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18章 繪畫用的兩條輔助線
  “等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年紀稍大的警官眼神冷冽的望向了張易。

  誰知對方根本就不敢與他對視,反而摸著自己的后腦勺,吞吞吐吐的說道:“李警官,您得相信我呀,是我主動去報案的,要是真的如她所言,那我豈不是自投羅網,沒有人會這么笨吧。”

  “這可說不準。”與他隔了幾步遠的陸舟行輕哼了一聲,對其一陣冷嘲熱諷。

  張易解開西服外套的扣子,拔高了音量,反問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聽不懂就算了。”陸舟行露出別人欠了他千百萬的表情,現在事情再是清晰不過了,這兩個被張易叫來的警察恐怕也是被他誤導。

  他根本就是假借這兩張手稿紙來誣陷他們,盜用了張家的家傳之寶。

  好在這三人來的時間比較晚,所以《十二美人圖》新書發布會已經召開完成,并沒有耽誤他們多少事情。

  關于警方想要的證據,陸舟行那兒也有不少,他還保留著之前訂購灑云紙和其他制作曇頁裝書必不可少的相關材料的訂單信息。

  “李警官,你可以看一下,這些都是我們在工作中留下的一些訂單備份,從最開始在墨白工作室的官方賬號上接收到范慈恩發送的消息,再到后來我們準備接下她的復原任務,這些都是留了記錄的,并不是張易一人胡說八道就能夠改變事實。”

  他一邊說,一邊手指滑過ipad,將所有的證據都給李警官查看。

  “可是那兩張手稿紙……”在椅子上的李警官抬起頭正欲在說些什么,卻被范慈恩打斷。

  “您說的兩張手稿紙,我可以百分百確定,是他從我們這兒偷走的。”坐在輪椅上的少女,目光堅定,伸手向李警官討要那兩張至關重要的手稿紙。

  “您要是還不相信我們的話,可以讓張館長來和我一塊兒解說下手稿紙上的內容,如果這兩張手稿紙真的是他們張家流傳下來的東西,那他對這個一定有所了解吧。”

  這倒是個極好的主意,所以李警官并沒有拒絕,招手示意張易過來和范慈恩一塊完成這個解說任務。

  從私心里來說,李警官覺得這個消失千年的裝幀技藝聽起來很玄乎,他也打算來開一開眼界。

  《十二美人圖》就擺放在他面前不遠處的桌子上,幸虧剛才唐梵見情況不對,所以將這本書挪遠了一些,否則剛才張易發瘋般的踹桌子行為,肯定會損傷到這本美人圖的。

  “既然你們二位都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們就站在這美人圖面前,聽一聽在這本書上發生過的故事吧。”李警官迫不及待的站起身,鮮少地露出這么不理智的一面。

  剛才只是用眼角輕輕一撇,他就看見了那栩栩如生的一幅美人面孔,隨著他腳步的挪動,變換了一個角度,紙張上的圖像也跟著變換了。

  這也太奇妙了!他在心里忍不住夸贊,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制作出來的,光是從見到這本書的第一面就可以判定,一定是需要花費大量的心血才可以制作完成。

  離得越發近了,那些艷麗多姿的圖案就越是生動靈活,躍然紙上,仿佛下一秒就會出現在他的眼前,讓他大吃一驚。

  今天是這本曇頁裝書的新書發布會,范慈恩他們便想要展示出《十二美人圖》最真實的一面,讓來這場發布會的記者朋友們觀看后覺得不虛此行,因此就沒有在這本書上放置任何的玻璃,隔絕她與人類的距離。

  她就像一個風韻多姿、嬌美魅惑的盛唐時期的豐腴美人,半躺在椅子上,額上用毛筆點綴著花鈿妝,唇邊兩粒嫣紅,惹人憐愛。

  燭光晃動,美人面孔如瓷玉般瑩潤,她似笑非笑地盯著來人,像是在無聲的邀約。

  太妙了!簡直就像是活過來一般。

  李警官的手指正好停在了這本《十二美人圖》的上方五公分左右的地方。

  幸虧他自己及時停住了舉動,否則守護在這本曇頁裝書附近的陸舟行,就要上去阻止了。

  他們好不容易才制作出來這么一本精美藝術品,可不能容忍其他人這么隨意的去觸碰。

  人類的手指上有許多的汗腺,可能自己并沒有察覺到手心出汗,倒是手指的指尖一定會有許多的汗液和其他的臟東西,要是不小心將汗液留在了紙張上,就會印下痕跡。

  可能目前短時間內不會有什么其他的影響,但從長久來看,就會在這本書籍的紙張上留有霉菌,或者其他的什么微生物,便會破壞這本書的觀賞度。

  對于全都是完美主義的他們而言,一旦作品留下了這種臟東西,這件作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

