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24章 灑云紙
  唐梵腦海中的想法得到證實,他壓住喜悅,快步上前,詢問道:“你去做檢查時,醫生怎么說的?”

  提及這個,范慈恩有些喪氣,當年車禍來得突然,哥哥為了保護她不幸去世,她的雙腿骨折,由于傷到了關節,恢復的時候疼的要命。

  再加上車禍讓她心理出現問題,劇烈的疼痛讓她不斷想起那場車禍,她害怕再度站起來,錯過了黃金恢復期,康復師說很難再站起來了。

  “未必,你分明有正常的膝跳反應,而且剛才還順利躲避了托盤,證明你能夠操控自己的雙腿。只要你想站起來,就一定能夠站起來的。”唐梵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她。

  這種期盼的眼神太過于熾烈,讓范慈恩的內心跟著翻涌起來,她真的還能重新行走嗎?坐在輪椅上的這幾年時間,她什么都做不好。

  此刻她有一種強烈的想要再次站起來的想法。

  手臂受傷的日子,沒有帶給范慈恩太多煩惱,反而讓她越發沉靜地去思考該怎么去面對自己的雙腿。

  唐梵那晚在醫院說的話沒錯,雙腿無法正常行走,除了有一部分是身體的緣故,更大一部分是她的心理上設定的阻礙太多。

  可現在她迫切地需要重新站立起來,她還沒有為哥哥洗刷冤屈,還沒有實現自己的夢想,怎么能夠一輩子坐在輪椅上。

  范慈恩聯系了康復醫院,與醫生約定好了,每周末都去做康復訓練,爭取早日能夠恢復自由行走。

  沈黎和陸舟行在得知她受傷后,來看望病人,順便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經過幾天幾夜的實驗,兩人終于找到了一種軟硬適中,又耐折疊,還不泅油墨的紙張。

  “這種由安徽小嶺村生產的灑云紙,很符合書上的描述,我倆試驗了很多次,都沒有問題。”沈黎眼底有難以抑制的喜悅,這也難怪,她接連好幾天沒有睡好覺,就是想找到最合適的紙張。

  現在終于開了一個好頭,只要紙張選對了,那么后面的一切也就迎刃而解。

  陸舟行眼底有淺淺的黛色,說道:“我覺得應該就是這種紙張了,就是價錢有些貴,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

  關于紙張價格問題,范慈恩倒是提前想過,她本就是學工筆畫的,平時用的紙張也比較多。

  “70塊錢半尺,一張四尺灑云紙就是280,還沒算上損耗就已經費了不少錢。”

  都說藏金不如藏紙,安徽涇縣的手工制作紙張,價值甚高,在高端書畫市場收藏熱度居高不下。

  “還真有些貴。”范慈恩以前用慣了熟宣紙,從來沒有換過其他紙張,沒有想到這種灑云紙這么貴。

  貴就貴了點吧,總比一切還毫無頭緒的好。

  范慈恩讓沈黎把外面那層紙打開,摸了摸所謂的灑云紙,紙質綿韌,手感潤柔,她貼近了看,紙面很是平整,有音樂竹簾紋路,切邊整齊潔凈。

  沒有折子、裂口、洞眼、沙粒附著物等影響使用的瑕疵。

  這么貴的紙張,要是還制作的比較粗糙,跟直接搶錢有什么區別。

  拿了一只毛筆過來,沾上墨汁,范慈恩提筆書寫,“春祺夏安,秋綏冬禧”八字一筆落成,深淺濃淡,紋理可見,墨韻清晰,層次分明。

  果然是極好的紙張,值得了這個價格!

  范慈恩轉身對著二人說道:“可以購買一批這種灑云紙,然后由我來繪美人圖。”

  目前工作室的項目資金都是由她提供,金主一開口,陸舟行和沈黎自然沒有異議。

  陸舟行說道:“那我去跟負責人聯系,看能不能給我們便宜一些。”

  這事兒就這么說定了。

  不過,對于對于繪畫,沈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繪圖順序是怎么樣的?到底是裝幀好了之后再繪圖,還是先繪圖,再進行裝幀?”

  要是弄錯順序的話,提前繪制的畫作和紙張就完全浪費掉了,紙張太貴,還是謹慎些好。

  還是得嘗試才行,做手工哪里有靠腦子來想的。

  “弄錯順序也沒關系,我們都是在嘗試的過程,發現不對勁兒再進行修改就是了,沒有什么的。”范慈恩心態極好,她覺得找到合適的紙張,這件事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沈黎道:“只是這樣你就會很辛苦,畢竟我和陸舟行都不會畫畫,想要整本書的風格統一,恐怕還不能找其他畫家來幫忙。”

  是這個道理,范慈恩知道一切都只是剛開始,困難還在后頭,可好不容易有了進展,她怎么能夠喪氣。

  “我畫畫很快的,一個頂倆。”

  又解決了一個問題,只是其他的問題也隨之而來,曇頁裝這種裝幀方式過于奇幻,形似花開,如何能做到這一種呈現方式。

  范慈恩從抽屜中翻找出自己閑暇時,隨手畫的一張紙,畫上紙頁朝里對折,再以中心點為準,把所有的邊頁對齊,粘貼在另一包背紙上,裁剪成書,和所謂的曇頁裝七八分相似。

  她繪畫這張圖時,省去了藝術的效果,一切只從實際出發。

  因此陸舟行一眼就瞧出來,這完全是可行的。

  “你腦子和手也太好使了!”

  面對他毫不吝嗇的夸贊,范慈恩微微淺笑,她只是盡了自己的一份力而已,陸舟行和沈黎這段時間為了復原曇頁裝,同樣費了不少功夫。

  等商量完了事情,范慈恩送兩人到門口。

  恰逢周六,室友出去做兼職了,她上次在醫院吸了氧,身上除了摔倒時碰到的青印子外,其他倒還好。

  沒有課要上,范慈恩的手還沒完全恢復,不適合繪畫,她便打開電腦,準備看會兒文獻資料。

  最開始的時候,她看論文也是糊里糊涂,后來向唐梵請教了一下,才知道先學會看摘要、目錄和引言,才能夠判斷這篇論文有沒有讀的價值。

  這篇論文里有許多甲骨文,范慈恩想整理一下,發現無法粘貼復制,嘗試了各種方法,還是不行。

  看來是現在的字庫里邊沒有這個字。

  想了想,本這不用白不用的想法,她還是給唐梵發了消息,詢問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學習古文字的都會在電腦上安裝中國基本古籍庫這個軟件,能夠解決大部分關于古文字的問題。

  唐梵通過語音和范慈恩說了半天,可惜范慈恩的筆記本電腦安裝的雙系統,她實在是不會弄,只好叫來了他本人幫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