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98章 春天和蝴蝶很配
  “策劃編輯助理也要做這么多事情嗎?我以為只要負責找選題,然后和作者溝通稿件上的問題,再對作者提交的初稿進行編輯和校對就好了。”

  “哪兒有你想的這么簡單。”小鵬把收拾好的垃圾放在宿舍門外,等會兒再丟下去,她轉過身來接著說道:“策劃編輯要做不少事情,跟作者溝通也是一件難事兒。”

  “帶我那位老師現在手頭上負責的一本翻譯作品,譯者直接把翻譯好的稿件發給老師之后就聯系不上人了,結果一打開文件有好多的表格上的文字都沒有翻譯,而且每一段文字和表格都對不上號,也不知道作者是留給誰來翻譯的。”

  “還有好多作者把稿子發給編輯后就一個勁兒地催,為什么還沒有校對好?什么時候才能出答案?”

  范慈恩雖然不是學的出版相關專業,卻也知道一本書的正規出版流程至少是需要經過三審三校,再加上這些年趕上出版寒潮,上頭決定收縮書號,書號并不好拿。

  想要出版一本書,不花費大半年時間根本不可能。

  如果是出版社重點圖書項目的話,出版的速度就會快一些。

  “光是聽著就很頭疼吧。”小文最開始從帶教老師那里聽到這些吐槽的時候,也會心生怯意,可是她看到了這些老編輯敲定選題和拿到實體書后的興奮,又覺得這些折磨都是可以接受的。

  痛苦且熱愛著,這就是他們從事這一行業最深刻的感受。

  每一個行業都有其不為人知的艱辛,大家都只能看到他們表面上光鮮亮麗的一部分,只有從事這一行的人,才能夠知道內部究竟是怎樣運轉的。

  兩人閑聊了會兒,忽然聽見有人敲門,是之前來幫忙打掃衛生的其中一個女孩。“宿舍樓外有人找你們,是個男孩子,個子瘦瘦高高的。”

  “肯定是你男朋友吧。”小文讓范慈恩把臟帕子丟在水盆里,推著她去洗手,然后涂上帶著蜂蜜味道的護手霜。“沒事兒,你去找他吧,這兒有我來收拾。”

  剛才有那幾個女孩在幫忙,宿舍已經打掃的差不多了,小文待會兒善后一下就好。

  范慈恩來到了宿舍門外,位于東側的一樹玉蘭花生長在枝頭上紫下白,分外嬌艷。往日常見到白色的玉蘭花,這種紫色的倒是少見。

  遠處一個青年手中拿著一個黑色的箱子,見心上人出來了,面帶愧疚的說道:“在葛老師臨時交代了點事兒,所以來遲了。”

  不知道,范慈恩的身體現在還不太方便,要不是唐梵比她早回到學校的話,他肯定是要等著她一塊兒走的。

  “這都是些小事兒,你別放在心上,我剛才和小文已經把宿舍打掃了一遍。有一只橘貓從陽臺處鉆了進來,還在我們的柜子里面生了幾只小貓咪,特別的可愛。”

  范慈恩知道他的性子,要不是真的來不了,他肯定會想辦法過來的。見唐梵手里還捧著那個黑箱子,她好奇的問道:“里邊裝的什么東西?”

  “隔壁生物系的學長給的一箱子蝴蝶蛹,他原本的實驗方向是蝴蝶,后來不知道怎么的選了其他蟲類,所以這些蝴蝶就沒有用了,剛才過來找你的時候,恰好遇見了,他就順手給了我,讓我去處理。”

  唐梵沒打算把它們全都扔掉,畢竟都是些生命。這么一大箱子的蝴蝶蛹,要是全都羽化出來,估計得有幾十只蝴蝶。

  他彎下身子,把箱子的拉鏈拉開,給范慈恩看里邊的蝴蝶蛹。

  “哇,這么多的蝴蝶蛹,而且每一個蝴蝶蛹的顏色都不同,是有很多品種嗎?”少女發出一聲驚呼,她膽子極大,竟然一點也不怕這些昆蟲,要不是有層紗網隔著的話,恐怕她會上手摸一摸。

  “聽學長說這里邊有14只紅鋸蛺蝶,6只蕁麻蛺蝶,7只銀白蛺蝶,5只青斑蛺蝶,5只虎斑蛺蝶。”

  唐梵指著一個外表粉紅色的蝶蛹說道:“這個就是虎斑蛺蝶,等它破繭之后就會很漂亮。”