  “咳——”范慈恩輕咳一聲,引得眾人將目光全都放在她身上,她剛才跟在后邊的時候看的膽戰心驚,生怕李警官會直接上手觸碰書籍。

  或許是被人看穿了剛才一瞬間的心神蕩漾,李警官有些尷尬,整理了一下頭頂的帽子之后,才出聲道:“就辛苦范小姐為我們二人講解一下吧。”

  他們長時間待在派出所里處理一些民生小事兒,對于藝術這個領域并不了解,平時也不會專門看一些美術展覽,或者是參加什么跟藝術相關的活動,因此在審美能力并不強。

  “這是自然的。”范慈恩并沒有拒絕,她低頭看了一下手上的這兩張手稿紙,在其中互相比較,最后選出了一張最容易看懂,并且藏著自己小心思的一張手稿紙。

  她將這張手稿紙扯平了,擺放在眾人面前,一一展示給他們看。“這張手稿紙上的這些圖案看起來比較凌亂,好像沒有章法似的,但其實我自己打草稿的時候還是有一定的內在邏輯的。如果你們當中有同樣學繪畫的,在起草稿的時候都應該都有這個習慣。”

  在場的這些人當中,唯一一個和繪畫有些淵源的恐怕也就只有沈黎了,陸舟行雖然是手工制作業的專業人才,但他平時并不喜歡畫畫,更不要說了解一些相關的專業知識。

  范慈恩用指尖指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十字符號的圖形,沒有進行講解,反而是轉身反問道:“張館長,你不是說這張手稿紙是你們家傳之寶嗎,那能麻煩你告訴我這個圖形是指什么意思嗎?”

  一個十字圖形能代表什么呢?國外的十字架?難不成是跟宗教信仰有關?張易此刻在頭腦風暴,他當時看過這些手稿后,想過要請其他人來幫忙復原,但紙上記錄的步驟并不完整,他也并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手中藏著這樣的東西。

  因此除了他和程文之外,并沒有其他人知道他的手里還有這些手稿紙了。

  他思來想去,覺得這個十字符號并不是國外的產物,可能更偏向于中華傳統文化。

  畢竟手稿紙的原主人范慈恩是美術生,自小學習國畫。

  張易說道:“這本來就是我的家傳之寶,我會了解到這到底是什么,再正常不過了,倒是范小姐似乎是無法解釋它到底是什么東西,才將這個話題轉移到了我身上吧。”

  “你要是這么說的話,那我也確實無話可說,畢竟總要有個先來后到的順序,你我二人必須有一個人先開口才行。”范慈恩攤手,她求助地看向李警官。

  早就看張易不順眼的陸舟行在旁邊拱火道:“看你這樣為難,該不會壓根兒不知道這個圖形到底是什么意思吧,才在這里推三阻四。”

  果不其然,在他說完這句話后,張易掏出手機,仿佛想要借機搜索些什么。

  “不許百度,你要是百度的話,不就等于作弊嘛!”陸舟行趕緊阻止。

  張易頂著梳的整齊的油頭,無奈地苦笑道:“行吧,既然你們這樣防備,那我就直接說了吧。”

  “像這種十字形的圖案常見于金剛杵,金剛杵豎達三界,有遍布十方之意,佛教中也常將金剛杵與蓮花結合起來使用,蓮花代表著純潔,拋棄了所有的邪念,預示著最后事業會蒸蒸日上,修成正果。”

