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07章 深夜去看蔚藍的海
  “快過來剪彩,雖然咱們準備的東西是簡陋了些,可好歹要意思一下,讓你有個儀式感。”陸舟行從自己的包里翻出一條紅綢子,像模像樣地扎了個花團,拎著一頭的綢子給唐梵。

  兩人來到桌子旁,分別站在沈黎的一左一右。

  范慈恩很有眼力見地遞過剪刀,等儀式結束后,她才讓陸舟行幫忙把自己帶來的那個禮盒打開,竟然是一個蛋糕。

  今天除了是他們約定好來聚餐的日子外,還是沈黎的生日。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好好慶賀一下。”

  有了幾位友人的陪伴,縈繞在沈黎心頭的愁緒好似被沖散,她去柜子里取出泡在冰塊里的幾罐啤酒,高興地扯開拉環,痛飲一口,豪爽道:“祝我們天天開心,暴富!”

  “一切功成名就!”

  四人舉杯慶賀,吃著小龍蝦,喝著啤酒,不知道有多愜意。

  最后一抹霞光從工作室的玻璃門上劃過,范慈恩推了推有些醉的唐梵,困意來襲,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你今天不回學校收拾東西嗎?”

  “早上出門前大致整理了一下,要帶的東西不多,明天再回去吧。”他喝了酒,雖然用了漱口水,但身上仍然有淡淡的酒味,忽明忽暗的燈光映照著他的臉,屋內很安靜,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一陣風吹過,將沒有關嚴實的窗戶吹開,書本的紙張咧咧作響,范慈恩嚇得縮到了唐梵懷里,被人摸著她的長發,輕淺地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刮風而已,別怕。”他出聲道。

  范慈恩半躺在他懷里,迷迷糊糊地抬起頭,只看見他精致得如畫片上的眉眼,薄唇上染了花汁的紅潤,她玉藕一般的手臂攀在他的脖頸處,湊在他耳邊,嗓音黏膩,透著股嬌媚。“你長得真好看。”

  溫熱的呼吸,像是羽毛輕掃過皮膚,向來矜持端方的唐梵僵在原地,幾乎無法思考。

  “別鬧,乖乖睡覺。”他的聲音有些低啞。

  于此同時,將她肩頭滑落的衣服拉上,然后闔上眼,心中的那團火燒得旺盛,連帶著他的身軀也逐漸發燙。

  范慈恩蹙著眉頭,不甘心地扒拉他的眼皮,微仰著臉,不施粉黛的臉頰泛著酒后的紅暈,“你睜開眼看我。”

  “明天再看。”唐梵試圖掰開范慈恩環住他的手臂,喝醉了酒的人力氣大,一時竟沒能立刻拉開她。

  貼著他的少女委屈巴巴啜泣,蝴蝶似的睫毛輕輕顫動,好似扇在了他的心上,帶著鼻音道:“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唐梵被鬧得有些頭疼,打算起身換個地方,誰知范慈恩拉著他不肯松開,兩人一拉扯就齊齊摔下沙發。

  或許是摔了一跤后,范慈恩清醒了許多,捂著被磕疼的腦袋,垂下頭,有些不太好意思去看他,分明是想起了剛才自己那丟人的一幕。

  唐梵的語氣帶著無奈和妥協,“你不必懷疑我對于你的感情,我……”這種事情很難用言語說清楚,于是酒氣上頭的他做了件沖動的事情,直直地站在她的面前,任由她看清自己此刻的變化。她從來不知道他忍得有多難受。

  她害怕,那他就不會碰她,他尊重她的選擇。

  只是她不知道,他曾無數次地夢見過她。

  他帶著幾分羞惱,默然地站了半晌,才坐在她身邊,忽然聽見她說道:“你親吻我的時候,我也是歡喜的。”

  ——

  華燈初上,街上新開了一家店鋪,活動期間滿一百減三十,有不少人在擠來擠去的,很熱鬧。

  陸舟行在外邊看了一眼,轉身問旁邊的沈黎:“要進去逛一下嗎?看起來好像還挺劃算的。”

  “沒興趣。”沈黎一直往前走,連頭都沒回一下,她腳步很快,好像情緒不太高的樣子。

  看起來還是因為藺誠如在朋友圈官宣對象的事情。

  原本陸舟行和她在工作室里喝了會兒酒,打算先回去的,只是見她的情緒不高,便想多陪陪她。哪里知道等他們將范慈恩和唐梵灌得差不多的時候,沈黎就自己跑了出來。

  他擔心喝了酒的沈黎,會有些不太好的想法,于是也就跟著出來。

  沈黎在路邊隨手攔了輛出租車,陸舟行連忙跟著上去,生怕被她拋下。

  “師傅,去高鐵站。”

