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03章 我足以與你相配
  “這件事跟她沒有關系。”唐梵的眉頭緊皺起來,盡量用正常的態度回復道:“范慈恩的輪椅就放在那兒吧,我抽空過去取。”

  將自己寫的論文的署名權讓給其他人這種事情,在學校里并不少見,他雖然不愿意,可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能這樣做。

  唐梵一如既往地保持著自己應該擁有的紳士風度,沒有對程文的這個做法抱以攻擊的態度。

  正在辦公室里的程文回頭看了一下角落里的輪椅,壓著火氣,對他賣好道:“還是我送過來吧,正好要去一教辦點兒事情。”

  回復完這句話之后,程文就收起手機,昨天晚上唐梵他們走之前將輪椅收起疊放在了角落,她想著外邊的雨這樣大,要是直接拿出去,恐怕會將輪椅淋濕的。

  正處于關鍵的時刻,她還急需要唐梵的那篇論文,于是在辦公室里四處翻找,打算找個大一點的塑料袋將其包裹起來。

  叮叮咣咣一陣功夫之后,倒是找到了幾個塑料袋,但放在輪椅前一筆劃,無一不小了許多。

  “我這兒好像有個裝東西的塑料袋,你要不拿去看看?”

  辦公室里的其他人見她這副模樣,把藏在自己桌子底下的一個大塑料袋掏了出來。

  這個大塑料袋是之前他用來裝一些廢棄紙張的,有些灰塵在上邊,撣了撣灰之后就不礙事了。

  程文接過塑料袋看了一下,覺得差不多可以把輪椅裝進去,轉身對那個人說道:“謝謝了啊,下次給你帶水果吃。”

  “小事兒一樁,用不著這么客氣。”對方手中轉著磁吸筆,探頭問道:“這不是范師妹的輪椅嘛,她讓你幫忙拿過去?”

  程文點了下頭,說道:“她現在還在上課,出行沒有輪椅應該很不方便,我順道送過去。”

  對方很是吃驚,顯然沒想到她會這般好心,夸張道:“嚯,怎么著,你是欠了范師妹什么人情嗎?不顧漫天大雨都要給她送輪椅。”

  “大驚小怪什么,我這個做師姐的好心照顧師妹,正常操作而已。”程文怕范慈恩待會兒就下課了,到時候找人更不方便,于是提起包裝好的輪椅,另一只手拎起自己的提包,走了出去。

  身后的人喊了一聲:“你論文都改完了?”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程文的腳步頓了一下,隨后才鼓起勇氣下樓。

  唐梵才把標注好的論文發給她,她連看都沒有勇氣去看一眼,哪里還有時間去修改。

  此刻程文的心情非常復雜,出于某種不能言說的事情,她有些害怕見到范慈恩,但為了拿到優秀畢業生的稱號,她必須去這一趟,讓這個師妹賣她個面子。

  “只要讓唐梵松口就行,其他的事情倒是好說。”

  抱著這個心思,程文撐著雨傘走進了雨幕之中。

  小餐館內。

  才十點多鐘大家就提早吃過午飯了,有些人趁著雨小,所以提前離開了,還有幾個坐在這兒,吃飽喝足后和同伴打起了撲克牌。

  “姐姐吃個羊角蜜吧,我剛才看你都沒有吃多少東西,是在擔心家里的事情嗎?”參觀的小姑娘端著一盤切好了的羊角蜜瓜,綠色的蜜瓜看上去充滿光澤感,讓人食欲大開。

  沈黎這才收回一直向外張望的視線,示意他將盤子放在桌子上,免得累手,又摸了摸她的羊角辮,“不是在擔心家里的事,而是在等一個人。”

  小姑娘剛才一直在后廚里幫著大家洗碗筷,頭發也不知怎么的就松了。

  “你坐過來一點,我幫你把頭發重新扎一下吧。”沈黎自身就是長頭發,扎頭發的手藝還算不錯,不過幾下就重新給小姑娘重新扎了個羊角辮。

  小姑娘恍然大悟地說道:“你肯定是在等自己的男朋友!”

  “才不是。”沈黎趕緊搖頭,反問道:“今天應該上學才對,下雨天沒能去學校,老師應該有給你留作業吧?”

