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林辰趙無極小說什么 > 第1691章 戰兩大強者
血輪皇。
星辰狂刃。
他們都是成名已久的老輩強者,橫行鬼國多年,俱是手段狠辣的主,殺人盈野!
這次也不知因何緣故在這里大打出手。
不過他們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妙女子!
寒意,在他們身心之間肆虐,這極致的低溫將他們已經打到瘋癲的熱血都給壓了下去,都是心中一寒。
“妙女子,你什么意思!”血輪皇身周一道血輪輪轉不息,其中仿佛有一條蜿蜒無盡的血河,在奔流著。
不過此刻,這血河像是要被凍結一般,流轉不暢。
妙女子的突然出現,讓星辰狂刃和血輪皇都是心頭驚駭,同時如臨大敵。
雖然他們也都是通緝令上的大罪人,賞金也是極其嚇人的數字,但與十大兇人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了。
而對于罪人來說,賞金的多少就幾乎相當于實力的強弱。
冰清玉潔妙女子,的確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存在。
“妙女子,我們過去應該沒仇吧?”星辰狂刃沉聲道。
“怎么各個都喜歡說這種廢話,什么遠日無冤近日無仇的,怎么,沒仇就不能干死你們?”妙女子微微翻了個白眼。
強者自然可以肆無忌憚,這就是規則。
血輪皇和星辰狂刃都是眼神一沉,知道已經無法善了,這妙女子的性情極為古怪,可稱奇妙。
血仇她可能放過你,甚至還給你好處,跟你玩鬧,無冤無仇,她可能殺你全家,是個不折不扣的瘋癲之人。
心知妙女子已經不會放過他們,此刻也知道逃不了,當下兩大強者看向林辰,目光陰狠。
剛才妙女子說,這小子想要弄死他們。
相比于妙女子,他們可不管林辰是什么來歷,直接抹殺掉即可,就算最后逃不了,也能拉個墊背的!
“妙女子,要是我們把他殺了,怎么說?”血輪皇冷冷道。
“那我不殺你們”,妙女子微微一笑。
“好!”星辰狂刃眼睛頓時一亮。
看來今天妙女子沒打算殺他們,竟然只是提了如此簡單的一個要求。
不過也看得出,這小子將妙女子得罪慘了,妙女子才會借別人的手將他虐殺!
“小子,算你倒霉,你今天得死在這里了!”血輪皇陰狠的笑道,血輪轉動,他發現滯澀之感消失了。
妙女子在欺天,將自身影響收回,不至于壓制他們的力量。
“看來你得罪了這女人,那你一早就是個死人了,不過現在,你將得到一個最凄慘的死法!”星辰狂刃獰聲道,億萬星辰在他身周沉浮。
他背負的,就是一整片星空!
這兩人的大道造詣都是極為高深的,逆天之力皆是強橫,激發而出的力量波動,足以表明他們已經站在十三境極境的巔峰!
他們足以持平擁有權柄的鐘馗!
“辰辰,要小心!”白書沉聲道。
林辰之前戰勝鐘馗,是竭盡所能,甚至借助了天劫,將劍二十七疊加到了極致,凝聚出逆天星刻,這才贏下來。
但不是每一戰都能夠將劍二十七提升到極致的。
更不要說現在面對的,是兩大強者聯手!
“沒事,正好拿他們夯實中級主宰的境界,他們對我來說,就是墊腳石!”林辰傲然道。
林辰可比他們更狂!
血輪皇抬手,一道微型血輪便在他手中凝聚,緊接著,便是恐怖的氣息狂涌而出,血光如同天幕落下,映著血輪皇那滿臉的猙獰。
“小子,留下一句遺言吧”,血輪皇冷笑道。
“廢話真多,這種貨色要留什么遺言,他還不配!”星辰狂刃卻是冷哼一聲,根本不想跟林辰浪費時間。
當下,星海翻覆,星辰狂刃手中極其濃郁的星光匯聚,星辰大道轟鳴,化作了一柄刀刃!
刀刃斬下,便是如同一道星河垂落,而星河之中每一顆星辰,皆是彗星,盡數在剎那之間砸向林辰!
這還不止,這一刀之中不僅僅是星辰之力的極致體現,同時,還蘊含著十二劫刀意!
這一刀,可沒有留手,星辰狂刃是打算直接一刀斬了林辰!
而林辰,一個十三境中境的小子,也只配他出一刀!
血輪皇手掌血輪,沒有出手,在他看來這樣的確已經足夠。
只是下一刻,林辰卻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這一刀根本沒有斬中林辰,只是粉碎遙遠位置的大片冰層!
