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曇頁漫卷 > 第3章 提前入校
  “唐老師是在等什么人嗎?”

  外國語學院東二樓,有學生好奇地站在走廊打探。

  窗外溫暖的光線落在挽著衣袖的白襯衫上,他正垂眸看向屏幕,眉骨和鼻梁形成一道險峻的光影分割線,眼神黯淡。

  她沒來。

  唐梵合上電腦,微微仰起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怪他自作多情,她只是勾勾手指,他卻已經亂了陣腳,真是個白癡。

  年輕又形貌迭麗的異性,總是會吸引許多目光。

  一個女學生微紅著臉頰湊上前來,“學長,我有些關于古文字的問題想請教,不知道方不方便留個聯系方式。”

  唐梵倒也沒拒絕,在她遞來的手機上輸下一串數字。

  等幾天后,女生懷著激動的心情撥打過去時,卻聽見了一道明顯屬于中年女性稍顯低啞平穩的嗓音。

  “您是唐梵學長的家人嗎?”女生仍然不死心。

  對方不解地嘀咕,“這唐梵怎么老是留錯號碼,我是他導師葛榮靜,你有什么事兒嗎?”

  “嘟——”

  謝邀。

  ——

  范慈恩覺得有雙眼睛在盯著她,但周邊除了一株株嬌翠欲滴的芭蕉樹和雜亂的夾竹桃外,一個人也沒有。

  午后的天氣有些悶熱,高大的芭蕉葉漏下幾點煞白的光斑,四周靜悄悄,行李箱在地面發出的咕嚕聲,反而讓她心里揪了起來,或許應該麻煩一下師姐的。

  可那位大師姐臉上掛笑,眼里卻全是“千萬別來打擾我”的意思,根本沒有幾分真心。

  她要是再耽誤別人時間就有些不太識趣了。

  在來學校之前,她就和葛老師提前說了聲,反正研究生宿舍已經安排好了,倒也不怕沒地方住。

  此刻,她按照導航指示往前走去。

  周邊的建筑很有特色,連某些不起眼的檐隙間都有精美的雕花,遠處有一條淺棕色、身體勻稱的短毛沙皮犬敞著肚皮假寐。

  才走了十來步,“汪——”沙皮犬突然吠叫起來,與此同時身后傳來重物折壓樹枝的咔嚓聲,有東西在移動。

  密密匝匝的冷汗從她背后往外冒,聽聲音可不像是小型動物,野豬?還是熊?沒聽說學校里還有這種危險的野生動物啊。

  范慈恩下意識攥緊了行李箱拉桿,有東西抵在她手心里,多少給了她一些安全感。

  她盯著被曬焉的夾竹桃,突然拆下手上的珠鏈往身后擲去,那只沙皮犬愣了下,隨即撒開腳丫子沖了出去。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

  “范慈恩,我招你惹你了,平白無故的你扔個手鏈到我這兒干嘛。”從繁密的枝葉鉆出來的年輕男人,驚慌失措地往前跑去,只留給她一個背影。

  眼看就要被沙皮犬給追上了,恐怕少不了挨上一口,楚煜聲腔都帶著顫音:“救命啊,我最怕狗了——”

  見是認識的人,范慈恩緩緩吐出緊張的氣息,還沒來得及呼人救援,就見到楚煜和那只沙皮犬已經跑到了長廊的柱子旁,玩起了荊軻刺秦王的把戲。

  也不知跑了多久,天邊的云團遮住了一部分太陽,好像一下子陰涼了許多,他倆終于停了下來。

  沙皮犬累得趴在地上直哈氣。

  楚煜快步走到范慈恩身旁,咧嘴笑道:“小樣兒,沒看過現代版的‘秦王繞柱走’吧。”

  “確實沒看過。”

  范慈恩沒想到他也會提前來學校,略一整理裙擺,方便他推著走,她笑道:“我以為你現在已經在開往云南大理的火車上了呢。”

  “我倒是想,程師姐說你來學校了,讓我也趕緊過來,省得給老師留下不好的印象。”

  范慈恩估算了一下時間,大概在她剛和師姐說了這件事后,師姐就立馬給楚煜發的消息,所以在她昨天留在酒店休整的時候,楚煜就已經到學校收拾好了宿舍。

  楚煜說:“那些拓片筆記真的好復雜,我現在就會默寫幾個字形,有點兒焦慮。”

  “什么拓片筆記?”

  范慈恩完全不知道這回事兒。

  “沒什么,就是一些跟甲骨文相關的資料……”楚煜意識到了什么,臉憋紅了,轉移話題道:“之前群里發的書單你看了多少了?”

  甲骨文,主要指中國商朝晚期王室用于占卜,而在龜甲或獸骨上用契刀刻下的文字,是中國及東亞已知最早的成體系的一種古老文字。根據其特質又被稱為“契文”、“甲骨卜辭”、“殷墟文字”或者“龜甲獸骨文”。

  “大概掃了幾眼。”

  楚煜知道她是跨考生,自然不比自己本科便是相關專業,于是安慰道:“沒關系,我也才看了一小部分。”

  學校東側有一處大書房園林建筑,臨靠荷塘而建,花崗巖粱式橋的一側連接著書房的花園和水榭,而另一側則是通往長廊。

  荷塘里的水快干透了,兩人走近了才發現水榭初建時的精致滿洲窗,如今換上了樸素的木窗,整體少了幾分風雅。

  范慈恩讓楚煜將自己推到宿舍樓下,先將行李箱放回去。

  宿舍里沒有安裝電梯,得將輪椅抬上去才行,讓范慈恩和楚煜犯了難。

  這個時間段除了宿管阿姨在,也沒什么學生。

  阿姨出主意道:“讓你男朋友抱你上去。”

