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29章 高山流水遇知音
  直到這時,范慈恩才覺得原來一切事情自有天意,假如她那天沒有跟著小文去書店看書,也就不會碰上那本二手書了,更別提替老爺子找回曾經的喜愛之物。

  “您說的這兩個特征挺鮮明的,我們可以幫你把這條消息發布在網上,不過我也不確定是否能夠找回您的東西。”

  唐梵和陸舟行經營著墨白工作室,兩人在社交平臺上的賬號粉絲還算多,所以可以試一試。

  沈黎提醒道:“其實可以寫下您的姓名和那本書的具體信息,這樣我們才能更方便一些。”

  陸舟行在旁邊給他取來紙和筆,讓字更加好的唐梵來寫。

  看著他們忙來忙去,范慈恩趕緊出聲。

  “不用了。”

  “怎么,是有其他事情嗎?”唐梵將視線轉向范慈恩,坐在輪椅上的小姑娘臉龐清秀,眼角帶著笑意。

  “那本書就在我這兒。”

  “什么?!”陸舟行第一個喊出了聲。

  沈黎噠噠噠地跑過來,在她耳邊問道:“怎么會在你這兒,你可別為了灑云紙說了謊話,反而得不償失。”

  范慈恩自覺自己不是這樣的人,自然也不會為了得到東西撒謊。她信誓旦旦道:“那本書真在我這兒。”

  其他幾人還愣住的時候,唐梵率先反應過來,范慈恩肯定是在某種機緣巧合之下,拿到了這本書。

  其實當這間書屋的老板提到那本書的時候,他的腦海中隱約出現了一個漆黑的半身人像和一枚紅印。

  只是他不太確定,兩本書就是同一本。

  況且他在那本書上還留下了自己的隱秘的、不為人知的心事。

  今天聽到范慈恩說那本書在她那里,他既為老爺子找回了書籍而興奮,又覺得自己的心思被戳穿,有種說不出的羞赧。

  他強裝鎮定,詢問道:“現在那本書是在學校里嗎?”

  “對,上次我和小文一同去她做兼職的書店里面,沒想到就看中了這一本二手書,后來她買下來送給我了。”

  如今已經找到了書籍的原主人,就應該物歸原主。更何況老爺子并不想要賣掉這本書。

  范慈恩轉動輪椅,來到老爺子的面前,說道:“您要是信得過我的話,就先將這卷灑云紙賣給我們,等回去之后我立即將那本書給您寄過來。”

  似乎怕老爺子不肯相信她,范慈恩取出自己的手機,翻到之前拍照留念的照片。

  在看過照片之后,老爺子這才確定那本書的確是自己的。他的眼眶逐漸變得通紅起來,嘴角微微顫動,情緒激昂。

  時隔六七年的光陰,他終于重新找到了這本書。

  或許對于其他人而言,書籍只是一個閱讀的消遣物,但是對于他卻是不同的。

  這本書是他的好友贈送給他,兩人三觀相同,又有共同的愛好,曾經約定了好友要成為著名作家,他要做最忠實的讀者。

  可惜好友在出版了這本書后不久因病去世,這本書也就成了他的遺作。

  雖然并沒有許多人知道這本書,就連出版也是他自掏腰包,才能夠順利印成鉛字。

  但這本書籍承載的情感,遠超過它本身擁有的價值,更何況一種物品的價值是人賦予的,在他心目中,這本書的價值比黃金更加珍貴。

  他曾經丟失了這份寶貴的情感,如今總算找回了,越看范慈恩就越發覺得喜愛。

  老爺子在柜子里取出一大張油皮包裝紙,細細地將那卷灑云紙包裹起來,防止落了灰和淋雨,隨后交給了一旁的陸舟行的人,并揚言自己分文不取。

  這是贈送給范慈恩的禮物,兩人剛才就約定好了。

  灑云紙價格昂貴,范慈恩也不肯收下,怎么說也要將成本價給老爺子才行,兩人推辭了一會兒。

  “我已經賺的夠多的了,現在開書屋也并不是為了單純賺錢,如果你愿意的話,不如抽個空閑時間將自己的畫作寄一份給我,我懸掛在這兒給其他的顧客欣賞一下。”

  既然如此,范慈恩只好答應下來。

  等離開書屋之后,幾人很是唏噓,陸舟行更是將書屋老板和那位作家比作“高山流水”的伯牙子期。

  伯牙善彈琴,子期善欣賞,兩人互為知音。

  七嘴八舌聊了幾句,作為好友陸舟行發現了唐梵的情緒稍顯失落。

  他們已經找到了灑云紙,這一卷灑云紙大概足夠他們制作一本曇頁裝書了,為什么他還是悶悶不樂?

  “哎,有心事兒嗎?”陸舟行用胳膊碰了一下唐梵。

  “沒什么,或許是最近事情太多,所以沒有及時調整好心態吧。”

  唐梵無意將自己的心事吐露出來,這本就是他和范慈恩的私事,怎么好讓其他人知道。

  他的性格如此,陸舟行也就沒再繼續追問下去,他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你照看好她們,我去商店買點水。”

  走在前面的女生有說有笑,沈黎說起了自己在學校里修復那本《六合通》的事兒。她一直忙著幫陸舟行整理紙張,倒是忘了把修復好的作品提交上去,反而被老師一頓臭罵。

  好在她性格大大咧咧,并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這事兒也給范慈恩提了個醒,事情是因自己而起,復原曇頁裝也是她一意孤行,那么絕大部分的任務應當由她來完成,而不應該全部交給了自己的好友。

  身體不便,不是她推脫責任的理由。

  沈黎似乎想起了什么,接著問道:“聽說這段時間你去做康復,身體好些了嗎?”

  面對朋友的關心,范慈恩回道:“好多了,之前只是有一些基本的反應,現在醫生說以后可以嘗試著下地走走。”

  “那太好了!”沈黎立即歡呼雀躍起來,她自然比任何人都希望范慈恩能夠重新下地。

  雖然現在有其他人可以幫助,但一旦脫離了朋友和同學,范慈恩就有些受制于輪椅。如果能夠重新站在地面行走,那她以后就自由的多。

  沈黎是真心實意為范慈恩的康復感到高興,即便她現在并不能真正做到下地行走,但只要肯堅持這件事,就一定會成為現實的。

  范慈恩也很期待看到自己完全康復的一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