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秦朗沐語嫣小說全文免費 > 第1890章 大結局

呼!
琉璃長長的吐出一口清氣。
事情還沒發生,輪回都已經主動道歉。
這樣的認錯態度,讓琉璃一時間,竟是無法再開口矯正。
“罷了,入座吧。”
琉璃領著輪回,在餐桌旁落座。
又一次的止住要動筷子的女兒,她目光環顧一圈,輕聲地開口道,“嬋兒,現身吧?”
要說徒弟當中,誰最迷戀秦朗。
許嬋肯定當仁不讓。
連洛輕語和輪回,都已經想方設法的現身,更何況是有跟蹤狂癖好的許嬋?
呼喚許久,也不曾得到回應。
琉璃狐疑的擰著眉頭,看向洛輕語道,“嬋兒沒有跟隨你一起過來?”
洛輕語一臉正色的搖頭,“這個我不太清楚,二師妹行蹤漂浮不定,連孩子都是丟給芊芊照顧的,這會兒,誰也不知道她會在哪里。”
琉璃美眸瞟向秦朗,“你覺得呢?”
讓秦依依幫忙擦干凈頭發的秦朗,十分享受女兒站在腿上,用毛巾揉著他的腦袋。
揭開干燥的毛巾,秦朗沒好氣的道,“我怎么知道?”
琉璃輕聲,“要是找不到許嬋,今晚你帶依依睡覺。”
“我帶就我帶。”秦朗環抱著依依,在她粉雕玉琢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晚上跟爸爸一起睡覺,好不好呀?”
“好呀好呀,依依最喜歡抱著爸爸睡覺覺了!”
秦依依跟秦朗很親,抱著他的腦袋,胡亂的吧唧了好幾口,吧唧的秦朗滿臉的口水。
父女倆的感情,堅不可摧。
絕不是琉璃一句話,就能夠影響到的。
琉璃也不氣惱,輕笑一聲,“要是找到許嬋,就送依依去媽那里。”
秦依依不高興的站在秦朗的腿上,比琉璃還要高上些許,哼哼的道,“媽媽,我已經五歲了,不是三四歲的年紀啦!我秦依依絕對不是那種只顧貪圖享樂的小孩子了,就算你要送我去奶奶那里,也得明天,今晚我已經答應了爸爸,要跟他一起睡覺覺啦!”
還真別說!
秦依依很有骨氣。
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篤定。
哪怕面臨媽媽的誘惑,也絕對沒有半點的動搖。
反倒是秦朗一本正經的將秦依依放回到自己的座位,正色的起身,看了一眼琉璃,朝著臥室撇了撇嘴,很是客氣的邀請道,“里邊請!”
兩人來到溫馨的臥室,里面還是一如當初的布置,就連那床地鋪的褥子,都擺放在衣柜的上方,從始至終,就沒有想過要丟棄。
秦朗朝著床底努嘴。
琉璃蹙眉,這處臥室,她已經施展下了禁制。
為的就是防止一些有心之人,會莫名的闖入。
更何況,若是許嬋真的在床底,為何剛才呼喚她,卻不出來?
“嬋兒?”
琉璃狐疑的出聲。
床底下,許嬋掙扎的聲音響起,
“師父,
我出不來,
被卡住了!”
“我拉你出來吧。”秦朗朝著床底伸出手掌,拉住一只纖白如玉的小手,猛地用力。
一個活生生的絕色美人,被秦朗從床底給拉了出來。
“怎么是你?”
琉璃望著眼前的端木嵐,有些錯愕。
端木嵐驚恐的吞了口唾沫,在師父的面前,像是乖巧的小鵪鶉,“師父,我不是故意的,秦朗說不能厚此薄彼,今晚要來找我,讓我找個地方藏好,我想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索性趁著你不在家時,鉆到了床底下藏著,那床底太狹窄了,藏我一個,都翻不過來身,我本想著,趁著晚上沐浴時,渾水摸魚,打一個時間差,誰曾想,二師姐她不請自來,讓我倆徹底的被這處大床給鎮壓,動彈不得絲毫。”
許嬋緊隨其后,從大床的鎮壓下脫身,瞇著好看的美眸,盯著端木嵐,
“你的意思,
是在怪我,
對我不滿?”
端木嵐避險意識拉滿,立刻搖頭,指著大床,“只怪這張床太小,太狹窄!”
“夠了!”
琉璃呵斥出聲,懶得再看弟子窩里斗,美眸闔上,再睜開,“來了,就一起吃個晚飯吧。”
“今晚,就委屈一晚吧,依依去媽那兒,你們將就著,咳咳,就在依依的房間,稍微將就將就。”
秦朗握拳放在嘴邊,一邊往外走,一邊在暗示。
琉璃向來說話算話,也沒有反駁什么。
餐桌上,秦朗好不容易將怪他說話不算話的女兒給忽悠好。
開口提議的道,“聽說對面的房子,又換了個新住戶,剛搬進來,要不,邀請她們,一起過來,吃個便飯,熱鬧熱鬧?”
