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42章 前往臺北
  “我們這兒只剩下一些灑云紙了,老曹你到底啥時候送過來?”陸舟行接連好幾天都在催貨,可對方總找些借口來推辭,說來說去,不還是想借著這次工廠失火一事多賺錢。可做人不能這樣無恥,當時是老曹自己找上門來的,又不是他主動要求購買。

  對方依舊支支吾吾,陸舟行僅存的那點兒好脾氣也被消耗干凈,直接說道:“這樣吧,你要是這周沒法發貨,咱倆簽的合同就此作廢,你把我之前給的定金退回來。”

  “什么?!定金交了哪兒有退的理由,不是說了嘛,我們這兒出了點事兒,這周末保證給你寄出去。”老曹一聽要退錢,果然急了。

  見目的已經達到,陸舟行便不再繼續糾纏,只是將工作室的地址和聯系方式給了對方,叮囑一定要提早寄出來。

  他掛斷電話,繼續用砂紙打磨一根黃梨木的木棍,這是打算用來制作書畫的材料之一,抬了下頭,和迎面走來的青年打了個招呼,“什么時候去臺北?”

  “明天上午的機票。”唐梵一如既往地話少,把順道帶來的一些東西丟在桌子上,他找了張椅子坐下,出發前把頭發剪得更短了一些,原本長至眉毛的額發,修剪到眉梢之上,較之前多了些英氣。他環顧四周,看了下角落里剩余的那點紙張,疑惑地問道:“那批灑云紙還沒送過來嗎?”

  “還沒的,對方可能是見市場上的灑云紙價格太高了,所以想再要個高價,不過我剛才跟他商量好了,這周末就送過來。”

  這件事辦的不爽利,陸舟行心情有些煩躁,他使勁兒打磨木棍上的刺,忽地想起了什么,問道:“你一個人去啊,不是說這次的工作量很大嘛。”

  前些日子,唐梵和陸舟行說起過被導師派遣到臺北去重新制作更清晰摹本的事情,葛老師和他們一眾學生聯合編撰的《契文辭典》已經很長時間了,他和幾位博士師兄來負責剔除偽片和刪除重片,制作摹本本來算是輕松點的活計,但這次情況有些特殊,葛老師便安排他去一趟臺北的中研歷史研究所。

  唐梵知道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有心帶上楚煜,這蠻小子為著上一次沒有讓他加入制作拓片生氣,這么長時間了,還是沒有氣消,這次是個很好的化解矛盾的機會。再加上他的確需要幫手,于是就通知楚煜收拾行李,準備一塊兒過去。

  沒想到到了約定好的時間,楚煜背著一個背包,右手推著范慈恩坐著的輪椅,左手拎著一個白色的行李箱,他面若春風,看起來很高興。

  “你要一同過去?”唐梵一挑眉頭,他知道第一版的曇頁裝書并不完美,很多步驟都弄錯了,正是需要花費時間精力去試驗的時候,范慈恩不留在這兒幫助陸舟行他們,怎么還要走。

  范慈恩抱緊了自己的小書包,聲音有些委屈:“你不讓我去嗎?”她本來也不打算去臺北的,想留下來繼續繪畫,可她心里惦念著裝幀的事情,覺得有必要過去一趟。

  “倒也不是。”唐梵有些為難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不知道范慈恩也會參加這次的活動,所以只定了雙人床房間,現在恐怕要重新定房間了。“算了,你去一趟也好,去熟悉一下怎么制作摹本。”

  聽見這句話以后,楚煜是最高興的人,他正覺得和唐梵單獨出去太無聊了,沒想到范慈恩也要來,這下好了,他以后就不用老是對著這個冷冰冰的師兄,說話也有人搭腔了。

  相比較楚煜的歡呼雀躍,范慈恩就顯得冷靜的多,她腦子里還在想著傳真照片回家的事情,那位繼母不怎么待見她,卻是一個極有藝術天賦的人。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自己能夠從那個女人身上得到一些線索,可等了許多天了,保姆只說了那句讓她黯然神傷的話,難道她真的一輩子都復原不出真正的曇頁裝書嗎?

  怎么會的呢?她和陸舟行、沈黎,以及唐梵幾人為了復原曇頁裝書,費盡了心思,她為了繪畫美人圖,經常是忙里抽閑,一有時間就抓起毛筆來繪畫,根本不敢多休息。像唐梵這種沉迷于論文、專著的學術人才,都被她們喊過來幫忙折疊灑云紙。

  范慈恩還是不肯相信那位繼母的話,或許繼母只是為了報復她,所以才說出那句話的吧。她看著窗外的云團,或聚或散,來去自由,蔚藍的天空如一張鋪設好的畫布,她伸出手指在玻璃窗上沿著云團繪畫,直到將那些煩心事都給遺忘在了京市。

  臺北,從機場前往酒店的出租車上,路邊新舊房子交錯,高樓并不算多,撲面而來一種原始的氣息,和想象中的現代化大城市還是有一定差距。出租車司機非常熱情友善,很有禮貌地詢問唐梵他們是不是來旅游的,得知他們是從內心來臺北的學生,更加熱心地幫忙安排行程,推薦西門町去游玩吃夜市的小吃。

  范慈恩還是第一次來臺北,覺得司機和之前在電視劇里看到的那些演員一樣,說話聲溫溫柔柔,讓人覺得很親近,一點兒也不陌生。

  “妹妹,要在這兒好好游玩喔,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問酒店前臺,她會跟你說的。”臨下車的時候,司機師傅還特意叮囑了一遍。

  范慈恩笑著答應下來,三人拿下行李往提前預定好的酒店走去。

  唐梵把自己和楚煜的身份證遞了過去,給前臺登記身份信息,然后又問道:“麻煩你幫我們在現在預定的這間房旁邊再開一間房。”

  “好的。”前臺登記信息后,把他們的身份證還了回去,又接過范慈恩的身份證,隨后說道:“新開的這件事在您隔壁,需要繳納五百塊的押金。”

  本來是自己主動要來的,豈能讓人幫忙繳費,范慈恩把手機付款碼打開,“掃我的吧。”

  前臺掃描了一下手機上的付款碼,卻顯示銀行卡扣款失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