  他提著蝴蝶泳來找范子恩,也是想讓他替他分擔一點,壓力這么多的蝴蝶泳,他全帶回去,宿舍養的話也可能照顧不了,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紅鋸蛺蝶的蛹寶寶很活躍,花色中帶著一點金色的斑點,整體漂亮飽滿,在箱子里邊扭來扭去。

  “學長走之前說過,養蝴蝶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首先需要把它們頭朝下倒掛在樹枝上,放在陰涼的地方,不能讓陽光直射,給它們保持濕潤,每天都要噴水,但也不能水分太多。”

  小貓咪需要人幫忙鏟屎喂食,范慈恩是沒有辦法養的了,可是蝴蝶這種小型的昆蟲,她好像還是能夠幫得上忙。

  于是她開口道:“這些蝴蝶蛹是全送給我,還是說只拿一部分就好,其余的你要拿給其他人?”

  “本來就是實驗用的昆蟲,你全拿回去吧。”唐梵仔細看了一下昆蟲的情況,然后才把拉鏈重新拉上,確定不會有蝴蝶蛹掉出來的情況出現后,才把箱子拿給范慈恩。

  突然間被塞入了一個箱子,少女還有些懵,然后又覺得有些不知該露出什么樣的表情了。

  聽聽,這位唐博士真是不會說話。

  直接說這些蝴蝶蛹都是送給她的不就好了,還說什么實驗的昆蟲,換作是其他女生的話,恐怕就生他的氣了。

  “好吧。”帶著這一箱子的蝴蝶蛹出去玩也不方便,范慈恩便讓唐梵在原地多等會兒,自己轉身把這些東西全部放回宿舍,順道和小文交代一聲,讓她幫忙往蝴蝶蛹上淋點水。

  這都一下午的時間,范慈恩剛才看見蛹上的水分都有些干了。

  其實自從發生上次的事件后,范慈恩有點兒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唐梵,有些生理反應是無法避免的,更何況他喜歡著她,這本來是件極好的事情。

  卻因為她的恐懼,變成了讓人覺得難以啟齒。

  算了,既然他都裝作沒發生的樣子,那她作為女孩子自然也不好再提起這些事情。

  宿舍里進了貓,再加上許久沒有住人了,所有的東西都要大掃除一遍。

  小文幫忙打掃衛生,出的力氣比較多,范慈恩便想著幫她重新再買一套被子,總不好老是叫別人幫忙,自己什么東西都不出吧。

  他們兩人去了附近一個大型商場,正好趕上了這個月新上映的一部文藝片,劇情算不上特別的吸引人,但放映的時間很好,所以有不少情侶都買了電影票去看電影。

  那還找有沒有其他別的事情了,范慈恩就在手機上購買了兩張電影票,準備等看完電影以后再去樓下買點東西帶回去。

  唐梵去淘票票機器那里取電影票的時候,她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在那兒等他。

  忽然有很香的爆米花的味道傳來,范慈恩有些嘴饞,這種東西就屬于平時給了也不想吃,但一旦到了特定的環境之后,便很想吃。

  她打算讓唐梵待會兒再去買兩杯熱飲和一桶爆米花,誰知手機上的信息還沒發送出去,后腦勺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手機沒拿穩,跟著飛了出去。

  “真不好意思,我沒有主意到這兒還有人。”女生沒有端穩手上的爆米花,撞到了范慈恩的腦袋上,爆米花灑的到處都是。

  等看清人之后,對方才驚訝地站在那兒。

  怎么會是她?!

  倒是女生身邊的男友上前來,熱情地打招呼道:“范慈恩,你來這兒是看電影的嗎?”

  來電影院不是看電影,難不成是來游泳的嘛……

  范慈恩揉著被撞疼的后腦勺,想不明白自己怎么會這么倒霉,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了這對情侶。上上一次是在美術館,上一次是在葛老師組織的飯局,最近的一次還是在花燈節。

  那次朱迪和其他人玩打枕頭游戲,失腳摔下來碰到了腦袋,要不是有醫生藺誠如在旁邊及時幫她止血的話,還不知道情況會怎么樣呢。

  等想到這么快她就已經出院了,腦袋上也沒包著紗布,看樣子恢復的挺好的。

  似乎留意到了范慈恩打量的目光,朱迪有些不好意思摸了下額頭,“別看了,帶的假劉海兒,額頭上現在還有一道疤沒去除呢。”

  說到底那個藺醫生還是范慈恩的朋友,就算朱迪再不情愿也得承認是對方救了自己。

  范慈恩覺得好笑,說道:“那你怎么不休息好了再出來呢?”

