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32章 月光下的維麗絲
  她還是有人愛的。

  程文想:畢竟是年輕的男人,精力旺盛,她這段時間忙,忽視了他,他出去找其他女人只是為了氣氣她而已,現在還不是來哄她了。

  次日,出門前,程文小心地把寶格麗的那款甜蜜寶貝香水取了出來,往自己手腕和耳后噴了一下,輕輕按壓,讓味道更持久。

  “好香啊。”室友從床上探出半顆腦袋,打量了一下,問道:“你這是打算出門約會?”

  “對,你要是有空就預約一下師傅來修下管道吧,等我回來轉賬給你。”程文和男友重歸于好,說話底氣都足了。

  這次填報名單里有兩個學員的資歷差不多,年紀又相仿,唯一的區別就是一男一女,范慈恩和楚煜犯了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把名額分配給誰。

  “先不管這個,等確定了其他的學員再說吧。”

  范慈恩繼續審核學員資料,等兩人全部核對了一遍,將篩選出來的名字敲打在表格中,發現還差一個人。“怎么辦,看來真的要二選一了。”

  “要不然就盲抽,抽中哪個就選哪個,反正這兩個人都滿足條件。”楚煜摸著下巴,打算扯張紙寫兩人名字,然后來抽簽。

  范慈恩不太贊同:“這也太不尊重別人了。”

  “那你說怎么辦,反正我是想不到其他主意了,名額只定了30個,總不能兩個人都邀請吧。”

  這個問題的確不太好處理,可其他學員的資歷不如這兩人,要是全都不選,選了其他人更加不合適。

  “還是問一下師姐吧,她應該知道該怎么辦。”

  匆忙前去赴約的程文知道這個事兒的時候,氣得差點兒吐血,“你們腦子是喂魚去了嗎?直接給兩人都發錄取信息不就好了。”

  “可葛老師不是說,這次研修班只招30個人嗎?”楚煜弱弱地說道。

  程文罕見發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人家資歷符合招生條件,你們要么就全不邀請,要么就全邀請,任何一個不邀請來都不合適。”

  兩人連忙把這兩個學員名字增添上去,然后發給了程文核對。

  轉眼間就來到了十二月份,研修班活動開始前十天,范慈恩等人開始確認邀請嘉賓,她倆成天手忙腳亂,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程文實在看不下去,將兩人叫了出來,當面教:“你們先提醒一下各位老師團隊的工作人員,幫忙預定他們的往返機票或者高鐵票,然后我們一般會定商務酒店,至少要四星級以上。最好自己去一趟,確保酒店房間干凈整潔、不靠近馬路,提前檢查好空調暖氣是否正常運作。”

  “菜式換幾個清淡點的,在外待客飲食不宜過辣,活動期間需要老師長時間發言,萬一水土不服影響到喉嚨不適,后果會很嚴重!”

  “范慈恩,我讓你制作的出行小貼士呢?是做成圖片的吧,待會兒發給我看一遍。”圖片更方便老師們保存在相冊,隨時可以翻出來看。

  程文雖然平時不太靠譜,但在接待上還是很不錯,她提到的許多點,都是范慈恩從未想過的。

  或許是擔心這兩人處理不好,她又親自去聯系了幾個授課老師的工作人員,確定了出行時間,再去聯系司機去接人。

  期間,有位老師是搭乘高鐵來的,助手臨時有事兒,會遲些來,便將這位老師交托給了楚煜。誰知道他和接人的司機兩人來早了,在車上打游戲錯過了車次,害得老師在出口吹了半個多小時的冷風。

  等將老師們和學員全都送入酒店,成功辦理入住之后,三人才總算松口氣。

  今天全程都是靠著程文來帶節奏,他們倆完全是在打下手,幸好葛老師讓師姐來幫忙,否則這次活動還真沒辦法順利開展。

  “其實師姐她好像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糟糕。”楚煜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說道,那位吹了冷風的老師本來打算不參加活動,還是程文泡了熱姜茶帶著他去賠禮道歉,說了好久的話,才算解決。

  范慈恩也對程文有所改觀,覺得自己以后可以多學習一些這方面的知識。

  在酒店里吃了飯,三人沿著馬路往學校走,北方城市夜里更是寒冷,狂風吹得枝頭上的樹葉颯颯作響,街上行人寥寥,路口處有一個小攤販在賣烤紅薯,熱氣滾滾。

  走了沒多遠,程文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來問道:“我看辦理入住的學員怎么只有30個人,是誰請假了嗎?”

  “沒有吧,我這兒沒有收到請假的消息,應該是31個人才對。”范慈恩話落,轉頭看向楚煜。

  楚煜趕緊道:“要是有人請假,我肯定會跟你們說的呀,肯定是師姐你最近太忙記錯了。”

  “怎么可能。”程文將信將疑,她特意跟酒店的前臺確定過辦理入住的學員人數,絕對不會記錯的,肯定是這兩個不靠譜的師弟師妹少通知了一人。“你們先別走,找個地方等我,我打個電話跟前臺再確定一下。”

  找了個擋風的地方,程文撥通了前臺的電話。

  楚煜冷得把羽絨服帽子兜在腦袋上,雙手揣兜,跺了跺快凍僵的腳,“真麻煩,我都說了肯定沒錯,她怎么還要再確認一下。”

  “稍微等一會兒,沒少人就是最好的情況。”范慈恩鼻尖凍得通紅,她都快感覺不到臉頰的存在了,本來沒有那么冷的,一刮風就更冷了。

  有行人往垃圾桶里扔了張海報,被風吹向了他們這邊,楚煜閑著無聊,轉著圈看上面寫的什么。

  芭蕾舞劇《吉賽爾》,不是他喜歡的。

  范慈恩也看到了那海報上印著的月光下起舞的幽靈維麗絲,她想起來上次和唐梵約定好了,在這場舞劇演出的時候一塊兒去看的。

  許多大小不一的白色蝶蛾飛舞,近了之后,落在手背上,范慈恩才發現這些原來是雪花。這是今年的初雪。

  她看見雪花打著旋兒飄落,再抬眼,遠處走來一個穿著黑色長羽絨服的青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