  這個時間段去高鐵站做什么,司機師傅都好奇地看了他們幾眼,這一對情侶居然連行李都沒帶,女生還黑著臉說要去高鐵站,看樣子是吵架了。

  好心的司機師傅勸道:“情侶之間有什么事情就好好說嘛,別吵架。”

  “我倆不是情侶,你就放心把我們拉到高鐵站吧,我們買了票的。”沈黎表情很淡定,好像預料到了會遇到這種情況。

  反倒是坐在后座右側的陸舟行,一臉的不解,她什么時候購買的高鐵票?

  “行吧,你倆商量好了就行,只要不吵架就皆大歡喜。”

  出租車行駛在了夜色當中,街邊的路燈都成為了背景,霓虹燈閃爍得如星光一樣燦爛絢麗。

  等了一會兒,陸澤鑫還是按捺不住的悄聲問道:“你啥時候買的高鐵票?再著說了你要去哪兒?怎么連我的票也一塊買了?”

  “去青島看海。”

  她好像惜字如金,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的,連多余的解釋都沒有。

  陸舟行有些煩躁地揉亂頭發,都快亂成一個鳥窩形狀了,他看向窗外的夜色,過了會兒又湊過來問道:“可你怎么會有我的身份證號碼啊?”

  沈黎說幫他也買了高鐵票,那證明她知道他的身份信息。

  “難道是上次你讓我幫你填那個問卷?”陸舟行好像想起了什么,除此之外他覺得沈黎應該沒有機會可以拿到他的身份信息。

  從京市到青島大概有三個多小時的路程,這個夜逃出去看海的計劃,沈黎也是腦子一熱突然爆發出來的,她沒有想其他的念頭,只是想看海所以就去了。

  至于叫上陸舟行,那是一個意外。

  她一個女生出去旅游,又是在深夜去看海,實在是有些危險,叫上一個男性朋友陪行,總會安全一點吧。

  于是就這樣,兩人在沒有知會范慈恩和唐梵的情況下,就去往高鐵站檢票進站,搭上了前往青島的高鐵。

  陸舟行對此并沒有其他意見,只是在途中給唐梵的微信上發去消息,告訴他兩人已經去了看海了,避免他們擔心。

  曾經在一本現代詩歌上看到了一句短詩——“如果沒有看到海邊的日落,那么你一定要去看一看,從海上升起的月色。”

  在安靜的夜晚來到了海灘邊上,聽著耳邊傳來的海浪拍打的聲音,海風輕盈地吹拂在身上,天邊的那一抹清冷的月色,投影在海上形成了點點的繁星。

  沈黎卸下了身上所有的疲憊,在這一刻找到了獨屬于自己的安寧和靜謐。

  洶涌的大海讓人釋懷,奔涌的浪花又讓人心動。

  “不要怕,不要怕,太陽落山了有月光。”沈黎難得地卸下了所有的心防,他脫下了鞋子,赤著腳踩在沙灘上,而腳下會有堅硬的貝殼,她便會彎腰拾起,然后看其鮮亮程度,決定是否要投進大海。

  完全沒有想到,她竟然是真的只是想要來看一看大海的陸舟行,便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守護著,像古代守護公主的騎士一樣。

  其實他從來都不是什么擁有城堡和無限金幣的高高在上的王子,但他寧愿做一個可以陪伴在他的公主身邊的白馬騎士。

  再往前走就很黑暗了,沈黎這才停下了腳步開始往回走,通過這一旅程,她內心的郁悶已經上消散得差不多了,回去的時候看見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陸舟行,又忍不住笑出聲來。

  她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很倉促,兩人就帶著身份證和手機悄悄地來了,什么都沒有考慮,就連一件換洗的衣裳也沒帶上。

