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57章 四宮格漫畫
  她呢?怎么沒跟著楚煜一塊兒下樓?唐梵視線往遠處望了一眼,并沒有看到范慈恩的身影,他一邊翻動手機上的通訊錄,一邊又詢問道:“你朋友的地址在哪兒,我幫你打個車吧。”

  “這么著急趕我走,難不成你還怕他們會誤會不成。”江云書有些吃味,她是來朋友這兒做美甲的時候,聽說唐梵來也臺北了,這才找人要來了他的地址,專門過來見他一面。“我今天可推了其他人的約會,專程來找你的,就在這露天廣場和你站著說了會兒話。”

  她口頭上撒著嬌,忍不住伸手去拉他的胳膊,卻被對方躲閃開。

  江云書面子上有些過不去,她以為兩人至少有幾分交情,他不會拒絕自己才對。

  咖啡館有人推門而出,楚煜神經大條拎著兩杯熱咖啡出來,他哈了口寒氣,左右張望,見范慈恩這個時候還沒來,不由疑惑道:“這個人,怎么買個東西半天都沒來?”

  “她剛才來過了?”唐梵一下子聽到了重點。

  楚煜用攪棒棍隨手攪動著還冒著熱氣的咖啡,應道:“對啊,剛才和我一塊兒下樓的,都快到了,突然說想去買個東西,讓我先過來。”

  “你怎么不早說,這都過了多久,早該過來了。”唐梵心下頓時大悟,她肯定是看到了自己和江云書一并站在這兒,所以才不開心找了個買東西的借口。

  楚煜撇了撇嘴,心道:你又沒問我,人家小姑娘去買個東西,難不成還得張揚的人盡皆知才行。

  “我去找找她,你留在這兒陪著江小姐。”

  簡單交代了一句,唐梵便將手機揣進口袋,往周圍的便利店方向走去,身后的江云書覺得好奇,他們口中提到的人到底是誰?

  “誰跟著你一塊兒來的?”看著唐梵這樣緊張的模樣,應該對于他而言是個極為重要的人才對。

  楚煜的胳膊被人搓了幾下,他低頭看去,尖尖的美甲上還點綴著許多耀眼奪目的細鉆,她見人沒有反應,又戳了幾下,問道:“你是啞巴嘛,怎么不說話了?”

  “我不跟沒禮貌的人搭腔。”楚煜覺得這人真是奇怪,大家初次見面,怎么一點兒禮貌也不懂,就這么用指甲戳他,煩死了。

  江云書嬌氣地哼了一聲,也不想去搭理楚煜,這個人臉倒是清秀,就是一身的腱子肉,看上去有些蠻,傻里傻氣的。

  她和朋友聊起了唐梵的反應,讓對方猜測一下,他到底是去接誰的,畢竟之前他雖然不太熱情,但也沒有這樣冷漠過,更別提讓她一個人待在這兒。她江云書此刻已經將身邊的那個傻大個兒完全拋之腦后了。

  “估計是他同學或者其他認識的人吧。”

  江云書看著手機上的消息,指尖在屏幕上打字:“你這不是說的廢話,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什么可能性。”

  楚煜本來見她沒有搭理自己了,他獨自在一旁默默喝咖啡,誰知見她做了很長的美甲還流利地打字,不禁被吸引住了目光。

  另一處,藥店的規模不過一百來平米左右,不算特別大,燈光明亮,藺誠如半蹲著身子擦拭地上的碘伏。

  幾分鐘前,他剛把消毒用的碘伏和紗布放在托盤上,結果從里間沖出來一個毛茸茸的大狗,一下子將一整瓶的碘伏都給撞翻了。

  旁邊的范慈恩嚇得不輕,好在藺誠如及時拉住了這條大狗的繩索,里間大狗的主人追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根鐵桿,上面夾著沒有用完的吊針瓶。

  原來是發熱來藥店退燒的病人養的大狗,剛才一個不注意就讓它溜了出來,對方一個勁兒地和藺誠如道歉,還讓他把打翻的碘伏都算在藥錢上。

  “沒關系,下次注意點就是了,要是咬傷了人可沒有這么好解決。”藺誠如的情緒很穩定,從頭至尾都沒有掀起一點兒的波瀾,他把地上的碘伏處理干凈,又讓藥店的護士拿了拖把過來拖地,然后才去洗手池凈手。

  他洗手的時候,微微低頭,肩寬腰窄,依舊嚴格按照醫學上的八步法,每一個步驟都做的極為認真,半點兒不糊弄。

  范慈恩覺得時光真的很神奇,她之前在網絡上結識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在線下與他會面,可命運竟然促使了他們的相見。

  “你們醫學生不是要學很多年嗎?”

  等他出來后,范慈恩好奇地問了出來,她知道臨床醫學生本科是讀五年時間,研究生三年時間,雖然藺誠如比她稍大幾歲,可也不至于這樣快就能單獨出來開藥店了吧。

  況且,讀了這么久的書,不留在三甲醫院,而是在臺北這樣一個小藥店里,實在是有些屈才了。

  藺誠如冷靜地扶了一下金絲眼鏡框,解釋道:“我還沒畢業,博士在讀,現在京市的三甲醫院實習。這家藥店是我叔叔很多年前開的,恰好最近導師來臺北做學術交流,我跟著過來學習。”

  原來如此,她就說學臨床的醫學生,怎么會甘心留在小藥店里。

  范慈恩得知他也在京市,再一次感慨了命運的巧合。

  “我要先去和朋友會面了,耽擱很長時間,怕他們等急了會擔心。”起初是想給楚煜發條消息告訴他,自己去藥店處理一下傷口,結果被那條突然沖出來的大狗嚇壞了,也就忘記了這回事兒。

  藺誠如送她到門口,分別在即,他的聲音中難掩失落,道:“你當真沒有記起我嗎?”

  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他就無比堅信,這個小姑娘就是他惦記了很多年的那個“韞玉”。

  雖然當時她在社交平臺上曬出的照片,并沒有受傷,可是他記得那張如小鹿般純良的眼眸,她的眼睛不會說謊話,她就是韞玉。

  只是藺誠如不明白,為什么她不肯承認自己的身份,難不成是有什么難言之隱,讓她不得不隱藏起自己的身份。

  藺誠如想起了之前和她交流過的內容,她自小學習繪畫,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知名的畫家,可是剛才和她閑聊時得知她現在竟然是在讀一個很冷門的專業。

  那個什么古文字專業,冷門到國內只有幾所大學開設這個專業,她怎么會轉到這個專業的?

  剛才在為她處理傷口的時候,藺誠如就想借機檢查一下她的雙腿,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冬季衣物穿得厚實,他沒有這個機會。

  他覺得自己當真是有些多管閑事,這樣的行為讓人不恥,可心里又有些放不下,總覺得她是需要自己的。

  “我朋友來了!”輪椅上的小姑娘語氣很欣喜,她壓抑住自己的笑意,可眼里透露出主人的真實情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