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40章 他比平時更顯妖艷
  這條消息一發送過來,陸舟行的眉頭皺得更緊,他把那條聊天截圖點開放大看了看,心里猶豫不決,貴一點就貴一點吧,反正現在市場上也找不到灑云紙了。他索性心一橫,回復消息道:“你把手頭上的灑云紙全都給我吧,開張發票,我待會兒轉賬給你。”對方并不愿意開發票,說道:“開發票要交稅,我這兒的鋪子生意本來就不好,每年都沒有到繳稅的額度,要是加上你這筆錢可不好說。要不這樣吧,你不要發票,我直接贈送你幾米灑云紙,怎么樣?”結賬開發票這是陸舟行的一個習慣,既然對方都這么說了,他也就省了這一步,只是叮囑道:“可以不收發票,但你一定要按時按點給我把灑云紙發過來,我這兒還急著要呢。”由于這筆錢的數額較大,陸舟行只是按照約定轉了五分之一的定金,隨后填寫了地址信息,他看著卡上驟然降低的存款金額,沒忍住又長嘆了一口氣。范慈恩給的那筆錢不多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消耗干凈。但愿這個小姑娘能主動想起給他們發一筆工資,否則他和沈黎還真不好意思開口,大家都是玩得好的朋友,談錢多傷感情啊。錢花了,解決了一樁事,陸舟行這才抬著那幅山水畫往外走去,冬日里的菌湯火鍋可讓他饞了好久。出來的時候發現唐梵已經到了,往玻璃窗外看去,一輛黑色的車子停在門邊,陸舟行把山水畫放下,笑著說道:“待會兒可得多點一些吃的,我都餓了一下午了。”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眉眼清俊,氣質溫潤,他起身道:“行,你待會兒自己點就是了。”唐梵這兩天發了一筆酬勞,手頭上還算寬裕。他是聽說范慈恩在這兒,加上要來取畫,這才來了一趟,沒想到會看到如此狼狽的陸舟行。剛才的事情他都聽范慈恩和沈黎說了一遍,甲骨文綴合和圖像拼合的確有相似點,他把自己工作時的經驗教授給了她們。陸舟行走了幾步,才瞧見玻璃上的反光,意識到自己臉上的顏料還沒有洗干凈,難怪從庫房出來的時候,他們三個人都愣了一下,嘴角難忍笑意。“我先去洗個臉,馬上就來。”剛說完這句話,陸舟行的眼角瞥見了一個人影正從街尾走來,他趕緊一把拉下了電閘,工作室內全部步入了黑暗中,這一舉動嚇得沈黎差點兒尖叫出聲,她本來就有些怕黑,加上去度尾的那一次經歷,就更加地害怕黑暗了。“你搞什么名堂,突然拉電閘做什么?!”沈黎離他很近,心里害怕走過去抱著他的一只胳膊,又氣惱地往他背上錘了幾下,誤以為他是故意搞惡作劇。“姑奶奶,你輕點行不。”陸舟行被這幾下錘得差點兒吐血,他之前怎么沒有發現沈黎是個暴力蘿莉,趕緊解釋道:“我剛才看到房東過來了,恐怕是來找我們催繳房租錢的,當然要拉電閘偽裝不在這里了。”房東當初和師姐簽訂出租合約的時候,曾經約定好了,兩人在合同期內不能隨意轉租,師姐只能把房子用作自己的工作室,要是轉租給別人便是不遵守合同條例,房東可以將房子收回。范慈恩感覺到有一抹夾雜著清冽的冷水味道的人影過來,她的輪椅默默地往后挪動了一些,正好讓書架遮住了他們。對面的燈光透過水架間的縫隙,他眉骨很高,那張精致的臉上色彩斑駁,反而比平時增添了幾分妖艷,讓人覺得心馳蕩漾。她微微仰起頭,眼里鞠了一捧碎星子般閃耀。房東見玻璃門上掛著“暫不營業”的牌子,趴在門上往里面張望,看了一會兒,好像當真沒有什么人,嘴里嘟囔了幾句,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臨走前還摔了一跤,腦袋正好撞上了唐梵開來的那輛車的車門,警報聲頓時響起,周圍路過的行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房東覺得丟人,忙用手捂著臉逃離。總算是度過了這一劫,沈黎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估摸著房東這一走肯定不會再來個回馬槍,于是借著手機的微光找到了電閘開關,片刻后光明重新充盈整間工作室。“得跟師姐說一聲該交房租了,要不然房東下次還來。”沈黎自言自語道,她和這位師姐關系很好,有什么話直接說清楚就可以。另一邊,范家別墅里的小花園,一個四十來歲的皮膚白皙的中年女人把銅盆放在白石板上,她右手拿著園藝剪刀,姣好的面容上此刻神情猙獰,她癲瘋地的一根一根地剪下池子里的繡球花丟棄在銅盆里,不知從何處拿來的打火機,混合著黃表紙和一沓美刀點燃。火光下,她眼神里難掩恨意,整個人都有一種明顯的疲態感、頹廢感,這些花都是范慈恩最喜愛的,已經栽種了十幾年的時間,要不是人走了,她還真沒有法子毀掉。身后的保姆揣著手,欲言又止的模樣,想上去阻攔,可對方是這棟房子的主人之一,萬一惹惱了對方,將自個兒趕出去了怎么辦。不去阻止的話,又覺得對不起范小姐,左右為難。罷了,還是等燒完了之后,再去花草市場買幾顆繡球花重新種回來。眼看盆子里的東西都快燒完了,中年女人還半蹲在地上,仿佛沒有察覺的樣子,保姆提醒道:“夫人,待會兒先生該回來了。”要是被范父看到這滿院子的煙灰,肯定會責怪她們的。聽見這一聲,中年女人眼中多了一絲譏誚,她一點兒也不在意這個人的感受,要是當年她沒有嫁進來,或許她的兒子也就不會死去。自從兒子去世后,她的世界也就崩塌了,唯一還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車禍的肇事者,讓對方血債血償。保姆見自家夫人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只好冒著挨罵的風險,去收拾銅盆,才燃燒過后的盆子有些燙手,剛提起來就見到范父從車上下來,嚇得她把盆子摔在地上,里邊的灰灑了一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