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4章 紫色丁香花與初戀
  費了一個多小時,五人終于進入了紅松林,李厲經過昨天的可怕遭遇,并不想在度尾久待,更不想跟他們一塊兒上山。早上起來,他就跟著陸舟行去找到自己的車,然后回了市里。

  估摸著他這段時間都不會再來度尾了。

  明亮的陽光從樹隙中透了出來,紅松針葉鋪滿的地面落了許多光斑,形成了漂亮的丁達爾效應。

  楚煜把輪椅抵靠在一棵紅松樹前,示意唐梵可以將范慈恩放下,背了一路,就算是少女身體輕盈,那也會累的。

  說實話,青年的背肌結實,背著她的時候穩穩的,身上還有一股溫暖的淺香,讓她不愿下來。

  坐在輪椅上,范慈恩抬頭欣賞這片由近萬棵紅松樹形成的松林,紅松樹是一種極為古老的樹木,十分罕見。

  大自然始終給人寧靜的感覺,總會悄無聲息地抹去了身體上的煩躁和苦悶。

  “你們去玩兒吧,待會兒過來找我就好。”

  看出了沈黎想去不遠處的小溪邊玩水,范慈恩主動說起,避免幾人不好安排,她知道自己身體不方便,能夠到這里來看紅松林,已經很好了。

  朋友們好不容易來一趟,怎么能讓她敗了興致。

  唐梵沒有多大興致,只是來陪著玩的,便道:“你們去吧,她這兒有我看著,不會出事兒的。”

  陸舟行知道他這是想留在這兒,抽空用手機看論文,也就沒有推辭,和沈黎去小溪邊玩水,搬石頭找山螃蟹去了。

  一行人,直到午后,才決定下山。

  明天還有專業課要上,范慈恩和楚煜必須要回去不可,否則一定會被老師罵死的。

  下山往回走,準備先去鄰居家蹭個飯。

  走到一戶院子里有幾棵花樹的人家前,幾人才停住了腳步。丁香是桃金娘科植物,當其花蕾由綠轉為紅時采摘、曬干,便可入藥。唐梵認得這種植物,去找這戶人家的大娘要了一些晾曬好的丁香。

  大娘見是這群學生,二話不說用報紙包了一大包的褐色丁香。

  “你脾胃虛寒,每天喝上一碗丁香柿蒂湯最好不過了。”唐梵轉手就把這包丁香給了身后的少女。

  范慈恩覺得手上的紙包滾燙的厲害,這些丁香勾起了她與唐梵過去有關的一段記憶。

  那時她不過十七歲,認識唐梵沒多久,兩人在花池中偶然遇見了開得繁密的丁香花。

  范慈恩笑吟吟地問他:“你知道丁香的花語是什么嗎?”

  唐梵淺笑著看向她,折下一串開得正好的紫色丁香花,戴在她的鬢邊。

  雖然年紀不大,但她無疑是個標志的美人,未敷脂粉,卻秀色難掩。

  “我告訴你——丁香的花語是純潔無邪,是初戀。”范慈恩頸上流淌的汗珠,一骨碌滴入衣領之中,泅出幾點胭脂般的深色。

  唐梵身上突然有些熱,避開不去看,悶聲道:“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范慈恩惱了,猛地將他推倒在丁香花叢,枝頭上的丁香也悉數潑灑在了唐梵的臉上。

  唇紅嬌艷,可吐出的話語又那么戳人心窩子。

  他伸出手指狠狠地在她唇上蹭了下,故意瞪她,“閉嘴。”

  “唐梵你是不是有病?”

  “……”

  唐梵疑惑道:“你都17歲了,叛逆期好像有點長……”

  范慈恩無語至極,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和你談戀愛真無聊。”她身邊的同學談戀愛總是很有趣,讓她艷羨了許久,好不容易挑選了一個相貌、品行、身材均合眼緣的少年,可他怎么這樣無趣。

  他像極了一個只會讀書的書呆子,不好玩,不會說些想她之類的討人歡心的話,總是和她作對。

  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開始預謀與他分手的吧。

  可是她年紀不大,從未談過戀愛,也不懂什么才是喜愛,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傷害到對方。

  等回過神來,范慈恩見到唐梵和陸舟行兩人在幫忙洗菜,他神色自然,并沒有因為這些丁香有任何的波動。

  她說不出來高興,還是不高興。

  范慈恩幫不上其他忙,就在旁邊待著,這家人的房屋建筑融合了江浙的翹腳屋檐和西南的特有白墻,風格很獨特。她在手機繪畫軟件上,隨手打起了草稿。

  一個五歲左右小女孩從她身邊經過,險些撞上她,她把輪椅往里靠了靠,瞥了眼小女孩,對方拿著幾塊土褐色的東西去洗水池邊,用清水沖了沖泥沙,然后丟進了陶罐子里,又拆開一個藥包,通通倒了進去。

  是甲骨!

  范慈恩沒想到會在這樣普通的人家看見珍稀甲骨,她知道有人會用甲骨燉煮藥材,但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

  有種莫名地激動在她心間擴散開來,她趕緊喊了聲:“唐梵。”

  怕引起其他人的慌亂,她聲音并不大,甚至以為那人不會聽見,偏生他聽見了。

  幾步過來,蹲在她面前,微微前傾身子,問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嗎?”

  對于他的體貼,范慈恩很是受用,她趴在他耳邊,說道:“我剛才看見那個小女孩把甲骨片丟到了陶罐里。”

  她指了指陶罐的方向,得趕緊阻止才行,否則開火燉煮,會傷害到甲骨的。

  之前有許多甲骨就是這樣徹底消失,成為了科研人員心中永遠的痛。

  范慈恩雖然腿腳不太行,但眼神很是尖銳,她從來沒有看錯過任何東西,唐梵自然是信她的話。

  不過也得確認甲骨上是否有刻寫文字才行,要是兩人搞錯了,未免有些丟了學校和葛老師的臉面。

  很快,唐梵就找借口去翻看了一下陶罐里的藥材,他一臉凝重地沖著范慈恩點頭。

  看來還真是他們平時研究用的甲骨。

  甲骨在古代并不罕見,這是一種用來留存文字的載體,所以全中國的各個地方都有可能出現。

  既然他們已經確定這就是具有研究價值的甲骨,便不能讓它成為別人口中的一味藥材,必須要將其搶救下來才行!

  沒想到屋子里沖出來一個中年男人,氣勢洶洶地扛起墻邊的一把長鋤頭。

  “你們動我藥干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