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31章 虛心求教
  莫名其妙多了一項任務,程文自然是不愿意的,她原本是想推出唐梵來,反正這兩人關系極好。

  可是她又對綴合甲骨的任務感到恐懼,要是真把唐梵推出去了,恐怕她以后偷懶耍滑就沒人幫忙兜底了。一想到這些,程文只好將這次活動應了下來。

  “這樣吧,你先添加我的微信賬號,以后有什么問題直接問我。”

  要不是這次活動,程文還真不想主動添加范慈恩。

  楚煜擠了過來,笑嘻嘻道:“師姐,我覺得這次活動挺有意思的,其中一個教授的研究方向和我們挺近的,要不然你就讓我也加入了這次活動吧。”

  反正多一個也不算多,白送來的勞動力怎么會拒絕,再加上程文本就想和楚煜重歸于好,于是就賣了他這個面子。

  “也行,那咱三個就拉一個微信群吧。”

  等群拉好之后,程文收起手機,用余光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師弟唐梵,她知道自己近期忙著處理私事,連老師布置的任務都沒有完成,全都推到了他身上。

  原本害怕他捅出來,可看他的模樣,好像并沒有這意思,看來自己還真猜對了,只要討好了范慈恩,還怕唐梵不幫助自己嗎。

  程文又有些憤憤不平,憑什么自己和唐梵認識這么久,也沒見他主動要幫自己什么。范慈恩不過仗著自己模樣好,又坐著輪椅,這才讓人對她心生憐愛。

  散會后,楚煜率先跑去幫范慈恩推輪椅:“你瞧見剛才大師姐的表情沒有,可真搞笑。”

  “她應該挺忙的,不想組織活動也很正常。”突然被導師強加工作,換作任何人都會不開心吧,所以范慈恩倒是能夠理解程文。

  楚煜的眉頭都快擰成麻花了,雖然心中仍然有氣,責怪之前在度尾的時候唐梵不給他機會拓印骨文,忸怩了半晌還是吐露實話,“她忙什么呀,天天找借口出去約會,既不寫論文也不忙課題,葛老師讓她綴合甲骨文,她總是偷懶交給唐師兄。”

  要不是知道唐梵心悅范慈恩,他還以為這兩人看對眼了,才答應幫忙干活。

  “……”范慈恩眼底帶著一縷詫異,追問道:“那她不用考慮發論文嗎?”沒有論文的研究生,就跟后宮中沒有子嗣的妃嬪一樣無助,程文要想順利博士畢業,不發c刊根本不可能。

  “這家伙寫的論文比大西洋還水,怎么發。”

  提到這個大師姐,楚煜的嘴角就撇到了天邊,要說她完全沒有實力,倒也不見得,畢竟好些知識點都曾經找她談論過。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他管不著別人,先管好自己吧。

  第一次參與組織這種高級研修班,范慈恩內心還是有些緊張的,有了楚煜的加入,她的確是放松了許多。

  研修班的具體內容是:圍繞古代文學文本和文字教學及研究領域開設課程,突出跨學科、前沿性的特點。招生對象是以古代文學相關專業的在校碩士生、博士生為主,在讀本科生、在職教師和相關人士也可以報名,規模為30人左右,一經錄取,需要全程參與,不得缺勤。

  范慈恩看了消息后,詢問道:“師姐,這相關專業包括什么呀?”后面她還要負責報名人員的資料審核,先問清楚比較好。

  “意思就是中國語言文學下的二級學科——漢語言文學、文字學、文藝學、文獻學、古文字、古代文學等專業都是可以報名參加的。”程文打字飛快,她最近心情不太好,除了導師發的消息外,其余的看著就煩。

  “這次是在線發布的招生信息,你和楚煜兩個人多留意一下信息,審核完資料,然后整理出一份錄取學員名單給我。”

  “好的。”

  楚煜:“師姐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見兩人還算聽話,程文心里稍微舒服了一點,剛把手機放下,又有電話打來,她看清楚來電人后,很不情愿接通。

  鈴聲響了幾十秒鐘,同一宿舍的舍友提醒她接電話。

  程文這才抓起手機鉆進了洗漱間,壓低了嗓音道:“又怎么了?不是跟你說過,我最近要忙著寫論文,老是打電話過來干嘛。”

  “唷,脾氣這么大,我哪里知道你在做啥,天天都說在寫論文,也沒看見你有什么成就。”電話那頭傳來剛過了變聲期的男生聲音,是她弟弟打來的電話。“要不是老媽逼著我打,你當我樂意打電話給你。”

  程文壓著火氣:“你把電話給媽媽。”

  對面哼了聲,悉悉索索地把手機轉了個人,程文剛想和媽媽說一下自己近況,卻被搶白。

  “我天,過著皇太后的日子啊,怪不得沒前程呢,吃的太好了吧,水果各種各樣啊,我一個月都沒你吃一頓的水果多。你也太會享受了吧?”

  程文愣住,這會兒才恍然大悟,一連串的追命連環call,只是因為自己傍晚的時候在朋友圈發了一條水果拼盤的照片。

  她頭疼欲裂,強忍著難受,說道:“到底要怎么樣,我吃個水果你也說。”

  這些水果還是她去參加一個活動贈送的禮品,又不是她花錢買的。

  “說一下你就生氣,脾氣哪兒這么大,難怪你弟弟不愛跟你打電話,兩姐弟點兒都不親熱。”

  “你這個學期的獎學金發下來了吧,加上每個月發的兩千塊錢,一年差不多省一點的話就有四萬多塊錢了。我跟你老爸兩個人拼命去做,也存不了那么多錢。”

  又提到了錢,程文想不明白,為什么家里人總要惦記她兜里的三瓜兩棗,“不要說的那么夸張,學校食堂也不便宜。”

  程母:“沒夸張啊,按道理就是這樣,這是事實。”

  程文心累到連話都不想接,任由對方劈里啪啦說了一大通,她眼神卻望向了洗手臺的水管處,水滴以每秒鐘一滴的速度勻速下落。大半個月前水管連接處就開始漏水,她裝作沒發現,想著讓室友去請修理工。

  沒想到室友也裝沒看到,轉頭買了隔音耳塞,就這么將就著住下去。

  夜深人靜的時候,水滴聲格外清晰,程文被吵得心煩意亂都快神經衰弱了,她知道室友是想逼迫自己出錢,但她不久前才給家里轉了錢,身上除了幾百塊錢的生活費外,是真的掏不出錢了。

  掛斷電話,程文的情緒低落到谷底,手機即將鎖屏的前一秒,她看到了男友發來的消息,“baby,別生氣了,我跟她們都是玩玩而已,跟你才是認真的。”

  過了會兒,一張圖片發來,是某個酒店的房號。

  “明天來找我,記得噴我送給你的那瓶寶格麗的香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