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47章 大師姐的選擇
  “哎等等,你還記得慈恩之前說小文的爺爺就是那本人物傳記的編輯嗎?”沈黎猛地抓住了身旁陸舟行的胳膊,發現寶藏似的興高采烈地說道:“我們可以去問問小文,沒準兒她爺爺能聯系上賣灑云紙的商家。”

  出版書籍都是由編輯決定使用什么紙張然后聯系人下廠印刷的,所以小文爺爺肯定和賣灑云紙的商家有往來。

  這給了沈黎和陸舟行兩人一個方向,他們迫不及待的去聯系了小文,對方依舊是忙著在書店做兼職,好不容易才抽出時間,出來和他們見面。

  一間裝修得十分雅致的書店里,顧客并不多,零零散散的分坐,店里放著悅耳動聽的純音樂。

  小文端了兩杯卡布奇諾放在桌子上,說道:“你們說的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看在你們是慈恩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幫你們跟我爺爺說一下情況,看他那邊是怎么樣回復的。”

  沒想到她在了解事情經過后,很是干脆的答應了下來。

  這真是太好了!沈黎沒忍住和陸舟行擁抱一下,等兩人反應過來之后才覺得有些尷尬。

  天氣愈發寒冷,學校開始放寒假,大師姐程文回到宿舍的時候,見室友在收拾行囊,看樣子是打算回家過年了。

  “你什么時候回家呢,車票買好了嗎?”室友抽空問了一嘴。

  往年程文為了不留在京市白白幫葛老師干活,所以走的挺早,這倒是有點奇怪,室友都準備回家了,她卻半點動靜也沒有。

  “不著急的,我還有些事兒沒有忙完呢,或許再過幾天才回家吧。”程文脫了高跟鞋,隨手把自己的包掛在了床架上,身上高級感十足的香水味遮也遮不住。

  室友認得那包,經典的香奈兒黑金19bag,皮質柔軟,有膨脹感,很適合搭配冬日大衣。瞧程文這一身打扮,恐怕已經是五六萬打底了,她不是窮人家出身,怎么會有錢買這些奢侈品?

  “你那個開私人博物館的男友對你還挺好。”室友小心調侃道,她也很好奇程文的錢是從什么地方來的,畢竟之前并沒有見到那個張易送什么奢侈品包包,或者其他名貴的東西。

  提到張易,程文臉色霎時變得糟糕起來,冷哼一聲,“好什么呀,跟他交往小半年,什么好處都沒撈著,而還得了個不好聽的名聲,他就是一個小氣巴拉的人。”

  張易這種人很聰明,他知道自己的錢得來不易,身邊的女人也都是沖著錢而來的,所以就總是給這些女人看他有多少錢,炫耀他自己的資本,卻鮮少花在女人身上。

  程文就是上了他的當,像個傻子一樣,之前看在他有錢的份上,總是在他面前抬不起頭,可到頭來什么也沒有換到。現如今她在那個人面前是平等的,從來不用低聲下氣,卻還能獲得一切想要的東西。

  看來是又換了一個新男友,室友暗戳戳的想到。她撇了撇嘴,對程文這種行為很是不屑,不過她也知道每個人的三觀不同,就算再不認同,不能當面指指點點。

  “這個香奈兒的包就是那個人送給我的,你要看看嗎?挺貴的,要好幾萬呢。”程文倒是豪爽,直接把包丟給了室友。

  室友起初直接拒絕了,可還是沒忍住香奈兒的誘惑,她摸了摸包的表面,用小羊皮制作的,很是柔軟。

  “你新男友是什么身份,對你真大方,幾萬塊的香奈兒說送就送,好歹也是個富二代吧。”

  程文下意識咳了一聲,打著馬虎眼道:“這人家里是從事珠寶行業的,他也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倆還沒確定關系呢,就是三觀比較合,談得來罷了。”

  “珠寶商?!這可是個妥妥的有錢人,既然你倆挺合的,怎么不確定男女關系呢?這種好事兒錯過了可就沒了。”

  程文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可她心里過不去這個坎兒。

  “我要是你就不猶豫了,畢竟聊得來的富二代可不好找。”室友把自己的背包挪開,最后將程文的香奈兒包包斜挎在了自己身上,站在鏡子前左右觀看。“你上次去參加完舞會回來的時候帶的那個千鶴胸針,該不會就是他送的吧?”

  程文沒有否認,那枚胸針價值不菲,她原本是打算送回去的,上次她拿著胸針去找他,卻一步步淪陷進去。

  試問,一個非常儒雅待人紳士的有錢人在猛烈的追求她,她如何能不動心呢?

  程文很羞愧承認這一點,但她不得不面對自己的內心,她的確是動心了,不管是為了那些錢,還是為了那個人。

  從初次見到范慈恩的時候,程文就覺得她是與其他人不同的,她臉上總是掛著恬淡的笑容,神態非常自然,仿佛生活中的一切都不能困擾到她。

  程文就很疑惑,這是因為什么呢?后來她被那個人帶著出入各種大場所,去各種高級餐廳吃飯,她才知道,那是一種富人被金錢滿足后的饜足。

  當她享受了一切之后,她的金錢欲已經得到滿足,她也擁有了這種饜足的感覺。

  有錢真好,有錢她就擁有享受不完的美好。

  此刻程文內心的天平已經朝著一方傾倒,她開始覺得這也沒什么,其他人都可以擁有這種生活,憑什么她不可以擁有。

  室友背著她的包轉悠了一圈,然后問她能不能拍照發個朋友圈,得到程文的同意后,咔咔幾下拍了好幾張照片。

  “我忽然想起來,你有個師妹好像家里就是從事珠寶行業的吧,下次可以問問她,沒準你男朋友還和她家里人認識呢。”

  這句話說的讓程文膽戰心驚,她連忙避開了視線掏出手機,有些心虛的在微信上翻來翻去,置頂的除了葛老師之外,還有一個黑色的頭像,年齡感頓時撲面而來。

  她欲蓋彌彰似的把那個黑色頭像取消了置頂。

  過了沒一會兒,程文又在群里給范慈恩發了條消息問候一下情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