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84章 花燈節,魚咬餌
  “可是你根本不跟我說實話,我怎么敢相信你呢。”少女臉上帶著純真的笑容,可吐出的話比冷刀還尖銳幾分。

  她不是十一二歲的無知小孩,這種大事自然不會一口答應,不過她也知道陳慧有一點說的沒錯,只要那個人察覺事情敗落抱著魚死網破的心思的話,那她們范家的生意一定會受到影響。

  自幼沒吃過苦頭的范慈恩被陳慧斷了幾個月的生活費,她知道沒錢的痛苦,發誓再不會讓自己陷入這種情況,她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范家的珠寶生意受到損傷。

  陳慧往臉上飛速扇了幾個耳光,又抓著范慈恩的手,卑微地祈求道:“慈恩,阿姨求求你了,往日是我不對,我不該做那些事的,可現在情況不同,你得幫我啊,不然小栩死了也不會甘心的。”

  再一次提到陳栩,范慈恩心上涌出一股火氣,“你口口聲聲提到陳栩,難道只有你一個人記掛著他?出事的人不止是他,我也為此付出了代價。”

  她失去雙腿整整六年的時間,尊嚴離她很遠很遠,她雖然還活著,卻比死了還痛苦。

  “我和爸爸一直都記得當年的事情,只是苦于沒有等到線索,不要認為所有人都是冷漠的。”范慈恩推開陳慧的手,語氣冷淡。

  陳慧依舊跪坐在地上,半低著腦袋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范慈恩走遠了,她才再次爬起來追了上去。

  “我自愿放棄所有繼承權,以后范家的生意也不沾分毫。”

  比起虛無縹緲的承諾,遠不如一份文件更來得可靠,陳慧下定決心后,不再猶豫,幫忙推著范慈恩去找酒店。

  她可以為了兒子什么都不要,況且她來時也是赤條條。

  范慈恩沒有任何表情,仿佛對方的這個決定對她沒有一丁點影響,可只有她本人才知道,掌心已經冒出了細密的汗。

  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的她,真的怕極了,她不能露出任何不恰當的表情,只能裝作鎮定的樣子,好在她順利解決了這件事。

  別墅失火的事情很快傳到了遠在意大利的范父口中,他從浴缸中坐起,身上的泡泡還沒有散去,“我女兒的情況怎么樣?她沒受傷吧?”

  “當天晚上就安置在了五星級酒店內,她和夫人都受了點輕傷,家庭醫生已經前去處理好了。”助理把事情經過簡單交代了一下,隨后才道:“夫人讓律師幫忙擬定了一份自愿放棄所有財產繼承權書,我假裝勸了很久,最后還是簽了。”

  “這個瘋子終于做了件好事。”范父事情辦成,心情舒暢愉快,他起身簡單擦去水漬,撈起一旁的浴衣套上,格外囑咐道:“在我沒有回國之前,安撫好她們的情緒,別再鬧出什么不堪的事情。”

  助理問道:“那夫人簽訂了放棄書,之前收集的相關證據,還需要保留嗎?”

  “依舊保留,小心行事才能使得萬年船。”范父一向謹慎,他冷笑了聲,早在很久以前,他就讓人收集陳慧轉移財產和故意虧空珠寶店生意的證據,那蠢貨還當他被瞞在鼓里呢。

  浴室門被人敲響,隨后一個妙齡女子鉆了進來,如白雪一般的膚色,兩頰薄粉,比花兒更顯嬌艷。

  “哎呀,別打電話了,工作上的事情隨時都可以處理,現在我要你先陪我玩兒。”

  女子走上前來撒嬌地拿過他的手機,瞥了眼聯系人,隨后嬌笑吟吟地舉高了手機。

  “別鬧,還有事情沒說完。”范父作勢要去搶手機。

  女子把手機往胸前的衣服里一塞,調笑道:“有本事你自個兒來拿呀。”

  兩人頓時摟在一塊兒。

  電話那頭的助理見狀,趕緊說了一聲,隨后主動掛斷了電話,避免打擾了老板的好事兒。

  被火燒過的別墅重新安排了設計師重新規劃裝修,需要花一段時間。

  范慈恩在酒店住下,她的腦子很亂,許多的線頭都冒了出來,只是不知道到底那一條才能夠真正扯清楚這團毛線。

  她答應了陳慧,要和對方合作,也打了國際電話聯系上父親,勸說他先別簽合同,等抓住那個‘背叛者’再簽不遲。

  范父在知道陳慧背著他這么多年一直做的事情,氣憤到不行,嚷著要回來和她離婚,在范慈恩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安撫下,才好了起來。

  “我們范家有什么對不住她的,吃穿用度皆是最好的,她還掌控了幾家珠寶店的生意,她卻一門心思幫著外人!”

  范慈恩轉動著手中的彩色鉛筆,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很奇怪,這種奇怪的感覺從那天發生火災后就一直存在。

  她的直覺還蠻準的,肯定是有些事情她還沒有想通。

  范父延遲和弗蘭克簽訂合約的消息,被陳慧傳給了那個人,那人爽快地答應在下周三晚上七點半,便會準時把肇事司機的地址發給她。

  而與此同時,范慈恩聯系的黑客也成功入侵了那人的電腦系統,并且在不知不覺之間替換了重要文件,確保不會泄露他們范家的秘密文件。

  一切都等著下周三了,她們終于可以抓住六年前的肇事司機,讓陳栩的靈魂安息。

  “這次的花燈節可是由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與市區文化館籌備,吸引了上萬人來參觀,我們單位做福利給了幾張票,真的不來嗎?”

  藺誠如沒有等到想要的回復,又一次發了信息過來,自從知道‘韞玉’的真實姓名后,他上網查了一下,順利得知了她的院校信息,還看到了她在美術館展出的畫作照片。

  喜歡一個人就應該想辦法去追求。

  在沒有得到明確拒絕前,他不可能放棄這個念頭的。

  他知道非遺花燈節對于范慈恩的吸引力多大,放下了魚餌,就等著他的心上魚上鉤了。

  直到花燈節前夕,那條漂亮的魚兒如他所愿地咬了魚餌。

  “好吧,既然你盛情邀約,我要是不來也不太好,你那里有幾張門票?我想帶上朋友一塊兒來賞花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