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15章 版權的問題
  受邀前來的幾位阿婆主和各大媒體早就習慣了這種場景,所以一進來就飛快地尋找合適的機位,放置自己的攝像機。

  看著許多個黝黑的鏡頭,范慈恩下意識地收回了視線,緊盯著自己膝蓋上搭著的毛毯,她心里惴惴不安,像是在搭電梯一般,時而上時而下。

  毛毯上面繁密的花紋,讓她的眼睛越發的眩暈起來,所有的東西都活了過來一般。

  “放輕松,這只是一場關于《十二美人圖》的發布會而已。”范慈恩在內心默默地加油打氣,也是拼命地在給自己洗腦,相信她自己有能力辦好這件事。

  站在旁邊的沈黎察覺到了她的緊張,那種忐忑不安的情緒仿佛也蔓延到了自己身上一般。

  她忍不住撫了撫手臂上突然冒起的雞皮疙瘩,沉下聲來對著旁邊的范慈恩安慰道:“你要實在是太緊張的話,就少說幾句吧,簡單介紹一下我們是如何復原出這本曇頁裝書的就好,其余的話就交給陸舟行來,他倒是很擅長給其他人講解。”

  沈黎的安慰的確有用,給了范慈恩很大的鎮定,她朝對方報以一笑,溫柔地說道:“沒關系的,我昨天已經將提前寫好的稿子背得滾瓜爛熟了,應該沒有問題的。”

  與此同時,她也留意到了在講臺上幫忙調整話筒和名牌的唐梵。

  雖然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在默默地幫忙做事情,可是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就已經透出了他對她的百分之一百的關心。

  陸舟行和這些趕來的新聞媒體工作者并不算是很熟悉,但他還是走上前和這些人打交道,簡單交談了幾句過后,他把自己表弟陸杰拉到了一旁說些悄悄話。

  這個年輕人整體身形偏瘦,穿著胸前印有一個夸張圖案的t恤,下面穿著灰色哈倫褲,腳上的鞋子上印著同樣復雜的花紋。

  在他和陸舟行說話的時候,懸掛在脖子上的耳機,還在放著音樂。

  “怎么樣,沒給你丟人吧!”

  陸杰很是自得地抬了下下巴,他也是從事自媒體這個行業,可想要一下子叫來這么多新聞媒體人還是很不容易的,特別是這次還來了好幾家在行業內特別具有影響力的媒體。

  陸舟行朝著那些新聞媒體人看了一眼,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壓不住了,他往陸杰的肩頭上拍了一下,贊揚道:“你這小子,之前看著還挺不靠譜的,這次倒是辦了件好事!”

  “待會兒發布會結束后,我請你吃好吃的,把你那幾個玩得好的朋友一塊兒叫上。”

  他一興奮,這下手就沒個輕重,拍得陸杰是呲牙咧嘴。

  “有話好好說嘛,動手動腳的干什么,真當別人不是肉做的。”陸杰聳了聳被拍疼的肩膀,嘴巴里嚼著口香糖,眼神朝著一個穿著寶藍色衣服的人看去。

  “瞧見了嘛,這家伙可厲害著呢,手里養著差不多一百來個自媒體賬號,你找個機會去和他多聊上幾句,沒準兒人家就答應給你們投放一下視頻。”

  現在是網絡時代,線下推廣的成果并不好,網絡上宣傳就方便快捷得多。

  “一百來個自媒體賬號,這得用多少個手機號來注冊呀?”陸舟行在聽到陸杰的話后震驚不已,沒忍住看著那個人。

  他雖然注冊了自媒體賬號,也有在運營自己的墨白工作室的官方號,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居然可以一下子注冊這么多的賬號同時運營。

