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5章 更換宿舍
  “確實如此,曇頁裝應該運用了不少機關術,那可以從拆解立體書得出一些靈感吧?”

  沈黎笑著道:“或許吧,你可以先看看。”

  正是夕陽高照的時候,橙黃的光暈浮在半空,并逐步蔓延到了范慈恩的身上,她滾動輪椅,從書店的一側走到了另外一側,眼神始終緊黏在木架上的書籍。

  之前和沈黎的對話給了她方向,她覺得光把注意力放在古籍上也并不完全對,因此來到了書店。

  仔細挑選了幾本書,范慈恩往結賬處走去,正好沈黎也挑選好了自己所需書籍。

  “你待會兒是直接回學校,還是有別的事情?”

  沈黎不知道范慈恩的腿傷是后天形成,有心想送一送她,又害怕一不小心就戳傷了她脆弱的心靈。

  “先回去研究一下這些書。”范慈恩拍了拍腿上的兩本書,自從受傷后,其他人面對她的時候,總會多了一絲小心翼翼,她知道這都是善意的表現,但她不太喜歡。

  相比較起來,她更加喜歡楚煜這個腦子缺根筋的同窗。

  沈黎道:“那走吧,我正好沒什么事兒,一塊兒去嘗嘗你們食堂的飯菜。”

  吃東西是假,送她回去才是真。

  待天色將黑時,沈黎安全將范慈恩送到宿舍樓下,在得知范慈恩住在三樓后,她下巴都快驚呆了。

  “之前忘了跟教務老師說一聲,才分到了三樓的宿舍,可能過幾天就會搬下來的。”提及這件事,范慈恩也有幾分面紅頰赤,受傷后很長一段時間不住宿舍,她都忘記這件事了。

  沈黎長嘆一聲道:“那這幾天你下樓上樓都很麻煩呀。”

  的確,范慈恩搬進來之后,才發現自己上下樓都成了一件堪比登天的難事兒,她必須要等身邊的同學有空的時候,才能夠上下樓。

  一次兩次倒還好,可次數一多,脾氣再好的人恐怕也會有怨言的。

  依舊是被幾個女同學背上了三樓,范慈恩習慣性地從書桌上摸出幾塊德芙,分給女孩們。等沈黎和女孩們走后,她才斂下了眼皮。

  夜晚的風透過窗沿溜了進來,手臂涼颼颼的,她深吸一口氣,收拾好情緒,才將注意力放在了買回來的立體書上。

  “每攬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懷。”當她第一次在古籍上看到曇頁裝的描述時,便與王羲之作《蘭亭集序》時的心境一樣,“后之覽者以有感于斯文”,她不僅觸摸到了歷史的溫度,還有一種曇頁裝穿過時光向她看的感覺,不再是她單面的遙望,而是他們雙向的對視。

  她感受到了過去對現在的回應,感受到了一種被注視感。

  或者說,他們并不是站在了現在的時間線,而是站在了歷史的未來時間線。

  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

  搬宿舍的事情比范慈恩預測的時間來得更快,幾乎是一出消息,楚煜就興致勃勃地來幫她搬東西,起初范慈恩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件麻煩事兒。

  但是見楚煜搬出兩人在復試那天產生的交情,也就坦然接受了下來。

  讀研三年時間,肯定還有機會償還他的。

  “昨天我看到有人在咸魚上賣貓毛,說是可以出兩百多一斤呢!”楚煜夸張地挑起眉毛,他前幾天在學校的蓮池邊抱回來一只小貓,見無人收養,就養在了自己的宿舍里。

  他一向喜歡在咸魚上出閑置物品,會看到這種消息并不奇怪。

  范慈恩疑惑道:“他們收這干啥呀?”

  “給禿頭小貓做假發套?”楚煜也覺得奇怪,他當時也沒去問那個人。

  范慈恩幫著他把紙箱里一些輕便的東西放下來,戳破了他的發財夢,“我記得你養的那只小貓是無毛貓,應該賣不成貓毛。”

  楚煜不甘心道:“可以收集它身上搓下來的泥,也許也有人要。”

  “你說得對,畢竟那人連貓毛都收,沒道理不收貓泥丸子。”范慈恩像哄小孩似的,等紙箱里的東西都拿出來的差不多了,決定趕人。

  楚煜扒拉著門框,道:“我幫你搬了這么多東西下來,連口水都沒來得及喝,你就趕我走了,這是卸磨殺驢!”

  “驢可沒你這么聒噪。”范慈恩掏掏耳朵,她可知道楚煜這小子一直背著她偷偷找大師姐補課,同樣都是新生兒,那位大師姐的做法也不厚道。

  兩人說話聲引起了隔壁宿舍女生的好奇,眼看隔壁房門悄悄打開,楚煜忙撒了手,哼了聲,才道:“走就走,小爺又不是稀罕留在這兒。”

  話落,被誰攆了似的,楚煜拔腿就往外走,半點兒不敢多待。

  出了宿舍樓,往外直奔了一百多米后,他才松口氣,暗暗為自己打抱不平,明明是做好事兒去的,怎么像是個登徒子。

  擦了把頭頂的汗,楚煜發現不遠處有道熟悉身影。

  主動迎上去,熱情打招呼,“師兄。”

  唐梵瞥了眼他身后的方向,敷衍地應了聲。

  見他誤解了,楚煜忙解釋道:“范慈恩不是腿腳不方便,我就幫她搬了下東西,師兄別怪她麻煩。女孩子,多照顧一下也是應該的。”

  “你倆關系挺不錯。”唐梵語氣淡淡,面上溫潤清雅,眼眸卻有難以覺察的其他情緒。

  楚煜撓了撓后腦勺,不解其意,只好道:“倒也還好,就是比較聊得來吧。”

  他有些犯嘀咕,范慈恩換宿舍這事兒不是師兄催了教務處才辦成的嘛,怎么這人現在好像又不太開心了。莫不是讀書讀瘋了頭?

  沉默了會兒,唐梵半天沒接話,等楚煜走后,他回到自己辦公的地方,垂眼看了下之前抱著范慈恩回宿舍的手掌。

  似乎還隱隱有花香和屬于少女的溫度。

  他冷著臉,將手浸潤在盥洗室的水池中,清水不斷涌出,洗了許久,仿佛要將上邊殘留的所有痕跡都洗干凈。

  等出來之后,他用帕子擦去手上的水漬,回復群里的消息。

  “@葛老師,我可以替您去一趟莆仙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