  不過好在京市離青島的路程并不遠,所以哪怕他們在夜晚來到了青島的沙灘上看月色,在明天依舊可以回到京市。

  只是她低估了沙灘上沙礫地和海浪的威力,拍打上來的海浪帶著許多沙子,將她的裙擺都打濕了,有不少的沙子粘在衣服上,用手拍了好久都拍不下去。

  等到明天早上再回去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就臟兮兮的了。

  早知道這樣,她就該帶一件換洗衣裳的,可這個決定也是臨時升起,倘若真的帶上行李的話,就沒有現在的自由了吧。

  陸舟行撿起地上的一塊螃蟹殼,朝著大海投擲出去,竟然還打出了幾個水漂,換得他一個歡呼雀躍。

  “突然帶著你來到沙灘上曬月光,你就不埋怨我嗎?”沈黎突然說道,海邊的風浪巨大,她的頭發被吹得亂七八糟,說話的時候還需要將頭發撩到耳畔,才能避免頭發進入嘴里。

  陸舟行很是瀟灑地將自己的襯衣解開幾個扣子,露出半邊胸膛,他很豁達地說道:“在我大學時期就有過半夜三更來海灘的想法,只是唐梵這小子一向謹慎,他說來這里不安全,害怕有什么玄學的事情發生,所以就不讓我來。”

  “那你怎么跟著我來了?難不成你就不怕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嗎?”沈黎笑了笑,沒有想到唐博士從大學時期就是這樣的古板、無趣。

  陸舟行突然呆愣在原地,許久都沒有動,表情有些古怪。

  才說了海邊傳出的那些玄學的事情,沈黎見他這樣有些后怕,沒忍住往后倒退了一步,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你別不出聲啊,到底怎么了?別嚇唬我。”

  站在他面前的陸舟行,依舊沒有動,上下兩排牙齒互相摩擦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像是在啃咬什么東西一樣。

  在夜晚的沙灘上,自己的同伴突然發出了這種詭異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什么野獸在吞咬一個獵物一樣,再加上月光反射下來的光,在他眼眸中投影出來,越發讓人覺得可怕了。

  “喂!你到底怎么了?別嚇唬我好不好?我真的會生氣的。”沈黎說話的時候都帶著哭腔,他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朝著陸舟行的身上砸去。

  對方站著沒動,被沙子砸了個正著,頭發上、臉上,就連嘴里都充滿了沙子,陸舟行這時裝不下去了,趕緊往地上“呸呸呸”了幾聲。

  “好啊你,剛才是故意嚇唬我的吧!!”沈黎迅速反應過來,這家伙竟然敢在夜晚的沙灘上嚇唬人,不知道人嚇人真的會嚇死人的,好嘛……

  沈黎不高興的往他肩頭上拍了一下,生氣地往一旁的礁石上走去,打算坐在那里看一下海浪。

  “別生氣啊,我就是逗著玩兒罷了。”陸舟行也沒有什么壞心思,趕緊追了上去,那塊礁石很大,他攙扶著沈黎爬了上去,自己也順勢坐在了她的身旁。

  蔚藍的大海仿佛擁有包容一切的能力,所有的東西在海洋里面就變得格外的渺小了,人類只不過是萬事萬物中的一個而已,其存在的程度就宛如一粒塵埃。

  陸舟行托著下巴,看著面前的那片大海,月色如此的清幽,曾經去過市里面的海洋館,他看見最大的玻璃后邊一條白鯨在水里邊游來游去。

  白鯨很聽話通人性,偶爾會和過來游玩的小孩做游戲,甚至還會故意躲起來,然后再突然出現嚇小朋友的一跳。

  每當白鯨的惡作劇得逞的時候,它就會裂開嘴,興高采烈地在水里翻滾。

  海洋館里邊有許多的魚類和海洋生物,陸舟行去看過一遍之后,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興,他知道這些海底的動物都不屬于這個狹小的海洋館,它們生活在大海之中,擁有無限的天地。

  人類,這樣自私自利的一種生物,擅自將它們捕捉上來,并裝在了這樣狹窄的玻璃柜中,供人觀賞。

  從那以后他就再也沒去過海洋館了,而且還勸身邊人不要再去海洋館。

  “謝謝你今晚愿意陪我。”他的肩膀上突然承擔了一些力度,旁邊的沈黎靠了上來。

  她知道工作室里并不隔音,自己在桌子那里和范慈恩的對話,肯定被陸舟行和唐梵兩人聽得一清二楚,只是這兩人都不是什么愛好八卦的人,所以并沒有多問些什么。

  “說真的,我也很意外,自己為什么會突然做出這個決定。”

  看完了大海,沈黎也就沒有什么遺憾了。

  她從礁石上站起來,張開雙臂,一臉的無畏,然后跳了下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