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榮耀歸來林北林天策 > 第四千二百五十章、我不打架,只是來給林北送東西
    “榮慕真圣?”
林北也是看了過去,發現,自虛空之中,走出一人來,赫然和他此前斬掉的榮慕真圣的分身,相差無幾。
而在榮慕真圣的身邊,還有一具前凸后翹的女性傀儡,雖然明顯看得出來,是用許多特殊材料打造而成,但那身材確實充滿女性的美感。
足以可見,那具虛圣巔峰的傀儡,并非是榮慕真身的,多半是仙道宮另外的真圣,以這樣的方式,進入了天音池。
沒有了乾坤鼎。
也沒了大道圣元果。
哪怕是現在,林北已經突破到了虛圣二重天,但對于林北而言,想要以這樣的實力,去對付榮慕真圣的一具分身,那顯然是奢望。
不過。
林北并不懼,至少,表面上是絕對不能表現出來的。
他嗤笑:“榮慕真圣是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一次,你恐怕還是一具分身進來的吧?若有膽魄,何不以真身進來,與我爭雄呢?”
“也是,你都只敢等著我渡劫結束才姍姍來遲,只能坐視你們仙道宮的人,在天劫之下覆滅,怕死,不敢以真身進入天音池,倒是也正常,我理解。”
聽到這話。
榮慕真圣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不僅是榮慕真圣,包括跟榮慕真圣而來的左丘真圣,以及周圍在林北的警告之下,早早就退開,但此時尚未完全散去的那些虛圣,臉色也都不太好看。
林北那話,屬于群傷。
很多人都被波及了。
他們雖然怒目而視,但也知道,林北說的是事實,他們的確擔心隕落在這里,通過各種手段,弄了分身、化身,甚至有人強行滅殺了其他人的神魂,用自己的一縷神識,占據肉身,進入天音池。
“你真以為,我們真身不進天音池,是因為你的緣故嗎?”
“簡直可笑!”
“我們所忌憚的,不過是這突遭變故的天音池罷了!”
“小子,你也不必逞口舌之力,沒用的。能夠以分身進入這里,避免風險,這才是正確做法,只有無能之輩,沒有辦法,才能以身涉險,你的這些話,影響不了我們的道心。”
左丘真圣以那具女性傀儡身,發出聲音。
聽到這話。
榮慕真圣的臉色,一下子恢復了過來,是啊,他何必跟林北在口頭上爭雄,簡直丟他真圣的顏面。
只需要干掉林北,萬事皆休!
至于分身進入這里……從一開始,就不是因為怕林北,才分身進入天音池的,純粹是因為這天音池的邪門所致。
這么一想。
不僅是榮慕真圣的臉色好看了起來,就連周圍的很多人,神色也都變得好看了一些。
“修行不易,珍愛生命,避免風險,這才是正道!”
有人心道。
林北笑了笑,看來,和榮慕真圣一起來的那個女人,倒是沒那么好忽悠。
不過。
他的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掃過,倒是也不怕。
林北的手中,早就已經握住了圣道院院長,昊天院長給他的底牌,三顆可滅殺,至少也能重創虛圣巔峰的雷珠。
這榮慕真圣,和仙道宮的那個女真圣,兩人以這種另類的方式進入天音池,并非真身的情況下,林北有絕對的把握,他們承受不住昊天院長給的雷珠。
到時候。
一個雷珠帶走一個。
甚至。
都不用一個雷珠一個,他只需要一顆,干掉其中一人,就足以震懾住另外一人了。
所以。
從發現了榮慕真圣開始,林北也就只是心中忌憚而已,但并沒有多少畏懼。
他在等機會。
在找機會。
“榮慕師兄,就讓我來會會他吧,試試看,這小子到底有幾斤幾兩。”左丘真圣駕馭那具女性傀儡身,開口說道。
“左丘師妹,這小子還是有些邪門的,小心一些,千萬別再陰溝里翻船了。”榮慕真圣此時提醒道。
“放心!”左丘真圣點頭道。
她一步邁出,一股來自于圣道威壓的恐怖氣息,直接從那女性傀儡體內,爆發而出。
同時。
左丘真圣駕馭那女性傀儡,手掌一揮,女性傀儡的身前的虛空便是出現了變化,伴隨著那女性傀儡身前胸腔之中的光芒,竟然有著一柄劍,從那虛空之中緩緩出現。
左丘真圣握住劍柄。
瞬間將那柄劍,從虛空之中,抽了出來,一股可怕的劍威,瞬間爆發,帶起一片劍光,她出其不意,直接斬向了林北所在之地。
林北冷哼一聲。
他就要出手,躲開這一劍的同時,找機會,將那滅殺虛圣巔峰的雷珠,丟給那位左丘真圣,將其滅殺。
但,就在這關鍵時刻,忽然間,一道劍氣迸發而出,直接將左丘真圣的那一劍給擋住了。
“誰?”
眾人瞬間一驚。
“皇甫凌霄?”
左丘真圣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們看到一道人影,也是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
“凌霄真圣。”
林北在看到凌霄真圣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他也沒想到,這個關鍵時候,凌霄真圣竟然又出現了。
林北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若是凌霄真圣出現,那他手中那顆可以滅殺虛圣巔峰的雷珠,說不定又可以省下了。
“榮慕道友,左丘道友,我們來對付這個皇甫凌霄,你們想做什么,就繼續去做吧。”
這時候,忽然又有聲音傳來,大批人出現在了附近,為首的兩人,赫然便是天道殿的茍赟真圣和玄水真圣。
茍赟真圣、玄水真圣兩人,目光鎖定凌霄真圣,一步邁出,便是出現,似是打定了主意,要將凌霄真圣給攔住。
相比對付林北。
此刻,他們更愿意對付凌霄真圣一些,讓仙道宮的人,再去試探試探那個林北,萬一,那林北又能召喚出那座鼎,他們至少不是直面之人,可以有時間做出反應。
“好。”
左丘真圣當即應下。
然而。
就在此時,凌霄真圣卻是開口了:“慢著,此次前來,本圣并不是要跟你們打架來著,我只是為了給我們圣道院弟子,送些東西,送完我就走。”
“哦?”眾人看著凌霄真圣。
他沒打算保林北?
是因為在仙道宮和天道殿的施壓之下,圣道院打算舍棄林北了?
這是凌霄真圣的態度,還是整個圣道院的態度?
“林北,我此來,是給你送東西來的。”
凌霄真圣轉身,看向林北,說道。
“這第一件東西,是一具黑龍鱗甲!”
說完,凌霄真圣便是直接取出了一件渾身流轉著黑金之色的戰甲,從頭到腳,散發著冰冷的色澤,卻綻放著強大的氣息。
“這是,準真圣級的黑龍鱗甲?相當于準真圣器的存在?這要是穿上,一般的虛圣,怕是想要給林北造成太大的傷害,都不容易了。”
眾人臉色微變。
凌霄真圣所說,給圣道院弟子送東西,就是送給林北的?
而且。
從凌霄真圣的口中,他們能聽到,這還是第一件……
這是不是意味著,凌霄真圣給林北送來的東西,還不止這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