隨著秦朗話音落下。
入戶門被人從外面用鑰匙打開。
肖楚楚和肖冰冰不請自來,自備碗筷,看著愣神的琉璃道,“師父,以后咱們就是鄰居啦,互通有無,我們經常來蹭飯,您也可以經常帶著秦朗,到我們家住住。”
“坐吧。”
琉璃面不改色,對于這樣的場面,早已經有了預想。
不過只是時間長短罷了。
架不住秦朗的軟磨硬泡。
餐桌上,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著家常便飯。
秦依依一邊往嘴里塞著雞腿,一邊好奇的問道,“大姨,怎么沒見小姨跟你一起過來呀?她不是最喜歡湊熱鬧的嘛?”
“她啊,還有事情,暫時脫不開身。”洛輕語漫不經心的回答,往秦依依的碗里,夾了一塊里脊,笑著道,“依依不用管她。”
與此同時,
天瑜市,洛家的老宅中,有歇斯底里的哀嚎聲響起,
“小黑!小黑又來了!”
“快跑,快跑啊!”
“這畜生,早已經今非昔比,再來一次,一百年都難治愈這心靈創傷。”
“那個小娘們不講理,咱們說不通!”
“快去秦家請輕語!”
洛輕語的小院子前,有一道黑影,將得奔逃的洛家家主撲倒。
不見其人,但聞其慘叫響起。
“呵呵,不讓我寧芊芊好過,你們整個洛家,都別想好過!”
一襲青色長裙的寧芊芊,坐在臥房內,懷里抱著一位嗷嗷待哺的嬰兒,她臉上滿是母親的光輝,撫摸著女兒嬌嫩的臉蛋,逗弄道,“笑笑吃,大口的吃,媽的量大,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最好吃空了,不能便宜人家的孩子!”
她被困在這小院子內,據說是洛家人給大師姐提的建議。
哪怕這小院子設下結界,無法隨意進出。
但這不妨礙寧芊芊懲治這些‘禍根’。
隨手煉制無色無味的藥粉,便足以讓整個洛家大亂。
算是在宣泄心中的煩悶!
“笑笑真懂事!”
寧芊芊望著自己的女兒,頗有一番自己的品性。
哪怕是擠地上,也不便宜別人,忍不住的湊上前,吧唧了一口。
“哇!哇~”
嗅到濃醇的香味,那在搖籃里一排的嬰兒,一個接著一個,都是哇哇的大哭出聲。
“又餓了,還是一起餓的,大胃王吧?”
寧芊芊翻了個白眼,也不敢怠慢。
率先抱起二師姐的孩子,跟自家的笑笑,一起喂養。
還不等二師姐的孩子吃飽,其余四個嬰兒,皆都哭的凄厲,連聲音,都逐漸的嘶啞。
呼!
寧芊芊吐出一口濁氣。
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讓師姐們回來發現端倪,她不死,也得脫層皮。
索性四仰八叉的癱倒,將嬰兒們聚集在自己的左右。
讓自家的笑笑和真的會弄死她的二師姐的娃娃,吃現貨。
又在腰間系上兩條匹練,匹練的兩端,各掛著一瓶陳貨。
六個嬰兒,大口大口的吃著,哭聲終于消停下來。
好不容易清靜一會兒的寧芊芊,忽而感覺自己也有些餓了。
她有些懷念輪回師姐照著食譜給她做的營養餐了。
也不知道輪回師姐那食譜從哪里弄來的。
吃著,還怪上癮的。
寧芊芊閑著無事間,摸了摸有些不太舒服的枕頭,摸到了一處清涼的物件。
她拽出來一角,發現赫然是輪回師姐一直藏著掖著的食譜。
當整本食譜擺放在眼前時,望著上面清晰的字體,寧芊芊的嘴角,瘋狂的抽搐起來,“母豬的產后喂養?!”
……
十年后,
惡源被囚禁的終焉之地。
林跳跳與寧笑笑兩位稚嫩的少女,滿臉的灰塵,從大爆炸中,極速的后撤,眼里滿是心有余悸。
“寧笑笑,是你輸了,我斬了它一臂,戰績斐然。”林跳跳滿臉挑釁的看向寧笑笑,得意洋洋。
寧笑笑冷笑連連,“要不是我撒的時間暫停藥粉,你能斬它一臂?做夢還差不多!”
“誰先殺了它,才算贏!”
林跳跳摸出一張符咒,乃是挪移符咒,瞥了寧笑笑一眼,“殺就殺。”
符咒在捏碎的一剎。
一名與林跳跳年齡相仿的少女,出現在其身旁。
“就你會搖人?我也會!”
寧笑笑同樣捏碎相同的符咒。
剎那間,兩道潛藏于星空中的頂級暗殺高手。
不約而同的絞殺向剛誕生的惡。
只是一個照面。
惡的雙臂,便是被兩名少女給斬斷。
“再來!”
一名黑裙少女,懷里抱著一只黑貓,大喝一聲,“小貓囚天掌!”
一只帶著桃花芯的貓爪,朝著惡碾壓而去。
“嘿嘿,
想搶先?
沒門兒!”
