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88章 朱迪受傷
  “你什么意思!”綠衣女被激怒了,她眉頭一豎,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加上快噴火的眼睛,看上去好像一頭兇猛的野獸。

  范慈恩瞥了眼馱著綠衣女的男士,輕飄飄地說道:“難道我說的有錯,你們真要那么恩愛,為什么不早點結婚呢?還是說你們已經結婚了,不然你男朋友的無名指上怎么會出現婚戒。”

  被綠衣女當做坐騎的男生抬起頭,剛打算說話,就被她狠狠摁了下去,扯過兩只手仔細看了下,右手的無名指上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少在這兒胡說八道了,你誣蔑我男朋友,是不是想拆散了我們,好去追他!”綠衣女先前莫名地擔憂煙消云散,只當是這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女孩在跟自己搶男友,她陰陽怪氣道:“你們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得不到就要毀滅,我才不會上當。”

  鮮少有人能夠讓范慈恩在口頭上吃癟,不得不承認,這個綠衣女還是挺自信的,她的男友就是白送嫌煩好嘛……

  范慈恩隨意地捏了捏枕頭,提醒道:“你剛才留意到他的無名指上有一圈淺色的痕跡了嗎?那就是長期佩戴戒指留下的印記,如果他在見你的時候并沒有戴戒指,只能證明他不想讓你發現戒指,很顯然,那是一枚婚戒。”

  多說無益,她今晚上是來玩游戲的,又不是來幫人抓奸的,趁著那兩人不備,拍了下唐梵的肩頭。

  但他們忽略了,對方情侶的男生并沒有完全遮住眼睛,留下了一些空隙可以看清楚方向,否則他也不會這么快就追上了唐梵。

  男生躲閃了過去,背上的綠衣女差點兒被甩下來,她抱著枕頭吱呀亂叫了幾句,也不知是被那枚婚戒給氣的,還是在怨恨范慈恩戳穿了她做了七年的美夢,此刻帶著一定軟度的枕頭在她手里變作了一把銳利的寶劍。

  她高舉著‘寶劍’,滿臉狠戾地指揮著身下坐騎朝著范慈恩襲來。

  “埃斯庫羅斯!”范慈恩一聲令下,在枕頭即將打到身上時,唐梵一個左閃,順利躲掉攻擊,隨后她反手就是一枕頭,將綠衣女打翻在地上。

  “唐梵,我們贏了!”

  范慈恩高興得嗚呼一聲,想要贏就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她這個計謀真不錯!

  被打下來的綠衣女狠狠瞪了范慈恩一眼,根據比賽規則他們已經輸了,再生氣也沒有任何用處,況且她還要忙著追問自己男友無名指上的戒指印記是怎么回事兒。

  等這對情侶走后,其余的情侶便一起攻了上來,他們剛才圍觀了范慈恩和綠衣女的戰爭,就算女生舉枕頭打人不累,負責駝她們的男生也都有些累了。

  趁著駝人的男生體力不支,去攻擊他們才是最佳的戰略。

  “不講武德,這么多人攻擊我們兩個人。”范慈恩一個人對抗他們,實在是有些吃力,雙手難敵四拳,她逐漸落了下風。

  唐梵雙眼依舊被蒙住,看不清楚目前的戰局情況,他只能聽見范慈恩時不時喊出一句“索福克勒斯、阿里斯托芬……”等幾位悲劇詩人和喜劇詩人的名字來決定往左還是往右。

  好在范慈恩預先定下的暗號,讓圍著他們的幾人分不清楚到底在指揮什么,所以被他們沖了出來,唐梵和范慈恩來到了角落里,稍作休息。

  額頭上的汗水都流進了眼睛里,有些疼痛,唐梵用力眨了眨眼睛,把淚水擠了出去。

  下一瞬,他感覺到身后的少女用衣袖小心地擦拭流下的汗水。

  “濕紙巾都在輪椅旁邊的帆布袋中,我用衣服先給你擦擦,你別嫌棄。”

  那股花香近在咫尺,讓人不禁心神蕩漾,仿佛浸潤在一片開得繁密的花叢中,輕柔的花瓣簌簌地垂落,花叢下的兒郎逐漸忘卻了歸家。

  “我們會拿下冠軍的。”他那獨特的沉穩聲音響起。

  范慈恩愣了一秒鐘,隨后點了點頭,應聲道:”我相信你。”

  于此同時,另外幾對情侶亂成一鍋粥,從聯盟一下子分散成個體,大家亂七八糟的用枕頭攻擊人。

  “搞什么名堂,剛才這么多人圍攻范慈恩他們,居然都沒有成功。”朱迪和她男友頓住了腳步,察覺到人太多,她不敢上去了,生怕被打中了就得出局。

  她還沒和范慈恩真正交手,哪里舍得現在就被趕下場。

  話音剛落,一個枕頭就朝著朱迪打來,她趕緊用枕頭迎戰,和男友不到位,一個向東一個向西,差點兒把自己給甩下來。

  歇了會兒的唐梵感覺力氣恢復的差不多了,趕緊讓范慈恩摟緊他的脖子,然后主動加入了激烈的戰斗,在兩人配合下,很快就擊落了幾人。

  正打下一個女生時,忽然聽見有人喊道:“不打了不打了,有人受傷了!底下有醫生或者護士嗎?快上來幫忙看看啊,她流了好多血……”

  玩游戲最怕的就是鬧出事故,工作人員趕緊疏散人群,來到出事的人面前,倒在地上的女生額頭上撞出了鮮血,頭發也糊在一塊兒。

  旁邊的男生扯下一半的面巾,臉上全是粗汗,急忙拉著人求救,看樣子是被突發事情沖撞了頭腦,糊里糊涂的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好像是朱迪他們出事了……”范慈恩慢慢地從唐梵背上下來,重新坐上輪椅,她想起了藺誠如就是醫生,應該能幫得上忙。

  正想在人群中找他,一抬頭發現藺誠如已經抱著小侄女往朱迪的方向走去。

  “我們也過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吧。”人多,唐梵小心地護著她的輪椅,避免被人群撞上了。

  出來游玩的并沒有攜帶什么止血的紗布和藥品,藺誠如查看過受傷者的情況,經過旁邊人的解釋,應當是剛才朱迪和另外一對情侶打枕頭的時候,不小心被人打中摔下來撞上了旁邊的柱子。

  “血已經止住了,趕緊送醫院重新包扎治療,還得去拍個片子檢查下,摔的有些重,極有可能會腦震蕩。”鮮血沾到了藺誠如的手上,他絲毫不慌亂,安排好一切后才起身。

  吹來一陣風,身上有些涼。

  說實話,他還是第一次在戶外直接救助病人,這對于他的醫師職業生涯來說是個不小的冒險,一旦出現其他情況,那么他多年的努力可能就全部作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