  在張易說完了自己的見解之后,周圍的其他人表情都有些凝固,或許是沒有想到看似紈绔公子的他,居然也可以說出這樣有條理的一番話來。

  與此同時,他還擺出了手機頁面,竟然不是打算現場百度資料,而是鬧鐘響了。

  他這幾句話,讓本來有些懷疑的李警官對他放下心來,并刮目相看。

  這張手稿紙上的圖形應該就是他說的意思。

  “我說完了,依照范小姐的意思,這張手稿紙的十字架又該作何解釋呢?”張易視若無人般輕佻的拋了個媚眼,他自然留意到了其余人的表情變化,并將此看在眼中。

  大家都想不到,在他的私人博物館當中恰好就收藏了這么一件跟十字架有關的藏寶。

  他當時為了討好一個女友,就找自己博物館當中的講解員,詳細了解了一下這個來自西藏佛教的藏寶,并將講解詞背了一段。

  沒想到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張易覺得這就是老天爺在幫他,否則依照他這混日子的性格,腦袋里空蕩蕩什么都不去記憶,偏生就留下了這一段跟這個圖形相關的文案。

  他看著范慈恩的眼眸里,不僅有濃濃的輕視,還有一種隱蔽的殺機,他就是想要借此狠狠的打范家人的臉面,讓他們知道自己并不是好惹的。

  “怎么辦?他居然答上來了,難道是他私底下去找人問過這手稿紙上的圖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嗎?”沈黎心急如焚,恨不得上前去幫忙辯駁一二句。

  陸舟行按住她的肩頭,輕輕拍了幾下以作安慰:“先別著急,我們先看一看慈恩是怎么說吧,她是專業的畫家,這些手稿紙都是她的東西,她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作為朋友,我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相信她。”

  雖然他心里現在也跟著急得不行,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但他也知道他們出面并不能解決任何的事情,反而會讓李警官對他們的懷疑更加上升。

  嘆了口氣的沈黎一扭頭,竟發現唐梵依舊是保持著他那種清冷無雙,并沒有因為眼前的事情,而產生任何的情緒波動。

  他剛才不是還很氣憤嘛,怎么這么快就冷靜下來了。

  而當事人之一的唐梵,并不知道沈黎和陸舟行此刻在想些什么,但他知道范慈恩一定是欣喜的。

  他也并非是美術生,對于繪畫的技巧一竅不通,可是他很熟悉范慈恩,包括她的一舉一動,一個挑眉,他就能猜到她的小心思。

  張易剛才所說的那些長篇大論,肯定是不對的。

  別看范慈恩現在耷拉著眉頭,眼睛水光光的,手足無措的樣子,好像眼淚下一秒就會掉出來似的。

  但只有唐梵才知道,這個小姑娘并非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簡單,恐怕心里正籌劃著其他的事情。

  “張館長,你確定剛才那些就是這張手稿紙上表達的意思嗎?”

  似乎為了再給張易一個機會,范慈恩再度強調了一遍。

  “范小姐該不會是不明白這上面的意思,故意在找借口拖延了。”張易本著趁人病要人命的態度,見范慈恩居然記不得這上面的內容了,趕緊加大火力。

  “你是個姑娘家,我本來不想用上偷竊這二字的,可你們處處緊逼,非但不歸還我的家傳之寶,反而借著這門裝幀技藝發大財,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請來李警官為我做主的。”

  “笑話!這手稿紙上的符號根本就不是你說的什么藏族的金剛杵!”范慈恩對這人的厚臉皮程度嘆為觀止,要是拿此偽君子的臉皮去造城墻,一定能夠抵擋敵方來襲,普通的刀劍可輕易刺不穿。

  她隨手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十字符號,隨后才說道:“這個符號本來沒有其他的什么特殊含義,就是我們在起草稿的時候隨手畫的一個十字線,這兩條輔助線用來確定人物的五官位置,不然很容易畫走位。”

  緊跟著在這個十字符號后,她又畫了一個圓形。

  “這根橫著的輔助線是代表了眼睛的位置,豎著的輔助線則是代表了左右臉,包裹在它們外邊的那個圓圈,就是整個人的頭部。”

  從最開始學習繪畫的時候,范慈恩的老師就教給了她這個快捷的避免人物頭像走位的方法,有了這兩條輔助線之后,再確定頭像的三庭五眼就易如如反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