  “天天呆在醫院里多悶啊,況且受傷的頭皮傷了發根,永遠都無法長出頭發來了,就算以后好了,還是得戴假劉海兒。”提到這個朱迪就來氣,早知道她就不去什么花燈節玩了,那么多的游客擠來擠去,害得她都把自己的發際線給獻祭出去了。

  在她旁邊的男友贊同地說道:“讓她出來走走也好,總在醫院悶著,也不利于她身體的康復。”

  朱迪把范慈恩身上的爆米花全都整理了一下,又讓男友幫忙撿起地上的爆米花,免得周圍人都往這兒看,好像他們是什么沒素質的人一樣。

  “那個朝這兒走來的高個子男生,好像在哪兒見過。”

  范慈恩實在是沒忍住白了一眼朱迪,這人什么爛記性,最開始在葛老師安排的飯桌上明明因為唐梵鬧了場笑話,不歡而散。

  花燈節的時候,朱迪也看到了唐梵和她一塊兒參加趣味比賽。

  朱迪男友非常隱秘的給范慈恩打暗號,讓她別再追問下去了。

  看樣子應該是朱迪摔到了腦袋,好多事情都忘記了。

  等唐梵走近了以后,朱迪才恍然大悟的拍掌道:“哦,我知道了,他不就是你師兄嘛!”

  “我就說你倆在談戀愛吧,還不承認,現在還不是一塊來看電影的。”

  周圍的地板上一片狼藉,唐梵有些吃驚,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后,這兩人又鬧了什么矛盾。

  恰好有影院的工作人員拿了掃把,出來打掃衛生。

  四人就往旁邊挪了個地方,坐下聊天。

  朱迪男友手上還提著一個四四方方的方形手提包,他把手提包小心的放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并沒有放在地上,恐怕是為了防止被人不小心踩到。

  “她摔傷了腦子,可能說話一些顛三倒四的,你們別在意。”防止朱迪說些不好聽的話,再得罪了人。她男友可謂是費盡了心思。

  范慈恩連連點頭,表示可以理解,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多少有點同窗情誼,更何況朱迪犯的錯,也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諒的事情。

  人性是十分復雜的,一個人會嫉妒,會有許多陰暗的小心思,這都極為正常。

  范慈恩覺得自己實在是沒必要和一個病人多計較什么。

  看了下電影票上的放映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幾個人在這兒隨便嘮會兒嗑,時間就差不多了,所以他們也不打算去其他地方轉悠。

  來看這一場電影的情侶還挺多的,周邊的空座位全都坐滿了人。

  “我讓你去買的東西呢,你都放在哪兒了?”正喝著熱咖啡的朱迪,忽然拍了下男友的手臂,可能真是摔著腦袋了,她的動作幅度很大,差點把熱咖啡給撞翻。

  范慈恩看到這里,才相信剛才的爆米花不是故意摔在自己腦袋上的。

  “你別著急呀。”她男友把剛才那個四四方方的箱子拿了上來,也不知道朱迪要做些什么,索性攤平了放在桌子上。

  朱迪如獲至寶地抱著箱子,隨后她把箱子打開,里邊竟然是裝滿了珍稀礦物質顏料的玻璃瓶,每一瓶都正好卡在了合適的位置上。

  在影院的暖黃色燈光的映照下,那些礦物質顏料看上去十分的漂亮。

  這不僅僅只是單純的好看、精致,而是散發著一種普通人購買不起的獨特氣質。

  “這么一箱子的礦物質液顏料,恐怕要花些錢吧?”范慈恩是真沒想到,朱迪的男友居然如此愛她,腦袋都不清醒了,還買這么貴的顏料給她揮霍。

  朱迪抬了下眼睛,把礦物質顏料往范慈恩這邊推,一副理所當然地樣子。“這些都是為了感謝你才買的,花點錢算什么。”

  “她也沒什么錢,是把自己收藏的一幅畫低價出售了換來的錢,好不容易才收集這么全的礦物質顏料。”朱迪男友在旁邊解釋道,他很心疼地看著自己的愛人。

  本來他是想幫忙出錢購買的,誰知道朱迪一反常態,非得要自己討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