  看樣子還真的是術業有專攻啊,專業的事情就應該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才行。

  看見這個人之后,陸舟行眼前一亮,要真的如表弟所言,他能拉到這個人來為曇頁裝書進行宣傳的話,他們的宣發工作就不用擔心了。

  有這么一百來個賬號同時發廣告宣傳,他還愁大眾看不到這本《十二美人圖》嘛。

  看見陸舟行的表情變化后,表弟陸杰在旁邊給他潑起了冷水。

  “你也別想得太好了,人家手底下的賬號隨便接一個廣告可都得成千上萬的,來之前你不是也跟我說過你們手里并沒有多少預算,估計你們能夠直接找他打廣告的概率,比我們尋找到一個比地球更合適的星球作為新家園的概率還低。”

  這一桶冷水真的將陸舟行澆了個透心涼,他好不容易才沸騰起來的血液,全都瞬間冷靜了下來。

  陸杰說得沒錯,人家之所以愿意來這里一趟,完全是看在同行的面子上不好拒絕罷了。

  若是真的讓對方打廣告的話,不付出一點代價恐怕說不過去。

  算了,現在想這些做什么,在這個發布會上給大家介紹一下他們是如何制作這本曇頁裝書的,在其過程中還經歷了怎樣的磨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想通這件事,陸舟行的表情也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旁觀者只看見他們花了兩年的時間,就復原出了這本曇頁裝書,都認為十分輕松。

  可只有作為他們當事人,才知道在這兩年里,他們為這本書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和代價。

  數不清的夜晚,他們在工作室里熬到了白霜覆蓋上枝葉,月亮從上弦月一直跌落到了下弦月,他們熬了許多個夜晚,才真正做出了這本《十二美人圖》。

  從陸舟行的角度出發,此刻他看這本《十二美人圖》,便不僅僅只是一本書籍,而是澆灌了他們許多心血的一個藝術品。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在復原這本書籍的過程中發生了怎樣的事情,也經歷了多少的艱難險阻,但從你最近的變化來看,你的確是為這本書付出了許多,所以這也是我為什么愿意免費為你們找來這么多新聞媒體從業者的原因之一。”

  仍舊帶著青澀稚氣的聲音,從背后傳來,陸舟行收回自己的小心思,轉過身,回頭看向自己的表弟。

  他也是頭一回覺得表弟已經成長了許多,陸杰不再是那個只會跟在身后調皮搗蛋的小表弟了。

  陸舟行勾了下嘴角,問起了之前他們去古漪村進行生存直播活動的那個事情。

  “在那以后你們還舉辦了這種類似的活動嗎?”

  陸杰撇了下嘴說道:“b站搞的活動挺多的,我朋友他們也嘗試舉辦了許多類似的活動,但我都不太想去。”

  “那正好,你現在還是把心思都放在學業上吧,我聽你爸說想讓你畢業之后去某個大廠工作,拿著百萬高薪,然后好好生活,別再搞什么自媒體了。”陸舟行調侃道。

  他這話的確是從自己的叔父口里聽說的,不是在什么信口胡謅。

  因時代的背景不同,上一輩人工作都是分配的,他們格外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就一定會有回報,但時代發展的不同,現在年輕人即便是出去找份工作,也并非件容易事兒。

  像他叔父口中那樣,一畢業就拿百萬高薪的事情,恐怕也只能在一些鳳毛麟角的優秀畢業生身上才能看見。

  且不說陸杰畢業后是否能夠順利通過校招進入大廠工作,就憑他陸舟行已經工作多年的打工人而言,想要實現這個目標,就已經是登天了。

  果不其然,陸杰在聽到這一番話后,忍不住抽抽了一下,“我幫你拉來了這么多人,你還來調侃我?”

  正好與陸杰關系極好的那幾個少年人,走過來和他說話,見狀陸舟行便也去到了自己的朋友身邊。

  臺下有人認出了唐梵是葛老師的得意門生,上次還在甘肅莫高窟的學術會議上見過他,于是就興致勃勃地去找他訪問起來,關于某個項目的事情。

  見唐梵不得空,陸舟行走到范慈恩身邊說道:“沒想到唐博士還是個大紅人呢,這些人走到哪兒跟到哪兒,看樣子有不少都是沖著他來的。”

  “誰不愛青年才俊,人家唐博士學術水平擺在那兒,大家有目共睹,要是換做是你,我估計可就沒什么人來了。”沈黎很少見過這種場面,有些緊張,她一緊張就瘋狂地往外輸出,懟起人來倒是超出正常水平。

