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97章 返校遇到橘貓
  包裝好的霽崖送到古漪村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后。

  范慈恩特意發消息說東西很多,去拿快遞的時候,最好借輛車,等沈黎讓人開車去快遞站領東西的時候,才感慨了一句:“果真是豪氣!”

  同村的年輕人幫沈黎把幾個大紙箱往車的后備箱搬,他干慣了勞力活,所以動作很利索,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所有紙箱全弄上去了。

  “啪”地關上車門,他看著沈黎遞來的濕紙巾,憨笑道:“不用,這點兒東西還不至于出汗,你留著自個兒用吧。”

  沈黎笑著道:“不是擦汗水的,這些紙箱上搬來搬去,都是隨手扔在地上的,肯定沾滿了細菌,最好還是擦手消下毒的好。再說了,一張紙巾而已,又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你就別跟我客氣了。”

  “那好吧。”年輕人接過濕紙巾,仔細地把手指縫隙都擦了個干凈,以前都沒有聽過這種說法,不過沈黎是大學生,她說的肯定有道理。他擦完手后,紙巾都變干了,皺巴巴地團成一個灰色團子,找了個垃圾桶扔進去。“走吧,我正好順路送你回鄉里。”

  他開的車要從里邊開門,沈黎有些不太習慣,等坐上車后,年輕人才問道:“還需要買些什么東西嗎?”

  “好像沒什么要買的。”她這一趟就是為了來取范慈恩寄過來的霽崖,沒想到這么難找的東西,范慈恩居然還找到了這么多。

  “好久都沒見到藺叔造紙了,他怎么突然想起來重新做起生意來了?”年輕人轉了個方向,順著馬路一路疾馳。

  沈黎看了眼他,說道:“不是師父要重新開造紙坊做生意了,是我自個兒想造些特定的紙張來用。”

  “你自己來造紙啊?”提到這一點,年輕人似乎想起了小時候看見沈黎哭哭啼啼地蹲在水池子邊整理桑樹枝的樣子,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不過他還是很捧場地說道:“那你要是有多余的紙張,可以賣給我一點兒,我留著給未來的兒子寫毛筆字。”

  雖然口頭上打趣沈黎,不過他知道藺老爹可謂是把畢生所學都交給了這個養女,只怕她的造紙技藝并不會比她師父要差。

  “對了,你怎么老是叫藺叔‘師父’,聽著多別扭呀。”

  換個角度來想,要是自個兒收養了一個女兒,好吃好喝的供養,還讓她一路讀到了研究生,卻連一句‘爹’都聽不見,心里得多郁悶。

  沈黎淡然道:“教授技能的人不應該稱為師父嗎?”

  是這個道理不錯,可養育恩情總是要大過于這個吧,正想要再說上幾句,沈黎提醒他注意對面的車輛,話題便被扯遠了。

  回到古漪村后,藺老爹坐在旁邊的靠椅上抽長煙,見他們的車到了,還主動上前來幫忙卸貨。

  年輕人給他散了根煙,打趣道:“藺叔身子骨和當年沒多大區別,硬朗的很。”

  兩人說了會兒話,遠處有人朝著他們揮手,四五個人,看不清長相,等人走近了,才看到原來是村長和李村醫,他們身后是李老四一家人。

  “喲,這么多的霽崖,看樣子要不少錢吧。”村長瞥了眼地上的紙箱里的中草藥,他這趟過來是幫忙當個見證人的,最重要的還是李老四一家和藺家的恩怨要了清,古漪村可不能有不團結的人。

  李村醫之前一直在山上采藥,知道霽崖不多,再加上紙箱上還有快遞單沒有撕扯下來,應該是藺家從其他地方收購的。

  “都是黎丫頭的朋友送來的,沒要什么錢。”藺老爹嘴里吐出幾個白圈,作為主人,他從屋里拿了幾條長板凳出來,招呼著幾人坐下聊天。

  坐下后,村長主動說道:“老哥,我說話向來直接,就不跟你兜圈圈了,這次我們過來,就是為了上次老四一家中毒的事兒。”

  在醫院治療了大半個月后,李老四一家人的情況大有好轉,已經回到家中休養,這次也是在村長和李村醫的勸說下,來找沈黎賠個禮道個歉,此事就這樣結束。

  “不是我說你,老四你都多大個人了,就這么貪嘴,一個女娃娃種植的東西你也好意思全給摘了,李家人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提到此事,藺老爹就是一肚子的悶氣,他是沒好意思去找人要個說話,誰知這家人竟然還上門來討罵,要不是看在村長和李村醫的面子上,他肯定攆人。

