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68章 媒體的加入
  沈黎是在和李醫生送李老四一家進醫院后,去幫忙在樓下大廳繳費的時候,猝不及防下看見那條被傳播的短視頻的。

  她清晰地看見那條視頻從頭播放至尾,手機的主人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身上穿著某外賣品牌的黃色外衣,坐在大廳的休息椅上,一只腳打著石膏和繃帶,臉色還有明顯的擦傷,他在評論區留言——“最毒不過婦人心,長得漂亮有什么用,我以后娶老婆絕不能娶這種女人。”

  很快有人回復附和他的留言,他的評論得到人贊同,立即興致勃勃地和其他人討論起這件事,并在眾人的“科普”下,知道這是某個大學的女研究生。女研究生,故意踹人,現場直播,這幾個關鍵詞湊到一塊兒,很快就拼湊起一個惡意滿滿的故事。

  沈黎目睹自己踹李老四的全過程,她站在原地,像是被點了禁止符號一般,身上僵硬地根本無法動彈。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突然間從第一人稱變成了第三人稱,她看著自己的行為舉止,假如此刻她是其他人,肯定也會評論一句:“好可惡,怎么能欺負一個生病的人,明明別人已經很可憐了。”

  可是她知道這不是事情的真相,她精神有些恍惚的低下頭,白凈的手腕上數個褐色的血印子,都是她去幫忙攙扶李老四一家人時,他們故意在她手腕上用指甲掐出來的印子。

  “哎,是不是來繳費的,別愣著!”

  這一聲喝令,讓沈黎清醒過來,她捏著手上醫生開的十來張單子,全都從縫隙中遞給了繳費站里的醫生,金額有些大,她把銀行卡里的錢都拿出來先應急,還是不夠,只能先交了一部分的錢。

  等拿著其余的單子往排隊的隊伍往外走時,沈黎還專門找了下那個外賣小哥,發現椅子上已經沒有人影,應該是去復查去了。她緩緩吐了口濁氣,同時把遮在臉旁的那只手放了下來。

  她覺得自己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明明并沒有做錯什么,是李老四偷摘她的花,中毒后也是她一直幫忙跑上跑下,之所以會踹他一腳,全是他滿口臟話,實在是沒有忍住才動腳的。

  沈黎的委屈不知道該和誰說起,她上樓和李醫生交接了一下,然后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心里很想看一看評論區其他人的留言,她渴望著有其他人能夠為自己說幾句公道的話,同時暗暗期待有人能看穿李老四的偽裝,發現他看似憨厚老實的外表下是一顆腐爛的心臟。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奇怪,明知道這種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明知道她打開視頻軟件后看到那些惡意留言后會難過,但沈黎還是抱著那一點兒希冀的心情,點開了熱搜。

  數以萬計的利刺穿透了電子屏幕,以鋪天蓋地的姿態瞬間扎穿了她的身體,她連躲閃的地方都沒有,沈黎很憤怒,她手指劃動屏幕,一條條地看著那些留言,點擊回復,打了幾個字又刪去。如此反反復復好一陣,她終于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直接把手機鎖屏丟在了一旁。

  臉上被風吹得都快凍成一張毫無表情的面具,她不覺得僅僅靠著這幾句簡單的解釋,可以擊退以萬位為單位的留言,她現在感到難過的是——從視頻的角度可以猜出,拍攝她的人應該是當時還躺在病床上的陸舟行。

  憑借兩人多年交情,沈黎不會猜疑他的用心,只是覺得事情太巧合了,手機掉在地上將她踹李老四的行為拍了下來不說,還直播給了那么多人看。

  她頭疼的要命,恨不能渾身長滿了嘴,然后拉著每個看過視頻的人解釋自己并沒有真的踹傷他。現在各大平臺上短視頻傳播的速度如此快速,想必許多認識她的人已經看到了這條視頻吧。

  “你已經看到了那條視頻?!”陸舟行嘴張開得能吞下一個西瓜,他在原地急得直轉圈,怎么還是被看到了,他本來打算趁著沈黎還沒有發現之前,就解決這件事的,他借用表弟的那個賬號,發了好幾個關于解釋這件事的視頻,可平臺給的流量還沒有其他人跟風發的評論多。

  “嗯,范慈恩和唐梵他們應該也看到了,剛才她還發消息安慰我,我跟她說了讓她別擔心,沒什么的。”沈黎反而覺得身上輕松了許多,事情已經發生,她現在只想尋找辦法去解決這件事,不想去怨怪任何人。

  看著已經把頭發揉的蓬亂如鳥窩的陸舟行,沈黎好笑道:“你也別太自責了,本來事發突然,誰都不想看到這個局面的。”

  “可這件事給你造成的影響很大,我看評論區有好多人扒出了你的個人信息,這已經侵犯了你的隱私權,必須要報警讓他們付出代價才行。”女生的眼睫上還沾著淚珠,陸舟行并沒有覺得自責少了許多,反而更加重了他要徹底解決這件事的決心。

  有句話說的話,網絡沒有記憶,網友聚集在一塊兒的時間是短暫的,只要有其他事情發生,他們的視線很快就會被吸引,然后轉移到去攻擊其他人。

  表弟說的沒錯,要想辦法讓真相出現在大眾面前,適當地運用一些手段也未嘗不可。

  寒風吹動病房內的床幔,李老四被送進醫院急救過后,已經清醒了許多,他吃的桔梗花最多,也是肝臟受損最嚴重的,手上還打著吊針,心慌,情緒暴躁。護士幾次進來檢測機器上的數值,都被他用語言攻擊了一番,有年紀小的實習護士,被罵的全程不敢抬頭,走之前眼淚汪汪的,也不敢還口,生怕被他投訴。

  他身體不舒服,病房里沒人可以罵,頭暈的厲害,看著空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病房不怎么隔音,他聽見了外邊沈黎和陸舟行的對話。這個小賤人,竟然敢下毒害他一家人的性命,不讓她賠的傾家蕩產,他就不姓李!

  藺家也就只有造紙坊和老宅子還值些錢,藺老頭子那個兒子在三甲醫院上班,要是能想辦法安排自己兒子進去工作,就不怕親家嫌棄了。

  “喂,誰啊,什么媒體?……”李老四本來接電話很不開心,但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后,瞬間覺得頭不暈了,身上也不難受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