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9章 光照微塵
  美術館分為a區和b區,其建筑造型形似出水芙蓉,走進a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時一個碩大的蝴蝶結裝飾物懸在半空,許多妝容精致的女孩舉起手機拍照留念。

  順著落地窗往外瞧,暖橘色的陽光倒影在湖面,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唐梵看了看張貼的宣傳海報,“雙年展,200多位國內外藝術家的作品都聚集于此,布置展覽的工作人員應該挺享受的吧。”

  “享受與勞累各自參半,布置展覽跟去工地搬磚差不多,特別是這種大型雙年展,真不是人干的活兒。千頭萬緒,眾口難調。幾百件作品每件都進度不一,有的作品到了,展廳還在施工;有的展廳好了,作品還在路上;有的專業設備國內壓根兒沒進口過;有的國家50年就得走文物報關流程;有的航線又搶不到倉位;有的藝術家要求親自現場拆包;有的藝術家又全然不管……”

  “總之一句話,太難了。”

  雖然不是美術館工作人員,但作為曾經的美術生,范慈恩對這些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為了將作品最完美的狀態呈現給大眾欣賞,藝術家和工作人員都耗費了不少心血。

  唐梵倒是頭一回聽說這些,有一瞬間,他覺得藝術和文學隔得很近,很近。

  研討會的具體地點在負一層,時間還早,范慈恩示意唐梵一同過去看會兒展覽。展覽共分三層,他們現在在第一層,一進門便是一位畫家自我梳理式的個采投屏,偶爾有人從身邊經過,沒有駐足停留。

  范慈恩很喜歡聽一聽參展藝術家,就其創作生涯和體會的自述采訪,這樣能更快了解畫家的生平,對于欣賞他創作的作品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光影昏暗,幕布上飛閃過各色畫面,光照微塵,在這些畫作中藝術家有意地與“光”進行互動。空氣中,畫家聲音帶著某種能夠讓人平靜下來的物質,時光仿佛在這一時刻徹底停了下來。

  這是屬于藝術的世界,一個完全放松,完全安全,完全熟悉的地方。

  “這種水平的畫也能拿來參展,美術館還專門拿地方給他放個人采訪,真是浪費資源。”剛進來的一對男女,女生聲調偏高,表達自己的不滿情緒。

  對聲音敏感的范慈恩,一下聽出了來人是誰。

  不過她可沒有想要上前打招呼的想法。

  男生有些不贊同地說道:“他的作品具有濃烈的個人風格,倒不像你說的這樣差。”

  “你看,他作品中大量使用光元素,雖然創新的用了油畫顏料和水彩顏料,但兩者融合的并不好,看起來如此違和。現在的大眾審美降級嚴重,就是被這些所謂的‘藝術家’給污染了。”女生語氣里帶著不易察覺的憤怒。

  “未必吧,你難道不是因為他的創作風格和你有些相似,才讓你討厭的嗎?”

  “你這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是說我在嫉妒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畫家,值得我去嫉妒。”

  坐在黑暗中的唐梵和范慈恩,沒有想到會有人在美術館爭吵起來,關鍵是現在站出來也不合適,只能期待兩人趕緊離開吧。

  爭論了幾句,男生也留意到了角落里還有人在,于是壓低了聲音,說道:“你聲音小點,還有其他人在呢。”

  女生順著視線瞥去,角落里輪椅上坐著一個長發女生,看不清五官,但輪廓清晰,應該不會丑了。

  “呵,我說你這是怎么了,原來是看上了別人,這人也是個瘸子,是不是讓你想起了范慈恩?!”

  女生語氣咄咄逼人,男生不耐煩地拉著她往外走。

  “我不走,你心里還有她是不是!”女生的聲音里帶了些哭腔,她不甘心自己追了這么長時間,還是敵不過一個殘疾人。“她不過是個瘸子,下半輩子都只能依靠紙尿褲生活,你到底喜歡她什么!”

  “你真是不可理喻!”

  男生甩手離開。

  女生追了上去,哭哭啼啼,惹人生厭。

  還真是朱迪那個討人厭的家伙,范慈恩眼神逐漸陰沉,她緊捏著衣角,幕布中的一切都是浮光掠影,什么都沒有記住。

  她為什么要來這里一趟,如果不出來的話,是不是就聽不見這種難聽的話了。

  可是朱迪說的又有什么錯,她就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他們是你的大學同學嗎?”唐梵轉過來問道,他感覺到氣氛凝然,空氣幾乎能夠冷結成霜。

  范慈恩“嗯”了聲,突然操控著輪椅往外走去。

  唐梵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

  追了出來,果然在不遠處的欄桿處見到了朱迪和她男朋友,范慈恩勾起唇角,主動上前,笑著說道:“你不喜歡光,那是因為你處理不好光源,光是你的短處,你沒有辦法避免,只能用語言和行為去詆毀。”

  兩人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剛才的對話被正主聽了個正著,朱迪男友臉一紅,欲為自己辯解一兩句。

  “我對你們的事情沒有任何興趣,也煩請你們不要在背后詆毀我,大家同窗四年,不說有多少情誼,至少要能夠做到尊重別人。”

  說完了自己想說的話,范慈恩沒有停留,執拗地往電梯口走去,她的輪椅卡在電梯口,里邊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著她。

  別去看。

  范慈恩對自己說,這些都不重要。

  下一刻,有人連同輪椅,將她抬進了電梯,進來,按下關門鍵,用一只手臂擋在眾人面前。

  他的黑色衣物,遮住了那些人探索的目光,給了她一定的尊嚴。

  她記得,在度尾的時候,唐梵的手臂就受過傷,醫生說要好好修養,可因為她屢屢破戒。

  電梯門開,其余人都走了出去,唐梵蹲在她面前,漆黑的眼睛不偏不倚地盯著她,“在我這里,你永遠不是負擔。”

  范慈恩緊抿著唇,倔強的要命。

  見她不答,唐梵上手捏住她的臉頰,姣好的五官擠成一團,打破了她的悲傷,“聽見了沒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