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11章 嘴硬的唐博士
  “把車門反鎖,推著我藏到草叢里去。”范慈恩在原地待了幾分鐘,突如其來的心悸,讓她立即做出決定。

  楚煜反應極快,等兩人都躲藏起來之后,才見到一個黑影從房里鉆了出來。

  他四處張望,似乎在找人。

  手機振動幾下,范慈恩收到了來自沈黎的提示消息,“小心,我們遇到了伏擊,掉入一個大坑,目前沒什么事兒。”

  果真是這個人坑了唐梵。

  范慈恩通知之前聯系過的警察同志,讓對方帶人馬過來。

  “有把握抓住他嗎?”范慈恩扭頭輕聲詢問,她動作貼得太近,說話時呼出的氣息噴灑在臉頰,有些癢癢。

  楚煜忙退后了一些,離那清甜的花香遠一些,臉上火燒似的,粗聲道:“沒啥問題,他瘦的跟個小雞崽子,我一只手就能摁住。”

  見年輕人鬼鬼祟祟地來到車窗邊,準備破窗盜取里邊的財物。

  楚煜趕緊追了上去,猛地用胳膊肘勒住了對方的脖頸,稍一用勁兒,尖而長的怪叫從嗓子眼里擠了出來。

  “讓你小子不學好!”

  他一掌將其腦袋摁在玻璃上,伸手往年輕人的腰腹摸去。

  “我是個男的你也搞。”生怕被占了便宜,年輕人拼命亂動,滿面驚恐。

  “去你的……”楚煜鐵扇似的一巴掌甩在他臉上,被這話惡心的要把中午吃的飯再次吐出來了,“盡想美事兒呢,我是想扯你褲腰帶捆人。”

  幾下將年輕人捆了起來,確定他沒有辦法掙脫之后,楚煜將其丟在地上,轉身去草叢里推范慈恩。

  “哈哈哈哈,你那兩個同學都被我迷暈扔進大坑里喂蛇,就算你抓了我也沒用,他們現在恐怕都被吃進了蛇肚子里。”

  沒了逃生的可能性,年輕人露出了自己的真實面孔。

  范慈恩讓楚煜撿了根木棍過來,戳了戳這小雞崽子的臉,語氣格外平靜,“早上唐梵他們就是被你這樣騙過來的吧。”

  “什么唐梵,不認識。”

  “你不承認也沒關系,等找到他們之后,自然會給你定罪的。”

  年輕人憤憤道:“我剛才說了,他們全都進了蛇肚子,你還指望能見到活人。”

  范慈恩失去了折磨他的心思,用盡力氣把棍子砸在這人臉上。

  楚煜笨拙地安慰道:“這就是故意氣咱倆的,你可千萬別信,沈黎和陸舟行他們不是還發了消息過來嘛。沒事的,待會兒警察就來了,肯定能找到師兄他們。”

  范慈恩點了下頭,拿出手機給沈黎打了微信視頻,試一試而已,誰知對面竟然接通了,光線昏暗,人影瘦長。

  “我們沒事兒,還在坑洞底下的一間地下室找到了唐梵他們。”

  剛才她和陸舟行掉下坑后,原本是想等人來救的,結果發現了一條很隱秘的小道,陸舟行懷疑唐梵他們是從這里離開的。兩人便沿著這條道往里走,走了約莫一兩百米就和唐梵會面。

  知曉他們全都安然無恙,懸在范慈恩心頭的巨石,終于墜落下來,她就怕幾人會有個閃失。

  “從地下室里可以找到出口嗎?”

  沈黎沉默了一下,似乎還沒有找到的。

  旁邊傳來一道冷淡平靜的聲音,“這里肯定有暗門。”

  一般而言地下室都會留有出口,否則底下早就沒有氧氣了。

  范慈恩也不拆穿:“哦,那我在外邊等你們出來。”

  掛了視頻,她慢吞吞地推著輪椅往黑壓壓的屋內走去,楚煜一頭霧水,不是說在外面等嗎?

  “唐博士這人嘴硬著呢,他要是自個兒能找到出口,還至于被困大半天。”

  楚煜一拍腦門,是這個道理!

  地下室內,鴉雀無聲。

  許久后,陸舟行才問道:“你找到出口了?”

  “還沒。”站在陰影里的青年,像根高瘦的竹子,他那卑微的驕傲,決不允許自己率先低頭。

  陸舟行理解他的心情,但仍然覺得無語,“我們要在這兒待多久,早些出去不好嗎。”

  唐梵:“你不該叫她來這兒犯險。”

  陸舟行:“要不是你被困住了,她會來這兒。”

  唐梵一時語噎,抿唇,冷冷地說:“我不需要她來幫忙。”

  “這話你還是留著自個兒跟她說吧。”陸舟行一下午都在坐車,奔波了好幾個小時,現在整個人乏累不已,懶得再伺候這人。找了個墻角,剛往上一靠,就被沈黎給叫住了。

  小姑娘幾步跑過來,趴在他身邊舉起手機仔細看。

  這個時候,陸舟行才留意到,她的睫毛長而卷翹,臉頰精致小巧,是偏明麗那一掛。

  “上邊居然刻有壁畫,雖然有部分脫落了,但從線條和色彩分析,此人技藝不錯,而且這壁畫的時間應該在二三十年前左右。”

  沈黎發現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就喋喋不休,好在其余三人并沒有心思阻止她,這地下室里寂靜無聲,如今多了個嘰嘰喳喳的小姑娘,反倒有了活力。

  唐梵額上全是冷汗,起初折斷的小臂疼得他咬緊牙齒,后面才逐漸適應了這種疼。他示意李厲往一個方向走去,在土黃色的墻面摸索了一陣兒,才聽見機關轉動聲。

  沈黎驚訝道:“找到出口了?!”

  土墻往旁邊緩緩移動,一條新的通道出現在眾人面前,與之前的通道不同,這里鋪了些青石板,壓成了一條更方便行走的道路。看得出來,這才是修建地下室的主人原本設定的路線。

  他們之前來到這里的通道,估計是被人后面才挖通的。

  “太好了,我們可以出去了!”

  地面的破舊屋子。

  范慈恩一進來,便覺得氣溫驟然變低了許多,壓抑陰冷,空氣中透著潮濕的霉味。

  放在衣兜里的手機消息提示燈閃了閃,嚇得兩人都是一驚。

  等成功用密碼解開,看見手機自帶的背景后,她意識到自己拿錯了手機,這個手機應該是陸舟行放在她這兒的,原屬于唐梵的手機。

  沒想到他從未更換過密碼。

  之前陸舟行意味深長地提醒過:“唐梵是個很念舊情的人。”

  范慈恩低頭看了眼手機,突然為這樣的情感感到難受,她以為他早就從那段不太成熟的戀愛關系中走出來了,可現在看來,徹底忘記的始終只有她一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