  陸舟行眉毛一挑,正要和她再懟上幾句,忽然意識到場合不對,趕緊壓下聲音來,十分大度地說道:“今天是個好日子,我才不跟你吵。”

  “說得好像誰愿意跟你吵架似的。”沈黎輕哼了一聲。

  低頭看了下手機,已經到了之前預定好的時間,范慈恩清了下嗓子,催促他們兩人別再說其他的事情了,趕緊為大家講解一下他們的曇頁裝書。

  陸舟行這才又幫她檢查了一下話筒,調試聲音,確定沒有失誤。

  “各位從事新聞媒體的老師們好,感謝你們在百忙之中還能夠抽出時間,來到這里參加這次的新書發布會。這是我們這次組織復原任務的范慈恩同學,接下來的時間就交給她,請她為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曇頁裝書的傳奇故事。”

  他本身擅長做講解這類的工作,所以這次新書發布會的主持人就交給陸舟行來擔當。

  他在簡單介紹了一下,便將話題權交給了范慈恩。

  雖然范慈恩心里緊張到不行,但面上絲毫不顯,她依舊保持著那副溫潤無害的笑容,不緊不慢地將自己是如何從古籍當中發現了幾句關于古代工匠亢文景的曇頁裝書的記載,引發到了自己對于這種獨特裝幀技藝的思考,繼而再想著通過現代手段和古法的融合,真正復原出這本屬于二十一新世紀的《十二美人圖》。

  “可以說,這本《十二美人圖》穿梭了千年時空,跨越了無數的阻礙,才能夠用最佳的面貌出現在大家面前。”

  獨屬于少女的清脆的聲音,回響在整個會議室內。

  范慈恩聽著自己的聲音在空氣當中回蕩,原本的緊張也在此刻消失殆盡,按照之前早就提前背過許多遍的稿子,一點點地將他們制作這本曇頁裝書的過程講述了出來,以及對于這本獨特裝幀技藝未來的規劃,也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這些媒體。

  講解結束后,便進入到了自由提問環節。

  在此之前的所有人的舉動都是可控的,而到了這一關節,便全都只能隨機應變,這也極其考驗發言人的反應能力和口才能力。

  有一位記者舉手發問:“范老師你好,剛才聽了你們講述的,關于如何制作這本曇頁裝書的全過程,我覺得非常感動,也覺得很不容易。但是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一下,第一個問題是——您覺得這么復雜的一種裝幀工藝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曇頁裝書這種獨特的裝幀技藝,要真的如同范慈恩介紹的那樣,需要花費如此長的時間才能夠制作出一本的話,且絕大部分工藝只能通過工人去手工制作,而并非機器就能夠達到。

  那么這只能作為一件藝術品,是放在玻璃柜后面珍藏起來的,而并非達到隨手翻頁的程度。

  如果一件東西的出現要如此復雜,那他是否能夠推向大眾呢?

  既然早就已經消失了千年的東西,在千年的歲月中都沒有其他人去選擇復原,或者嘗試翻新,到底是沒有能力和金錢,還是說這種裝幀技藝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如果想要將類似于這種《十二美人圖》的曇頁裝書推廣出去,那就勢必要考慮到量產的問題,如果忽略掉了這一層,沒有辦法達到市場化的話,對于大眾的價值并不大,只能在小范圍的流通。”

  “我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據我了解到這種曇頁裝書的出現,是有一位叫做亢文景的工匠制作而成,那么版權的問題又是如何解決的?你們復原出了這種曇頁裝書的具體細節,那么版權是否歸屬于你們?其他人想要模仿的話,是否需要得到你們的授權?還是說依照版權法規定在創作者去世五十年后,這種版權就應該是共有的?”

  說實話,這位記者提問的三個問題都是十分關鍵且直中要點的,唐梵等人都將視線放在范慈恩身上,為她暗自捏一把汗水。

  好在范慈恩在來此之前也有在頭腦中想過這個問題,她并不慌亂地回答了這些問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