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59章 重回古漪村
  如此親昵的舉動,宣示著兩人關系非比尋常。

  江云書默默地把手中的咖啡一飲而盡,衣袖上沾到的咖啡液雖然擦拭干凈了,卻仍然留下了一股濃重的味道,她覺得自己很狼狽,特別想找個理由離開,可又不甘心就這樣離去。

  等范慈恩和唐梵走近了,她才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來臺北挺長一段時間,要是你們不介意,我可以為你們做導游,況且我在很多店鋪都有會員卡,你們消費都可以刷我的卡。”

  “真沒看出來,你人挺好的嘛!”楚煜自然樂得其成,他確實想去買些東西留作紀念,要是有會員卡,可以省不少錢。

  作為一個還沒正式工作的貧窮大學生,他的原則就是能省即省,這樣的大便宜要是不占,豈不是虧大發了。

  江云書并不介意被人占便宜,她眼波一挑,笑著道:“這位就是范師妹了吧,看著很顯小,跟我還在讀國中的表妹差不多大,難怪你會多上些心,還專程去接她過來。”

  一句話,便將范慈恩劃入了國中學生那一欄,仿佛唐梵待她的好,只是出于對小朋友的照看。

  范慈恩隱隱覺得不太舒服,又不知該如何反駁,畢竟江云書這句話很中性,褒貶都可以,要是她真的放在心上,出聲反駁的話,沒準兒還會給人留下一個小心眼的印象。

  “她這是長得漂亮,讓人誤以為年紀小,其實也不小了,都讀研究生的人,再小能小到哪里去。”街道兩邊的小吃店的店員熱情地給眾人宣傳單,楚煜隨手接了下來,一邊看上邊的特色菜,一邊說道:“倒是你打扮的好成熟,一點兒也不像是學生,倒是很像……”

  沒想到被楚煜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江云書不耐煩地假笑道:“像什么?”

  偏偏楚煜這時卡殼了,支吾了好半天,才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跟葛老師挺像的!”

  人家葛榮靜都四五十歲的人了,她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兩個人怎么可能會像?!江云書那張姣好的臉都快氣歪了,認定楚煜就是在故意作弄她,非得要找個機會報仇才行。

  坐在輪椅上的范慈恩倒是聽懂了楚煜的意思,其實葛老師平時穿衣偏氣質那一掛,恰好這位江云書也是愛好大氣輕熟風,難怪楚煜這個直男會認為她們很像。

  一個小攤上擺放著許多刺繡的半成品,范慈恩覺得有趣,挑選了一個喜歡的繡圖買了下來,打算做成手機鏈贈送給唐梵,她還從來沒有送過他這種親近的小物件。

  只是她嚴重低估了刺繡的難度,看起來不用一兩個小時就能做出來的手機鏈,直到他們一行人飛回了京市,仍然沒有繡好。

  “突聞家中有親人病重,臨時回老家一趟,近期都不在京市,有事情你可以聯系我的師弟。”自從回京市后,范慈恩就很擔心那個奇怪的網友藺誠如會再次找到她,沒想到卻率先收到了他發來的消息。

  她回了一句“好的”,然后把還沒做好的手機鏈塞在柜子里,慶幸自己還沒來得及和唐梵說要送他禮物這件事,否則就讓人白高興一場。

  ——

  古漪村,一棟百年老宅子出現在眼前,由正房、東西廂房構成三合院布局,占地面積約六七百平方米,正房與廂房之間檐廊相通,廂房一側置有風火墻,穿斗梁架,小青瓦屋面,懸山式屋頂,很典型的西南民居建筑風格。

  “失蹤的是什么人?”

  “是沈黎,她昨天才回來,聽說是沖著山里的一味珍稀中草藥‘霽崖’,才貿然上山。”

  藺誠如彎下身子的動作一滯,咬肌鼓起,極力在隱忍什么,他沒有想到自己親爹故意找了個借口將他騙回來,隨后才用力扯緊黑筒靴的鞋帶,沉聲道:“就她一個人?”

  “就她一個人!早上起來一聲不吭就進山了,也不說帶個人……”藺老爹黝黑的臉龐緊皺,他知道自己兒子如今在大醫院實習,每天工作瑣碎繁忙,可現在人命關天,只能著急道:“小姑娘細皮嫩肉,哪里有什么野外生存能力,要是天黑了還不回來,怕是會凍死在山里。”

  “我找人一塊兒進山找找,您別著急。”藺誠如拍了拍鞋面,起身把外套的鎖鏈拉上。

  半個小時后,村里的幾個壯年跟著他一塊兒上山。

  “你們說,這人好端端地進山林里干嗎?”人群中突然冒出一道聲音,胖子擦去額上細汗,對這個冒失的女大學生頗有怨言,村里人誰不知道,她自從考上大學后就不回來了,如今過去五六年,突然跑回來做什么。

  藺誠如望了一眼高聳入云的松樹,主動賠罪道:“沈黎剛回來沒多久,還不熟悉環境,先找找吧,萬一真出什么事兒了。”

  “說得對,現在找人才是最重要的。”村主任把人群分為幾個小組,兵分三路尋人。

  “我一個人一路就行。”藺誠如提議道,他父親是匠人,以前為了采摘造紙用的原材料,經常來這片樹林,他對這里的路比任何人都要熟悉,根本不需要其他人陪同。

  村主任不放心地看著他背影,叮囑道:“一定要找到沈黎。”

  走到一處長滿了掌狀裂形的蒲葵葉的地方,藺誠如忽然止住腳步,似乎聽見了什么細微聲響。

  空氣潮濕,兩三米高的蒲葵葉枝葉橫生,霧氣聚在新鮮的葉尖,時不時往下滴濺。穿著深灰色羽絨服的女生卡在蒲葵葉底下,發絲微潤糊在臉上,遮住了面孔,但依舊看得出來皮膚白皙。

  “人已找到,速回。”藺誠如給其他人發了條消息,然后彎下身鉆進去,用隨身帶著的匕首劈砍困住女生的蒲葵葉。

  巨大的響聲驚醒了沈黎,她下意識瑟縮退后,手臂撞上鋒利的蒲葵葉,被劃出一道寸把長的傷口,鮮血頓時流出。

  “別亂動。”藺誠如面色沉穩,朝著她伸出手。

  沈黎猶豫了一下,才緩緩將手搭在了他的掌心,出乎想象的溫暖。

  地面積壓的樹葉太厚,她沒有看清路,直接一腳踩在崖壁邊緣,一下子跌了下來,幸好被蒲葵葉接住,這才撿回了一條性命,不過也因此被困在這里。她知道林子里一定會有護林員路過,卻沒有料到來救她的人,竟會是藺誠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