另外一名哥特蘿莉,目光死死盯著惡,化作一道極光,近身野蠻的絞殺。
林跳跳和寧笑笑身邊的援軍,越來越多。
卻始終無法讓惡身死。
這惡源,屬于剛誕生的階段。
實力還很孱弱,不及巔峰時期的萬分之一。
即便如此,也絕非祖境,能夠絞殺。
更別提,只是一群十歲左右的少女。
“這都不死?看來得搖大姐頭了!”
林跳跳摸出一張特殊的符咒,上書一個‘暖’字。
“大姐頭?我也有!”
寧笑笑摸出一張帶有‘依’字的符咒。
兩張符咒,同時的捏碎。
與此同時,這片終焉之地內。
天命大道,如同絢爛的銀河降臨。
秦暖暖駕著天命大道而來。
秦依依則是披著帝尊的皇袍。
后方的那個帝字,讓其用筆劃掉,改成依字。
秦依依盯著頭一遭碰到的秦暖暖,狐疑的嘟噥道,“你是我媽練的小號?”
秦暖暖望著秦依依的皇袍,“你怎么在我爸的衣服上亂涂亂畫?”
“這不重要,先鎮壓了它。”
秦依依沒有解釋,率先出手。
天生至尊體的她,在這十數年來,早已成長到堪比道祖的境界。
抬手間,便有巍峨大道,朝著惡重重的碾壓而去。
秦暖暖同樣緊隨其后。
有著琉璃媽媽暗中開小灶。
她是天命大道唯一的融道者,并且,經天命大道允許,她還可自創自己的道。
當然,現在秦暖暖最為強硬的手段,還是以天命大道威壓惡。
兩邊的大姐頭,一同發力。
剛誕生不久的惡,在極度的悲憤當中,嚎啕嘶吼。
“秦朗,你絞殺我無數次,這還不夠!”
“現如今,還要讓你的后代來羞辱我?!”
“秦朗,我日你姥姥!”
惡遭受重創,深知現在的祂,絕非眼前這一批怪物小孩子的對手。
倉皇之間,朝著終焉之地深處遁逃。
卻不想,祂的一聲怒罵,給祂招惹來了滅頂之災。
“就你,要日秦朗的姥姥?”
惡的謾罵觸發了南宮擎天的被動計。
暗中保護重孫女兒的老頭子。
一巴掌扇向初生的惡,直接將其打的形神俱滅,讓其再度回爐重造,以備后續秦朗不時之需,可以用來當沙包。
“太公!”
秦依依,秦暖暖,包括在外用母姓的秦笑笑與秦跳跳等女孩,在見到南宮擎天的第一時間,皆都異口同聲的驚喜呼喊。
見一眾重孫女兒面面相覷,南宮擎天也避之不及,“別問太公,要問問你們老子去!”
……
天瑜市,
開遍各大世界的連鎖咖啡館內,端著咖啡的秦朗,沒來由的渾身一個激靈,打了個寒顫。
在其對面的軍子,望著楚元,勾肩搭背道,“元子,真不是哥花心,勝男都讓你再娶一個了,你還那么排斥干什么?再怎么說,你也是未來的大楚皇上,不說三宮六院,有個皇后一個妃子,又怎么了?”
楚元喝了口苦咖啡,“沒那心思。”
秦朗沒考慮那突然來的寒氣,盯著楚元問道,“知道為什么,你到現在,還沒有子嗣嗎?勝男的身體,你又不是沒有檢查過,不過是她不想讓你獨寵她一人,想著讓你給大楚開枝散葉罷了,你母上都三胎了,你的妹妹,今年都快滿十二了,你這個正統大楚皇位繼承人,怎么這么死腦筋呢?”
秦朗望向窗外,目光四顧。
忽而鎖定一個身穿吊帶,下身搭配百褶裙的清秀女孩。
遙指著道,“我看她就挺不錯的,性子綿柔,也沒有戀愛史,關鍵對待感情,還是一心一意的,我去要個電話號碼。”
說著,秦朗起身朝著咖啡店外走去。
在軍子和楚元的眼皮底下,能夠看見秦朗在與那清秀的女孩兒交談,有說有笑。
沒一會兒功夫,就聽到楚元的手機鈴聲響起。
接通后,那邊的女孩聲音脆生生的,“你好,你是楚元吧?你表哥在天瑜市迷路了,你在哪兒啊?我送你表哥過去吧。”
楚元手機放在耳邊,目光卻是盯著窗外逗得女孩時不時地面露俏麗笑容的師父。
不等他詢問軍子,就見軍子湊到他的耳邊,教導起來,“就說你住在天瑜楓林灣賓館8168號房間,密碼是六個八!”
楚元剛記住的話術,還不曾脫口而出。
就見到窗戶外,清秀女孩走到一旁,用手捂著手機,壓低了聲音問道,“楚元,雖然第一次通話這樣問很冒昧,但請你務必告訴我,你表哥有沒有女朋友啊?”
楚元握著手機,目瞪口呆。
軍子聳肩,小聲地提醒,“少爺也沒說,是替你去要電話號碼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