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6章 龍骨
  為了替導師看望病重的故交,唐梵專程來到莆仙縣,來接他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穿著挺括的黑牛仔夾克、杏色長褲。

  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野生眉濃黑如墨,鼻梁高挺,下頜角比一般男生更為明顯,十分英氣。

  “你是葛老師的學生吧。”青年熟練地從褲兜摸出煙盒,遞了一根出去。

  唐梵側過臉,婉拒了,說道:“不用這么客氣,葛老師的項目正在關鍵處,實在抽不開身,所以就安排我來探望一下李老師。”

  見他不抽煙,青年自個兒把煙點上,享受地深吸了口,隨后緩緩吐出白色煙圈,看樣子是過了肺。

  唐梵皺了下眉,“聽說李老師身體不好,你成天近身陪侍,還是少抽點煙。”

  “老頭子身子骨好著呢,我抽不抽煙又有什么妨礙。”李厲撣了下指尖燃盡的煙灰,渾不在意道:“等他真的不好了再說吧。”

  唐梵大概了解一些情況,李老師和自己導師曾是至交好友,后來發生了些事情,兩人斷交很多年了。這次要不是他主動請纓要來幫忙探望,恐怕葛老師會直接一句話打發。

  李厲瞇起眼睛,說道:“你這次算是白跑一趟了,老頭子就是故意找個借口等人來呢,他壓根兒就沒生病,每天早上起來打套八卦掌,比年輕人精力都好。”

  得知事情真相后,唐梵并沒有被戲弄的惱怒,反而為老人身體尚且康健感到高興。

  “還是麻煩李哥幫忙帶路,我代替葛老師去拜見一下令尊。”

  雖說一切都是謊言,不過既然他人都已經到了這里,作為晚輩,還是應當去見一見李老師的。

  沒想到李厲趕緊搖頭道:“這可不行,老頭子早就說過不見學生,他教了大半輩子書,好不容易退休,就想過幾天安生日子,你就別去打擾他了。”

  似乎是怕唐梵非得去,李厲又道:“老頭子也就這點愿望,又不是什么難事兒,作為后人,我總不能連這都做不到吧。”

  這倒是真的絕了唐梵前去探望的心思。

  “李哥這幾天有空嗎?”

  他來莆仙縣之前,翻閱過一些資料,知道這附近有“龍骨”出現。

  而民間經常說的“龍骨”,實際上就是他們專業人士眼中的甲骨,上邊刻有許多具有研究價值的古文字。許多甲骨的損毀,不止是由自然災害造成,更多的是被人挖掘出來作為藥材吃掉了。

  “龍骨”本身就是一味效果極好的中藥材。

  “我想去度尾尋找‘龍骨’,需要李哥幫忙帶下路。”

  唐梵初次來到莆仙,人生地不熟,自然是要找個當地人帶路才行,他做好了花出去一筆錢的準備。

  沒料到李厲很爽快就答應下來。

  “行。”

  度尾鎮離縣城不過一個兩個小時的路程,李厲開著自己那輛舊的快散架的五菱宏光,沿途還撿了不少回去的鄉民。

  唐梵費力搖下車窗,望著窗外不斷飛閃而過的景色,虛心求教道:“李哥,我剛才聽見有老人說什么‘沉絮’?”

  他不是當地人,聽不懂方言,只能聽個大概相似發音。

  “嗐,你說的不是‘沉絮’,是‘趁墟’,集市在古代也被稱為‘墟市’,所以當地人把趕集喊作‘趁墟’。”李厲話音剛落,下一瞬臉色白如霜。

  不遠處一棵松樹轟然倒下,黃色的花粉漫天飛揚。

  緊接著又是“咚咚”幾道怪聲。

  車上的眾人都受了驚嚇,大聲喊叫起來,紛紛吵鬧著要下車。

  “都給我安靜點!”李厲用力拍在方向盤上,喇叭的聲音壓過了吵雜聲,見眾人稍微冷靜下來,他才沒好氣地說道:“沒瞧見外面飄著這么多花粉嘛,不想活著的都給我滾出去,我才懶得攔。”

  驚起的黃色花粉幾乎遮蔽了天空,有幾分鐘的時間都處于一種混沌不清的狀態,誰也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狀況,萬一對面來車了怎么辦。

  唐梵初次見到這種狀況,從最開始的心臟多跳了幾拍,到現在一臉平靜地掏出手機,給眼前的鋪天蓋地的花粉拍了張照片留念。

  “瞧瞧人家唐博士,不愧是讀過書的高材生,多么淡定自如。”

  李厲邊調侃,邊伸手去摸煙盒,他煙癮兒極重,不多時就需要來上一根。

  “車上還有這么多人,空氣不流通。”唐梵及時按住了他的手背。

  李厲悻悻然地摸了下鼻頭,為自己辯解道:“我沒想抽煙,就是手有些癢。”

  等了快十來分鐘,周圍的環境才如電影畫布一般逐漸清晰。

  “這松樹正好攔在水泥路中央,車肯定過不去。”李厲探長了脖子,仔細觀察環境后,才一臉惋惜地提議道:“不如我們先過去,再往前走走,看能不能搭個順風車。”

  他的五菱宏光要停在路上,等林業局的人把倒下的松樹給拖走之后,才能回來開走了。

  唐梵原本想下車將松樹抬到路邊,但下車后,親眼見到松樹的長度和重量后,便徹底放棄了這個想法。幾人往前走了約莫五六分鐘,一旁的分叉路停著輛白車。

  這輛車很顯然是私人用車,車后擺放著一些機器設備。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年輕人,身量不高,偏瘦,臉上抹了鉛粉似的白,正打開汽車引擎蓋,往里邊灌玻璃水。

  “嘿!”李厲自來熟地上前打招呼,把地上的另外一瓶玻璃水遞給他,“你待會兒是不是要去鎮上?方不方便搭個便車?”

  年輕人一早就注意到了他們這行人,頭也沒抬道:“不太方便。”

  一張紅色鈔票從旁邊冒了出來。

  沒有半點兒煙火氣的唐梵,說道:“我們真的有要緊事,麻煩行個方便。”

  “上車吧,我正好要去度尾送些東西。”年輕人見狀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隨手擰緊瓶蓋,把玻璃水放在了前座副駕駛的腳墊處。

  李厲趕緊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將唐梵推進去坐下,獻殷勤道:“唐博士,您出了大錢,可不能讓你擠后座。”

  唐梵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已經挨到了座椅。

  李厲等其他村民都坐上后,才勉強擠進了后座,直言讓唐梵不要太感動了,這都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待會兒把我倆放在鎮上的車站就行。”唐梵緊盯著玻璃窗上的反光。

  約莫還剩一個小時的車程,途中有滿山的杜鵑花,還有青翠的松柏樹木。他輕闔眼,緊閉著唇,不再吭聲。

  后座的李厲和年輕人搭上話:“小兄弟,你知道哪里有‘龍骨’賣嗎?”

  “嗯……”年輕人含糊著應聲,眼神從后視鏡挪開,警惕地問道:“你們是來收購的藥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