避開了?
什么速度,如此之快?
“他干擾了時光!”血輪皇在旁觀,顯然看得更為清楚一些,他心頭頓時凜然。
能夠干擾時光的力量,絕非等閑!
不過如此境界差距,就算是干擾了時光,也別想找到機會對他們出手!
卻是一劍,驟然斬下!
那劍光若九天驚鴻,自上而下筆直斬落,看上去毫無花哨,是簡單的劍,卻也是極致的劍!
這一劍來得突然,星辰狂刃反應過來,想要抗衡,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覆蓋了寒霜,行動受限!
如此冰系能力,妙女子不講武德,她出手了?
不,不對!
星辰狂刃瞬間做出判斷,這冰系能力雖也驚人,將時空凍結,但威能卻不及妙女子。
他是能夠掙脫的!
只不過雖然做得到,此刻間不容發之際,他卻是失去了最佳的時機。
避不開也反擊不了了。
無盡星辰在星辰狂刃身上剎那匯聚,這幾乎不需要時間,本就是他的防御在具現!
星辰神鎧!
星辰神鎧凝聚,其上每一塊甲片,都是由真實的星辰煉化而成,防御力自然是驚世駭俗。
方才他跟血輪皇大戰,即便是血輪皇,也沒能完全突破他的防御!
更何況是林辰的劍?
目前來看,林辰冰系力量了得,可以影響時空,這強化了林辰的速度與反應,同時弱化了他們。
但這只會對他們造成一定影響,還不足以改變局勢!
硬接這一劍,然后反擊。
星辰狂刃不是不懂戰斗的小年輕,他的反擊,將如排山倒海,必定要林辰無法招架!
而如此電光火石之間,林辰這一劍徹底斬落!
一劍,斬穿星辰神鎧,下一刻,鮮血飛濺而出,隨即瞬間凝聚,將血液爆開的那一幕都凍結!
星辰狂刃心頭狂震,他受傷了!
林辰這一劍,竟然直接破掉了他的防御!
這怎么可能!
“十四劫劍意!”星辰狂刃承受這一劍的力量,這才明白此劍之鋒銳是何等恐怖!
他的十二劫刀意在如此劍意面前,根本不夠看!
“如此短暫的瞬間,他竟然找準了破綻!”血輪皇驚呼一聲。
林辰這一劍是順著他此前在星辰神鎧之上造成的裂痕斬下的,如果是星辰狂刃先顯化星辰神鎧,這雖然驚人,但還能夠接受。
可現在是,星辰狂刃后一步顯化星辰神鎧,林辰能夠做出反應的時間短得驚人!
這樣都能夠準確無誤的斬在破綻之上嗎?
是倚仗了那冰系的能力?
“遺言是什么,我倒是可以給你機會說出來!”林辰一劍斬下,冷冷哼道。
這話,讓星辰狂刃怒火中燒!
這一劍的確讓他意外,但這傷勢還不至于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當下便是要反擊!
只是林辰豈會輕易給他機會。
這一劍落下的同時,狂暴絕倫的雷霆便已經順著長劍沖入星辰狂刃的體內。
大梵混沌滅世神霄雷王天!
這雷道之力,已經疊加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其中蘊含的毀滅力量,足以磨滅一切生機!
星辰狂刃此刻,不僅僅是被極寒冰凍,同時,雷霆的力量毀滅其大量血肉生機,整個身體,包括神魂,都出現了麻痹!
該死!
星辰狂刃心中大怒,全力壓制體內肆虐的力量,以他的境界修為自然做得到。
可是,一步慢步步慢!
林辰在他壓制傷害的同時,第二擊已經出手!
地皇之拳!
「世界」與破壞!
這一拳的威能,在中級主宰的境界加持之下,十三劫拳勢橫貫而出,難以想象的蠻橫巨力,直接將星辰狂刃整個人都轟飛了出去!
“咳!”
星辰狂刃咳血,骨骼內臟在這零距離的一拳之下直接碎開,十三劫拳勢連同此前的十四劫劍意,在他體內更為肆虐混亂!
星辰狂刃都有些發懵,這小子,怎么還能有十三劫拳勢!
不行,必須做出應對,不能讓林辰繼續攻殺了!
趁這一拳還未收力,便是拼著自己遭受反噬,也要將局勢逆轉過來。
星辰狂刃怒吼一聲,體內力量如同破閘的洪水,兇狠無比的沖擊而出,星海沉浮,在一瞬間之內,徹底匯聚!
他的血管都因為瞬間的爆發而被撐爆了!
但此刻,卻是不管這些,必須打斷林辰的攻勢才行!