  ……

  小姑娘的臉色從喜悅,肉眼可見的變得低迷,顯然,寫作業對于大家而言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從盤子里拿了一塊蜜瓜,正打算回去房間寫作業的小姑娘,忽然聽見了門面外面傳來聲響,她趕緊跑了出去。

  “是皮筏艇!”

  沈黎微微愣住,她一下子想起了之前陸舟行說的要來接她的話,這家伙做事一向出人意料之外,該不會是從哪兒找來一艘皮筏艇吧?

  有種莫名的羞恥感,好像又有一些欣喜,她回頭看了一眼餐館里的其他人,都在忙于打撲克牌,聽見小姑娘的喊聲之后,最多抬了下眼皮,并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上面。

  走出店面之后,沈黎才看到只有一艘皮筏艇,而一個穿著橘色救生衣的成年男人站在旁邊。

  見到她的一瞬間,男人的眸光瞬間照亮,那一雙桃花眼里滿是深情。

  “沈黎,我來赴約了。”

  不知為何,站在臺階上的女生鼻尖突然酸澀起來,好像吃了許多片沒有熟透的青檸檬一樣。沒錯,他答應了,一定會來找她的。

  “你這是什么造型?”沈黎明明很高興被人惦記,卻不想讓人看出內心的波瀾起伏,故意換了話題。

  小餐館這里的地勢還算高,所以水并沒有漫上來,只是其他地方的臟水已經淹過膝蓋了。陸舟行帶來的這個皮筏艇在其他地方還有用,到了這兒就有些雞肋了,是他一步一步的拖著皮筏艇,走到小餐館這里的。

  一艘皮筏艇,至少也得有一百來斤,需要好幾個人才能拖拽得動,但是他卻靠著一個人拖了過來。

  “我承認來見你的路上是有些匆忙了,但是我可沒有糊弄你。”把陸洲行一直放在背后的左手,突然向前伸起,一束包裝精美的玫紅色的玫瑰竟然憑空出現。

  由于他的動作突然,幅度又有些大,有些花瓣還飄落在了地面上。

  這可是雅詩蘭黛品牌御用的弗洛伊德玫瑰,價值不菲。

  “你漫不經心的穿梭于我的夢境,使我的心,變成了芳香的花園。”

  沈黎的心在這一瞬間被人擊中。

  飽和度的玫瑰花,就像他這個人一樣精神滿滿。

  見她神情動容,陸舟行很是張揚的一挑眉頭,邁著步伐走上前來,將那隨他漂泊了許久的弗洛伊德玫瑰,塞入沈黎的懷中。

  雨后的水霧伴隨著花香撲面而來,獨特的冷靜神秘玫瑰香,逐漸蔓延開來。她聞過許多種花卉,卻鮮少遇到這種脂粉氣不重的。

  陸舟行來的路上,有一家花店也遭到了洪水的襲擊,店主來不及收走的包裝好的花束順著水流飄了出來,架子上擺放著唯一一個還完好的玫紅色玫瑰,他對其一見鐘情。

  店鋪的微信二維碼還在,他上網搜索了一下這種玫瑰的價格,然后用手機掃描了幾百塊錢給店主。

  “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的。”

  他說話時一如既往的臭屁,卻讓人心窩暖暖。

  “你等我一下。”沈黎的聲音聽來明顯有些沙啞,她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避免當著眾人面哭了出來,否則就太丟人了。

  她走到一旁的柱子上,取下上邊的塑料花條中的一朵白色的玫瑰。

  這朵塑料白玫瑰制作的很廉價,一點也不精美。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

  話音落地,她將這種白玫瑰小心翼翼地放入陸舟行的上衣口袋。

  白玫瑰的花語是:我足以與你相配。

  她這朵驕傲的白玫瑰,終于肯低下頭承認對方的心意了。

  ————

  “楚煜,你待會兒有空嗎?可以幫我去程文師姐那兒拿一下輪椅嘛。”

  下課后,禿頭老師一走,范慈恩趕緊叫住了同學楚煜。

  放在袖子里的手機在幾分鐘之前收到了程文發給她的消息,提醒她待會兒直接去樓下就好。

  看樣子程文還真的把她的輪椅給帶來了。

  下這么大的雨,還拎著輪椅走了一段距離,應該費了不少功夫。

  換作其他時候范慈恩可能會乖乖下去,承了程文這個情,可是唐梵才和她說起了發論文的事情,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她絕不能中了這個圈套。

