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23章 今夜月色很美
  回到宿舍的時候,室友還在洗漱,房間里散發著幽淡的香味,范慈恩轉動輪椅來到陽臺。

  雖然隔壁的同學在玩游戲,聲音有些吵鬧,但并不影響她覺得今夜的月色很美。

  吹了會兒涼風,范慈恩昏沉的腦袋終于清醒了許多,只是腿還隱隱發疼,可能是因為天氣涼了的緣故。

  回想起在飯局上的對話,她只覺得朱迪很幼稚,這種人也是社會上最常見的小人,不想著努力提升專業能力,而是靠著詆毀別人來彰顯自己。

  幸好沒有和朱迪繼續做同學,而現在和她同一小組的學生,雖然關系不怎么親近,好歹都是些正常人。

  在陽臺坐了許久,直到手臂發涼,渾身的酒氣都散了許多,范慈恩才覺得奇怪,她本來是怕酒氣留在室內,惹了室友不愉。

  可室友洗澡的時間未免也太長了一點。

  “你還好嗎?”

  她試探性問了一句。

  沒人回復。

  范慈恩驚覺出事了,洗漱時間太長的話,容易缺氧導致頭暈,她來到浴室門前,用力拍門,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一擰開門,滾熱的蒸氣撲面而來,她側過臉避開熱氣,隱約看到了倒在地板上的女生。

  看樣子是缺氧暈了過去,范慈恩趕緊去找人幫忙,誰知心急反而出錯,輪椅卡在了浴室口,她趕緊往后倒去,依舊卡住。

  她真的有些著急,拼命調整角度,想讓輪椅退出去,可還是沒有用。

  吃飯的時候沈黎在微信上找她談論曇頁裝的事情,兩人抽空聊了一段時間,手機沒電了,她一回來就順手插上了充電器。

  “有人嗎?!”

  范慈恩急得要命,室友情況危急,要是不趕緊呼救的話,還不知道會造成什么后果,可隔壁的動靜太吵了,根本聽不見她的呼救聲。

  “有沒有人……”她快要絕望了,這種時候,怎么就沒有把手機帶在身上,冷靜,絕不能慌亂,現在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

  醫院里。

  聽說范慈恩在宿舍出事,唐梵等人連忙趕了過來,楚煜還沒等見到人,嗓門極大地哭嚎了起來。

  畢竟他和范慈恩關系不錯,兩人就是一對兒臥龍鳳雛,哦不是,是一會兒好朋友,她要是出了事,以后上課被點名的可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別嚎了,聽著很煩人哎。”有人扯開雪白的床簾,一個臉色有些蒼白的姑娘坐在床上,護士在給她的胳膊涂抹碘伏消毒。

  楚煜沖了過去,上下仔細打量一番,見她確實沒有大礙,這才后怕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

  他邀功似地指了指自己的腳指頭,“你還說呢,看我連鞋子都沒來得及換,踏著人字拖就來醫院找你了。”

  “這份情我記下了,以后請你吃頓好的。”范慈恩笑著應了聲,視線卻是透過楚煜,看到了站在過道上的唐梵。

  他頭發微潤,顯然是才清洗過,身上只套著白色的棉質長袖衫,黑色短褲,露出線條流暢的小腿,整個人看上去很干凈。

  仿佛隔著遠遠地,都能聞到他身上傳來的皂香。

  “嘶——”

  看著護士給范慈恩的胳膊肘涂抹藥粉,楚煜一邊嘶啞咧嘴,一邊問道:“這是怎么了,聽說你們宿舍爆炸了,玻璃窗都給炸飛了,還傷了人。”

  消息就是這么傳來傳去,逐漸變得魔幻起來的。

  范慈恩搖頭:“是我室友洗澡太久,缺氧昏迷了過去,我想幫她,結果輪椅卡住,這才鬧出這么多事情。”

  當時她以為打碎玻璃的聲音,可以引起隔壁的注意,誰知道沒有任何用,只好后仰弄翻輪椅,拼盡全力爬了出去,才找到人來幫忙搭救室友。

  胳膊上的細小傷口,全是在地上爬行時,被碎玻璃劃傷的,其他同學看到她這副樣子,還以為出了什么事情,險些嚇得魂飛魄散。

  不過能夠順利救下室友,范慈恩覺得自己這點兒小傷根本不算什么。

  了解事情真相,楚煜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以前總感覺這個女生很弱小,連自己都沒有辦法保護好。可是從初次見面,她就獨身一人來學校,現在又救了另一個女生,是他一直低估了她。

  范慈恩盯著一直沒進來的唐梵發神,忽地感覺到身邊的床下陷了些,只見楚煜就勢坐在她的身邊,然后輕輕吹了吹被玻璃劃爛的傷口。

  這種詭異的,又莫名曖昧的姿勢,讓護士小姐咯咯笑,調侃道:“妹妹,這個是你男朋友啊?這么貼心。”

  “不是,他是我同學。”范慈恩趕緊解釋,生怕被人誤會了。

  楚煜反應過來,臉也有些熱,粗著嗓子道:“我媽說,吹一吹就不疼了。”

  “跟我一塊兒來的那個女孩,她現在情況怎么樣了?”范慈恩見氣氛有些尷尬,趕緊問起了室友。她剛才見室友被送進急診后,交了費用,就有護士來幫她處理傷口,一時之間沒顧得上室友。

  “剛剛才抽了血做檢驗,她吸了氧應該好多了,你們待會兒可以過去看看她。”

  護士包扎好傷口,把碘伏、繃帶之類的東西放進托盤,叮囑道:“最近就不要沾水了,等傷口好了再洗澡,平時流汗可以用濕紙巾簡單擦洗一下。”

  話音剛落,其他病房的家屬叫她。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范慈恩讓護士趕緊過去,那個托盤沒被帶走,留在了病床旁邊的鐵柜子上。

  范慈恩兩只胳膊肘和膝蓋都被劃傷,現在全都包扎起來,直愣愣地,看著頗有喜劇效果。

  換做往日,楚煜老早就笑了出來,可現在他一點兒不想笑,甚至還有些心疼。

  這可真奇怪。

  他抬頭,偶然瞥見過道上還站著一人,緊鎖的眉頭松開,出聲道:“唐師兄,你怎么不進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唐梵久久不言語,等了許久,楚煜才聽見他說:“嗯。”

  低低的嗓音,讓人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管了,反正他一向這樣,冷冷清清,看似好說話,實則沒有人能夠真正讀懂他。

  楚煜收回視線,剛想詢問范慈恩口渴沒有。

  “有蟑螂!”

  聲音從過道傳來,楚煜最怕這種惡心的生物了,他嗷嗚一嗓子吼了出來,動作弧度極大地整個人都趴在了病床上,用力過猛床架撞上了旁邊的柜子,上邊的托盤被碰倒。

  紛紛往范慈恩這邊砸了過來。

  楚煜趕緊伸手阻攔,他沒有想到,那已經很久無法動彈的雙腿,竟然像是有了知覺一樣避開了。

  “嘩啦”一聲,托盤里的藥瓶和碘伏全都摔了下來,潔白的繃帶散開滾出一條長圍巾,碘伏倒了些在地上。

  “怎么會?”不止是楚煜覺得震驚,就連范慈恩自己也被嚇到了,她沒有想過自己的腿會下意識地避開危險。

  這說明她并不是沒有重新站起來的可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