  “嘿嘿,阿姨你誤會了,我倆不是情侶。”楚煜又撓著頭對范慈恩說道:“要不我先把你抱上去,然后再來抬輪椅。”

  說到這兒,饒是他平時臉皮極厚,也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算了,你坐好,我連輪椅一起抬上去。”楚煜越想越覺得可行,他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范慈恩眼瞳放大,忽然就想起了和這蠻小子一起復試的場景,當時她抽到的號碼在前,復試結束后,有些喪氣地推門出去。

  下一個考生就是楚煜,那個時候她還不認識他,擦肩而過的時候,他將自己的背包交到了她手上,一句話沒說就進了考場。

  范慈恩想走也沒辦法,在樓下的花壇邊等了會兒,他終于出來了,衣衫不是太嚴整,她好奇問道:“你怎么還脫了衣服?”

  問完她就覺得不太好,按道理來說禁止考生互相交流考試內容。

  楚煜一邊拉羽絨服的拉鏈,一邊說道:“剛才有考官說,這個專業需要長時間坐下來看文獻,可能會經常熬夜,問我身體怎么樣。”

  “然后呢?”

  然后他當場毫不猶豫地拉開了外套,并且像拍言情劇一樣,優雅、緩慢地一點點脫了自己的毛衣,向在場幾位50多歲的考官360度無死角地展示了一圈自己的胸肌和腹肌。

  考官們當場大腦宕機楞在原地,場面粉紅而尷尬。

  幾個半截身子入土的考官這輩子也沒想過能遇見這種面試。

  這放在整個學術界,也算是相當炸裂的存在了。

  “等等,要不然還是按阿姨說的,你先抱著我上去吧。”范慈恩趕緊制止了他,真要按照楚煜說的那樣做,姿勢難看不說,還很危險。

  “那也行。”

  楚煜剛想走,沒想到迎面走來一人,“這個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范慈恩也朝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好像是師兄,是吧?”

  她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場合遇見唐梵,以為下一次見面,會再晚一些。

  剛放了唐梵鴿子,也沒跟他說自己來學校的事情,范慈恩有些不太想見到他,在她尚未回過神的時候,楚煜就先行一步,主動上前。

  “師兄,忙完了吃飯去啊?”

  “嗯。”唐梵語氣平和,他的視線輕輕地從范慈恩的身上掃過,沒有片刻的停留,對著他們微微頷首,算是打過了招呼。

  楚煜沒察覺二人的不尋常,只當他性格如此,指了指輪椅上的范慈恩說道:“能不能麻煩師兄幫個忙,將這個輪椅抬上去。”

  唐梵沒有立刻回話,范慈恩怕被他拒絕后難堪,搶聲道:“不用了……”

  “沒關系,我來吧。”

  唐梵走到范慈恩的面前,彎腰抱起范慈恩,出乎意料的輕,軟綿綿的。

  她的臉頰自然貼在了他的胸前,有種熟悉的淡淡花香,低著頭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感受到了她緊繃的情緒。

  唐梵早就看見了他們,她那輪椅實在是讓人難以忽視。

  范慈恩分到的宿舍在三樓,她之前沒有跟學校特別說明,系統自動分配的,現在倒是有些麻煩。

  唐梵抱著她走在前,楚煜抬著輪椅跟在后面。

  “師兄什么時候回來的?”

  “昨天晚上。”

  范慈恩輕蹙著眉,往他面上看去,依舊疏離冷淡,并無任何的輕視和怨怪。

  看來是她將他想的過于小家子氣了。

  研究生宿舍都是二人間,她來的早,同一間房里還沒有人,除了空落落的床和桌子外,也沒什么其他東西。

  雖說現在進入夏季了,但也不至于連床上用品也不用準備。

  再一看范慈恩這個情況,她身邊一個家人也沒有,要么是和家里人鬧了矛盾,要么就是孤家寡人。

  聯想到她從未說過家里人的事情,楚煜覺得后者可能性極高,自告奮勇道:“我幫你去超市買點東西吧。”

  “千萬別,我自己在網上下單就好了。”范慈恩搖頭。

  唐梵給楚煜使了個眼神,“你看情況買點,我待會兒轉賬給你。”

  得了這句話,楚煜也就趕緊下樓去了。

  范慈恩知道他們是為了自己好,可她自尊心作祟,不想承擔這么多好意。

  “特殊時期,學校不會放其他無關人員進來的,暫時先用著楚煜買的東西,等開放了再自己添置。”

  唐梵不擅長勸人,更不會哄女孩子,他知道她性格倔,不再多說些什么,去陽臺找到拖把,將房間仔細打掃了一遍。

  靜默了會兒,范慈恩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氛圍,主動出聲道:“今天我問了葛老師,她只是讓我先看書,也沒說其他什么。”

  選擇業內大牛當導師的壞處就在這兒,完全是被放養的狀態。

  “文科生的日常大多是閱讀文獻、撰寫論文,相比較而言科研任務不重,加上你是跨考生,很多基礎知識都沒掌握,現階段還是以補課和看材料為主。”

  范慈恩點頭,表示了解。

  折騰了一兩個小時,楚煜和唐梵兩人才終于把房間給收拾干凈,隨后又聲稱自己有事,先行離去了。

  不過范慈恩覺得,他們可能是認為長時間待在女生宿舍不太好。

  她帶來的行李箱靜靜地放在床邊,書桌上擺放著楚煜剛才給她買來的生活用品。

  突然就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范慈恩有些許的不適應,也有對未知的惶恐,但更多的是對于未來的期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