  李老四現在精神頭很不好,毒素對于他身體的傷害很大,懨懨地賠罪道:“藺叔,您教訓的對,是我眼皮子薄,一把年紀了還貪這個小便宜,您罵我一頓,這件事以后咱們就不提了。”

  自從回到村里后,所有人都在說李老四的壞話,要只是針對他自個兒倒還好,可家里的幾個后輩也跟著挨罵。一家人都在村里抬不起頭,他沒有辦法,只好去求了村長和同一姓氏的李村醫,讓兩人幫忙一塊兒來找人道個歉。

  “這事兒你別跟我說,得罪誰了就跟誰說去,我管不著。”藺老爹低頭吧嗒吧嗒地抽著煙斗,根本不再插手。

  李老四丟盡了臉,他知道沈黎在造紙坊里,只好去找人賠禮道歉。

  沒過一分鐘就被人用竹竿戳了出來,沈黎沒好氣地說道:“村長,別說我不給你們面子,這個李老四偷摘我的東西不說,上次還把生石灰撒進水池,害得我們忙活了一宿,哪兒來的臉過來道歉。”

  再則說了,賠禮道歉,這禮又去哪兒了,兩手空空,還不如說是找了村里德高望重之人過來逼迫他們藺家和好的。

  沈黎不管這些,直接把人都趕走了,她現在時間不多,就等著把霽崖全都處理好,范慈恩和陸舟行那邊還等著她的紙張呢。

  “唉,走吧走吧,人家不同意和好,咱也別勉強。”村長實在是丟不下這個臉,跟著李村醫走了。

  被攆走的李老四走在自家田坎上,越想越是氣,索性撿了個石頭,準備回去砸爛藺家的窗戶,讓他們家欺負人,誰知道走了沒幾步摔下了田,頭臉全是松軟的泥漿。

  村里的小孩子見狀,哈哈哈大笑起來。

  李老四抓起一把泥巴就往小孩子身上砸,哪里砸的中,更加遭人笑話了。

  遠在學校里的范慈恩自然看不見這搞笑的一幕。

  她從機場出來,搭乘出租車到了學校,與上次不同,這次下車時,她可以扶著車門下來站在路邊,等候司機把輪椅和行李箱從后備箱取出來。

  京市的春天比較遲,枝頭上的葉瓣還殘余著冷意,進出校門的同學們都裹著厚衣裳,她今兒也穿的厚實,等司機把輪椅打開后,她甜美地笑著道了聲謝。

  “看你這樣子,應該過不了多久就能丟掉輪椅了。”司機說道,幫她把行李箱推到了校門口,等待同學來幫忙。

  范慈恩心情不錯,點頭道:“希望如你所言,我也早就厭倦了坐在輪椅上的生活。”

  司機走后,本來應該來接人的唐梵還沒有到,估摸著是被什么事情絆住了腳。

  用校園卡進校門的時候,她看見有游客想來參觀學校,礙于沒有學校給的邀請碼,被保安攔在了門外。

  她在那里看了會兒,得知是父母帶著孩子來看目標院校,以此鼓勵孩子考大學,就幫忙在系統里預約了一下。幫助人后,她的心情更加愉悅,輕哼著歌曲來到了宿舍樓下,回去了一段時間,估計宿舍里有好多灰塵,恐怕還得辛苦打掃幾天。

  還沒等唐梵解決完事情趕過來,宿舍樓里的幾個女孩子就已經把范慈恩的行李箱推到了宿舍房門前,熱情的同學讓她有些受寵若驚,范慈恩把自己帶來的糖果分給了她們。

  推開門,灰塵倒是還好,就是陽臺上的花盆砸在地上,泥巴和碎片碎了一地,還有幾排凌亂的小腳印。

  “哇喔,這屋子里有些亂,應該是上次刮風把花盆刮下來了。”

  “要我們幫你打掃衛生嗎?”

