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80章 被困火場
  “哐當!”一個粗頸的青花瓷瓶被人從屋子里扔了出來,瓷瓶瞬間炸裂,碎片飛濺,頭發蓬亂的女人眼紅的像在流血,她嘶吼道:“你想跟我離婚,沒門!”

  “對,是我換了家里的保姆,那又怎么樣,一個保姆我還做不得主了……”

  繼母和范父在電話中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看情況兩人的婚姻岌岌可危。

  躲在樓梯口偷聽的新保姆默默揉了下被撞疼的腦袋,她原本在保姆房里睡得好好的,忽然被摔東西的聲音吵醒,生怕事關自己,趕緊跑上來偷聽,哪里知道會和這不好惹的小姐撞上。

  她小心探出頭,見范慈恩依舊倚在門口沒有走,趕緊收回了腦袋,暗自奇怪道:“不是說是個只能坐輪椅的瘸子嘛,怎么還能站起來走了?”

  不知道范父說了些什么,繼母的情緒突然奔潰,激動地把手機都扔了出來,摔了個稀碎,她雙手撕扯著自己的長發,隨后捂著臉痛苦地長哭。

  這件事是她莽撞了,她只顧著報復繼女,忘了范慈恩雖然是個女兒身,卻是范家唯一的繼承人,她可以動別墅里的任何人,唯獨不能動范慈恩。

  如今惹惱了那個人,他下定決心要與她離婚,該如何是好?

  她不能失去‘范夫人’這個身份,一旦失去這個位置,她就什么都不剩下了,屆時她該如何為兒子報仇?要是沒有金錢支撐,她連當年撞死陳栩肇事逃竄的犯罪嫌疑人的具體下落都查不到。

  這幾年她假借瘋癲作為掩護,轉移了范家的部分財產,可還是不夠,那些人說了,只有找到范家的傳家之寶——一幅畫,才能夠真正告訴她,那個犯罪嫌疑人的個人信息。

  那些人的身份極為神秘,陳慧派人嘗試追蹤他們留下的ip信息,卻遭到了對方黑客的反噬,導致電腦中病毒,當季新品的相關資料全部外泄。范家旗下的珠寶品牌還未正式發售的時候,便出現了其他仿冒的產品,這也導致了他們的生意遭受了嚴重損失。

  好在她利用其他店鋪的盈利,及時彌補上了這個缺口,不過也讓范父對她更加提防,范家的傳家之寶一直沒有告訴她到底藏在何處,否則她早就拿那幅畫去換線索了。

  陳慧知道,主動聯系她的那些人,肯定是和范家在生意上有糾紛的人,可是她一個婦道人家,沒有任何的資本與其對抗,她除了相信對方還有什么辦法。

  畢竟當時車禍現場處理的十分干凈,路口的監控被人提前破壞,陳栩和范慈恩所搭乘的車輛司機身世清白,司機也和陳栩一同喪命,而肇事者車輛是套牌車,遇上大雨洗刷了一切,警方根本查不到任何線索。

  主動聯系陳慧的那些人,就連車禍現場的具體細節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勢必和那個肇事者有掛鉤,她想要為兒子報仇的心勝過一切。

  她從地上爬了起來,顫抖著雙手從煙盒里撿起一根細煙,點燃了深吸一口,才緩過神來。

  “我已經想盡各種辦法讓他回國了,可是他根本就不聽我的話,他說了等簽完合同就回來和我離婚,你們的計劃落空了……”

  原以為這場鬧劇已經落幕,正準備關上房門的范慈恩,又聽見了從繼母房里傳來說話聲,而地上被摔碎的手機還躺在原地沒有動彈。

  看樣子繼母還有一個備用的手機,不知道她在和誰通話。

  “我知道你們不想讓他和弗蘭克簽合同,只要這個合同一簽,范家的生意至少翻了一倍,你們肯定不想看到這個場景發生。這樣吧,我幫你攔下這份合同,作為交換,你們把那個人的信息發給我,只要他的個人信息就好了。”

  墻壁上倒映著女人的瘦長身影,她滿臉的疲憊,可眼神出奇地亮。

  對方似乎在考慮這件事的可行性。

  陳慧銜在指尖的香煙燃盡,燙得她一個激靈,趕緊撒開手,煙蒂掉在了做工精致的地毯上,直接把地毯燙出了個洞。

  她很焦急,卻不敢出聲催促,只能不斷地在房間里打轉。

  終于,她聽見對方的聲音再度響起:“可以,只要你能中止這份合同,我們就把害死你兒子的肇事司機的地址發給你。”

  “不行!除非你們先發地址,我才能幫你們,否則免談!”陳慧不知從哪兒來的勇氣,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兩只手緊緊地握著手機,仿佛這是一根救命稻草,現在是北京時間12點整,中國與意大利有大約七個小時的時差,也就是說現在的意大利時間是下午五點左右。

  起初陳慧打去意大利的那通電話,她聽見了范父身邊有其他女人的說話聲,這個時候還陪在他身邊的人,除了是他情人,還能是誰。

  范父和弗蘭克在商議合作的具體事項,簽約時間迫在眉睫。

  她在賭,賭對方也知道這個信息,要是范家真的和弗蘭克合作,那對于國內的珠寶生意勢必會造成重大影響。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陳慧緊盯著手機屏幕,等屏幕快黑掉的時候,迅速點擊一下,她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錯失了電話。

  她全神貫注地留意對方的電話,絲毫沒有發覺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糊掉的味道,甚至是周邊的墻壁都映照出火光。

  終于,電話鈴聲再度響起。

  “喂——”陳慧激動地劃了幾次屏幕,才接通了電話,她豎起耳朵,聽著對方的聲音。

  她知道自己賭贏了,對面的那些人不敢讓范父和弗蘭克簽約。

  “肇事司機的個人信息我們已經發送到你的工作郵箱,作為交換,你必須要幫我們攔截這次的合作,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

  與此同時,陳慧的手機郵箱提示有新郵件傳達,果真發了過來。

  對方非比尋常地狡猾,她要肇事司機現在的地址,他們卻只發了個人信息過來,不過沒有關系,只要知道這一點就能順藤摸瓜查出其他線索。

  她苦苦查了快六年的線索,如今就在眼前,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手指,她繃緊下頜,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死死地咬著唇角,終于點開了那封郵件。

  掉在地上的煙蒂點燃了大部分地毯,火焰瘋狂地吞噬一切,等到陳慧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防曬噴霧被火燃燒到變形,隨后“砰”地一聲炸開。

  屋子布滿了濃濃的黑煙,陳慧的手臂被炸開的碎片劃傷,她握著手機往門外走去,門口的地毯卻燃燒的更旺,她只好退了回來趴在角落里,用衣服捂著口鼻避免窒息。

  偷聽著動靜的范慈恩察覺情況不對,出聲喊道:“你快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兒!”她指的自然是同樣躲在樓梯口偷聽的新保姆。

  誰料她低估了人性,新保姆見她只是個紙糊的老虎,而陳慧房里又著了火,根本沒有搭理兩人,反而沖上去把困住陳慧的房間門一把關嚴實,然后蹬蹬蹬跑下樓,準備收拾值錢的東西逃跑。

  “蠢貨!”范慈恩低聲罵了一句,她壓根兒沒料到這個新保姆是個如此愚蠢的人,外面監控這么多,即便是跑又能跑去哪兒。

  房里的黑煙從房門撲了出來,氣味刺鼻,要是再耽擱下去,陳慧必死無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