  “她不是說這幾天都很忙嗎?怎么還有空來這兒?”楚煜有些奇怪,更加奇怪的是大師姐程文和范慈恩的感情,可沒有好到能幫對方在下雨天拿輪椅。

  “我也不知道,她剛才發消息給我說,輪椅就放在樓下,只是我現在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先下去幫我拿著,免得她等急了。”

  看著范慈恩這一臉無辜的樣子,楚煜的懷疑頓時消散,他本來也沒什么事情了,打算待會兒去食堂吃飯,正好就幫她去拿下輪椅吧。

  “行,那你們早點下來,我怕去遲了,食堂里好吃的飯菜都賣沒了。”

  教室里都沒人了,他們留在這里又能忙些什么事,無非就是小情侶之間卿卿我我,不舍得離開對方罷了。

  楚煜自認為將這件事想得通透,看在不久前還收了范慈恩在群里發的過年紅包的面子上,幫她去拿個東西還是沒什么問題。

  這下子程文的計謀算是徹底的失敗了。

  直到楚煜的身影從樓道口消失之后,范慈恩才徹底放下心來,她覺得好笑,這人自己不想著怎么去把論文寫好,怎么在核心期刊上發論文,反而將心思放在了其他同學的身上。

  唐梵又不是什么好欺負的,怎么總是將視線放在他這里。

  對于像大師姐程文這樣的人,范慈恩在內心無比鄙視的,暫且不說程文和自己父親攪和到一塊兒的丑事,光是她不認真完成學業,老是想著偷奸耍滑,讓其他同學幫忙完成課題論文的事情,就值得讓人抨擊了。

  見周圍沒有其他人了,范慈恩依靠著墻壁,對著唐梵說道:“這個人還真是厚顏無恥,要是找其他人做這種事也就罷了,怎么還能找上你來。”

  程文無非就是看唐梵之前好說話,性格好,學術水平高,她想有一篇質量比較高的論文發表出去。

  漂亮小姑娘氣鼓鼓的模樣,像一只臉龐十分圓潤的金魚,讓人覺得有些想笑。

  唐梵沒有忍住上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安慰道:“好了,別為這種人生氣了,我并沒有答應她的要求。”

  “現在不會答應她,以后更加不會。”

  他也有他的原則,既然最開始的時候就說了好了不會答應的,那即便是程文再請求他,或者找各種理由來威脅他,他都不會答應的。

  “當真?”范慈恩雖然心里清楚,唐梵并不會就這樣答應程文的,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學習上的事情她并不能幫上忙。

  見小姑娘還是擔心這件事,唐梵只好保證道:“學術造假這種事兒,對于我們而言可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關乎到我們的前程,我還不至于為她搭上自己的前程吧。”

  他又不是和程文的關系有多好,怎么可能真的會為了這種人搭上自己的未來。

  見狀,范慈恩這才放下心來,他的輪椅還在樓下呢,現在沒有辦法走那么遠的路。

  強行行走的話,恐怕膝蓋會接受不了的,到時候又耽誤了病情。反而不好,于是她自然的朝著唐梵伸出手臂,語氣軟糯地撒嬌道:“你要是方便的話,就抱著我下樓吧。”

  “那要是不太方便了呢?”唐梵為剛才的事兒,故意這么逗她。

  誰料范慈恩竟然一本正經的說道:“你方便的話就幫我下去,如果你不方便的話,那沒辦法就只好讓你行個方便了。”

  她像是說順口溜一樣,一長串的話,將唐梵都快說暈了。

  不過唐梵在這走廊上等她那么長時間,本來就打算一直陪在她身邊的。

  他學著范慈恩的模樣,朝著她伸出手臂。幾秒鐘的時間后,帶著濃烈的芍藥花的味道,就撲了個滿懷。

  “就像你說的那樣,不方便也得行個方便了。”

  “我腿腳不太好使,恐怕以后需要麻煩你的地方可多了,唐博士請多擔待。”范慈恩在他懷里像只小貓一樣拱了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