  她們的善意讓范慈恩十分感動,幾個人幫忙把地上的泥巴用掃把打掃干凈,被子都收了起來,放在柜子里。有個女孩打開柜子,打算幫她把被單和床單丟進洗衣機洗干凈,等晚上的時候就差不多干透了。

  “呀!”柜子里的東西在蠕動,她嚇得往后倒退幾步,直接跳到了另外一個女孩身上,尖著嗓子說道:“這是什么東西!”

  “什么啊?大驚小怪,是蟑螂吧。”有個膽子大的女孩往前湊,看清柜子里的東西,喜悅跳上了眉梢,回頭對其他人說道:“是幾只小貓咪,你們都過來看。”

  其余人趕緊過來,果真是才出生沒有多久的小貓咪,身上的毛軟乎乎,發出很輕的叫聲。

  “好可愛呀~”女孩子們紛紛湊過來,用掌心摸著貓咪,她們七嘴八舌地談論該怎么處理這些小貓咪。

  范慈恩也伸手摸了摸小貓咪,冷靜了片刻,才想到應該是貓媽媽從陽臺鉆進來,然后又跑到柜子里生下這些小貓咪,地上的那些腳印都是貓媽媽留下的。

  過道上有行李箱車轱轆的聲音響起,熟悉的聲音,讓范慈恩回頭看去,果然看到了室友小文推著那個破舊的行李箱,兩人笑著打招呼。

  等了一會兒后,她才慘叫一聲,“我的花!!!”

  范慈恩捂著耳朵,過了會兒,才把手心里的小貓咪捧在半空中,“都是這家伙的媽媽搞的鬼,你找它報仇吧。”

  幾個女孩子把宿舍擠得滿滿當當,誰都沒有心思去打掃衛生了,只顧著玩小貓咪,小文突然說道:“咱們在這兒玩小貓咪,會不會以后貓媽媽回來就不給小貓咪喂吃的了?”

  這倒是有極大的可能性,動物身上沾了人味兒,就有可能遭到丟棄。

  “我們還是抓住貓媽媽給它絕育吧,不然以后又生了小貓咪,到時候到處都是貓。這幾只小貓咪就留給好心人收養吧。”

  眾人在宿舍里蹲守了半個多小時,終于見到了一個橘貓輕車熟路通過沒有關嚴實的玻璃鉆了進來,掉在地上的時候發出輕輕的“喵”聲,等它進入柜子里后,膽大的女孩戴上毛絨手套抓住橘貓。

  “好了,這只貓就交給我們吧,到時候交給社團里的學長學姐帶去做絕育,小貓咪你們要養嗎?”女孩問道。

  范慈恩有心無力,她要是沒有腿傷的話,可能就收養了一只,只是現在身體還未徹底康復,她連自己都不能完全照顧好。

  “我要去出版社實習,沒辦法養,慈恩平時還要畫畫,就怕動物抓花了紙張,還是算了吧。”小文替她回答了。

  女孩了然道:“沒事兒,那我們把這幾個小寶貝一塊兒帶走。”

  等女孩們抓著橘貓走后,小文才來收拾凌亂的東西,范慈恩就負責幫忙用干凈的帕子擦洗桌面。

  “你們的復原進度如何了?之前好像看到有成品出現了。”小文一邊把弄臟了的被單用塑料袋裝起來丟棄,一邊問道。

  “是弄出來一個,只是不太符合古籍上的描述,我們搞錯方向了。”范慈恩搖頭,把臟帕子浸入水中,滌蕩了幾下之后擰干,又說道:“現在遇到了瓶頸期,希望沈黎能幫我們造出好用的紙張吧。”

  “她還會造紙啊?這么厲害,造紙的步驟那么多,居然全都記得。”

  范慈恩笑了下,想起小文說要去出版社實習的時候,去當編輯應該很好玩,能夠親眼見證一本書從初稿到下印廠出版的全過程。“你進的哪個社,平時負責做些什么呀?”

  “嘉銘中心的中信出版社,我的崗位是策劃編輯助理,平時做的事情就是用校對符號修改稿子,設計到版權、印刷、營銷等方方面面。負責帶我的老師人還挺好的,給我送了她負責出版的杜拉斯、昆德拉、埃科等作家的翻譯書。”

  在書店做過兼職的小文,對于能夠去中信出版社實習,已經很滿足了,她平時喜歡安靜,不太喜歡和同事打交道,就怕工作環境復雜。好在這個出版社的職場環境還行,她要是能夠留下來,也是一件很不錯的工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