽,更沒有想到他們的《十二美人圖》竟然可以闖入總決賽。

  她現在仍然處于一種震驚的狀態,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直到馬卡龍有些甜蜜的口感在唇上蔓延,她才仿佛清醒了一些,意識到這也是自己和墨白工作室的一個機遇。

  他們本來無心獲得更高的榮譽,但既然有這個機會,正好趁著參加這次比賽,可以獲得更多媒體人的關注,要是能夠拿到一個獎項,沒準兒還能借此將曇頁裝書這種裝幀技藝推廣出去,讓其他的出版社和文化公司都注意到曇頁裝書。

  將網頁上所有關于這次比賽的消息都瀏覽了一遍,范慈恩才反應過來,參加這次比賽是需要報名費和提交資料的。

  自從剛才自己來到這家咖啡館和助理見面,朱迪卻只是說拿到了決賽入場券,并沒有提到這方面的費用。

  一時之間范慈恩內心又多了一層感動,她從前只是將朱迪看做自己的同班同學罷了,甚至有時候兩人因為某些小事而針鋒相對,還說了不好聽的話,可是沒有想到朱迪現在拋棄了所有的成見,一心的幫助她。

  “這次的報名費不少,我用微信轉給你吧。”

  朱迪在聽到這話后,立即不悅的皺著眉頭,大力放下咖啡杯,說道:“你當我是什么人了,我幫你報名絕不是貪圖你那點小錢的。”

  不小心惹惱了對方,范慈恩趕緊賠禮道歉。

  覺得自己的一番好心都被當做了驢肝肺的朱迪,心里有些不愉快,正想抱怨幾句,眼角卻瞥見了一道身影。

  男人穿著一件皺巴巴的白襯衫,胳膊上掛著一件西裝外套,走路飛快。

  此刻馬路上正閃著紅燈,車輛來來往往,那人像是色盲了一樣,根本沒有觀察現在的路況,直接往對面走去。

  幸好來往的車速都不快,這才沒有撞上他。

  “范慈恩,上次在酒店里故意找你麻煩的那個男人好像放出來了!”朱迪認得這個人,只是不記得他的名字了,但對方那陰森森的眼神和那放蕩不羈的姿態,即便隔著許遠,她都認得出來。

  她雖然一向驕縱,還時不時惹出一些小事情,讓自己男友為其善后,但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出入過監獄的人。

  一看到對方的身影就嚇得不行,整個人像個鵪鶉一樣縮在了沙發上,就連腦袋也埋了下去,生怕被對方看見了。

  范慈恩忙伸手握住了朱迪的手,讓她不必擔心害怕,與此同時迅速地往問窗外看去,但外面人山海海,紅綠燈已經變換幾次,那個人影卻也消失不見。

  應該沒有看錯人,算了一下時間也到了該放人的那天了。

  范慈恩注意到自己的手機剛才震動了一下,只是被朱迪突如其來的舉動轉移了注意力,所以才沒有來得及查看消息。

  “聽李警官說,張易今天放出來了,恐怕他會心生怨氣,對你不測,自己千萬要多加小心。——唐梵”

  看過手機上的消息之后,她更加確定剛才朱迪看見的那個人影就是張易。

  朱迪趴在桌邊小心翼翼地說道:“怎么辦?我們要不要報警呀?他怎么一出來就來找你,該不會是想要報復你吧?!”

  她平生最怕的就是這種窮兇極惡之徒,對方在失去了所有的情況下,還不知道會做出什樣過激的舉動,要是真的盯上了范慈恩,只怕情況危險的很。

  對方才放出來,再加上又沒有做出其他的舉動,或許只是走在街上恰好遇見了罷了,這種時候去報警并不是個最佳的選擇。

  范慈恩認為還是應該再觀察一下,如果對方真的有不好的行徑,再報警也不遲。

  最近這段時間,她也會盡力讓自己和朋友們待在一塊,避免單獨出去。

  另一邊那個穿著白襯衫的男人,按照地址找到了一棟破舊的單元樓。他找半天都沒有找到上去的電梯,最后還是跟在一個美團外賣小哥的身后,才順利上了樓。

  在電梯緩慢上行的過程中,張易時不時將手機解鎖,然后鎖屏,再解鎖,再鎖屏……如此反復幾十次之后,惹來了身邊外賣小哥的注意力。

  他冷冷拋去一個眼神,空洞冷漠,仿佛隱藏著千年的冰山,只需要一瞬間的功夫就可以將人冷凍在原地。

  外賣小哥原本想要說出的話,全都藏在了嗓子眼,趕緊鉆出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合上,張易才收回了視線,同時輕呵了一聲,對于這個世界厭煩至極。

  他出了拘留所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程文剛租的房子。

  柚子葉沾水拍打全身,她還特意交代了張易,一定要從燃燒著的火盆上跨過,寓意著驅散了所有的倒霉事兒,從今以后就會變得順順堂堂的。

  為了迎接張易出拘留所,程文也是費了一番心思,她租的這個房間并不大,才四十平米左右,但被她布置的很溫馨,還特意買了一束鮮切花回來裝點。

  折騰了好一會兒之后,程文將柚子葉放在花瓶中,如釋重負道:“好了,走吧,進去吃飯了。”

  倘若換作之前的話,張易自然不會接受這樣迷信的流程的,但這次的遭遇讓他反省了許多,任由著程文去做這些費神的事情,也沒有一句抱怨的話。

  脫了鞋子后,走進這并不大的房間,張易看見桌子上擺放著七八道菜肴,每一道菜都是他喜歡吃的,足以看出做飯之人的用心程度。

  他那緊繃著的臉頰,忽然抽動了一下,鼻子也有些發酸,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另一種情感的涌動。

  這和往日的所有情緒都不同,他也說不上來是什么。

  張易被抓入獄的事情,早就在他的交際圈內傳遍了,曾經的狐朋狗友知道他要放出來了,鬧著要為他接風洗塵,但他都沒有答應,反而是一出來就來找程文。

  他覺得這是養成了一種習慣,就像巴洛夫的經典試驗一樣,形成了肌肉記憶,并不是他的真實想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