只是他心中如此計劃,同樣也是這樣做的,但意識傳遞到身體,卻出現了短暫的滯澀!
一股神魂沖擊兇狠無比的沖入他的魂海,整個神魂,都被穿刺,被扭曲!
雖然只是極短的瞬間,就被他壓了下去,但這足以讓他的反應出現暫時的錯亂!
而這個空隙,林辰的劍已經再度斬下!
劍二十七,二十七劍從二十七個方向同時斬出,并且,林辰自己手中還有斬神,斬神的劍光,同時斬下!
斬天拔劍術!
林辰兩種秘術同時施展,在九天斬神訣的加持之下,不見絲毫的滯澀!
斬斬斬!
星辰狂刃遭受如此連續重擊,他原本想要的爆發根本達不到預期的效果,關鍵時刻被一直打斷。
這種感覺幾乎讓星辰狂刃吐血!
當然,他現在也的確在吐血。
他自然有在反擊,但此刻掌握節奏的是林辰,他的反擊雖然威能極盛,但這種常規攻擊,改變不了局面!
這樣下去,星辰狂刃心頭甚至有一種感覺,他會被一直壓著打,直至被斬殺!
這小子,強得有些離譜了!
如果是星辰狂刃一個人,的確會就這樣被林辰打到死,畢竟此刻的林辰今非昔比,不僅僅是境界的提升,還有止水劍的力量暴漲!
這冰湖之底的環境,更是讓林辰如魚得水!
只可惜,對方不止一人。
還有一個血輪皇。
這也是妙女子布這個一個局的原因,可不會讓林辰這么容易就渡過!
血輪皇起初也是驚駭無比,林辰每一擊,都讓他心神震動,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并且不急著出手。
一來他不在意星辰狂刃的生死,二來,他也想要觀察林辰的戰斗模式,判斷林辰的戰力!
要是可以,他想要等著林辰和星辰狂刃兩敗俱傷,然后他再出手。
但此刻他明白,繼續下去,星辰狂刃會被斬殺,而林辰將越戰越勇,到時候,他一個人,可就危險了!
“劍二十七的傳承,當真棘手!”血輪皇瞇了瞇眼睛。
下一刻,在林辰跟星辰狂刃再度爆發一次激烈碰撞之際,一道血輪急速輪轉著,立斬而下!
這一擊,沒有留手,是血輪皇的最強攻勢,連血輪神主的力量都被他調用了!
面對這樣的一擊,就算是林辰也不敢小覷,只能是放棄攻勢,避開血輪的切割。
不過,血輪切割而下,雖然沒有擊中林辰,但林辰卻還是受到了沖擊,只感覺渾身血液激蕩,血管都要控制不住血液了!
這是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肆虐,甚至出現了逆流的情況,如果不是林辰肉身極其強橫,血管恐怕已經數處被撐爆!
是血輪皇的力量!
他的力量可以影響血液,甚至直接控制他人體內的血液,將之化作攻擊,讓他人自行崩潰!
這手段,當真了得,凡是體內流淌著血液的存在,都會被他的能力所影響!
林辰悶哼一聲,強悍無匹的肉身壓住了血液的暴動,但卻也不可能免受影響!
當然,這不是此刻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星辰狂刃終于得到了喘息的機會,此刻,他身上星辰之力毫無保留的瘋狂爆發,璀璨星空不再是異象,更像是真實的來到了此地!
這片冰層空間,此刻化作了真正的星空。
“星神斬,斬星河!”
星辰狂刃咆哮,周空星海瞬間狂震起來,隨即,星辰變得模糊了,然后,失去了星光,剛剛還璀璨無比的星空,瞬間化作了死寂,只剩下黑暗與冰冷!
而在星辰狂刃手中,一柄刀刃卻是亮起了前所未有的星光,那波動,簡直駭人!
這是星辰狂刃直接獻祭掉了過去煉化的一片真實星空,匯聚在了這唯一一刀之上!
斬星河!
一刀,直接斬向林辰!
這一刀的力量,林辰也是心頭一緊,當下二十七劍瞬間擋在身前,止水領域被激發到了極致,白書也在全力催動「世界」之力!
時光在被影響,但也在這一刀之中被斬滅!
斬星河的力量,已經到了林辰的時光之力都難以影響的地步!
轟!
一聲巨響!
劍體被斬碎。
下一刻,林辰已經筆直的倒飛出去,砸碎了不知多少堅固無比的玄冰。
冰屑紛飛,卻是鮮血化作無數觸手,瞬間襲來,觸手尖端乃是螺旋的尖刺,此刻正在急速旋轉著,對著林辰的肉身便是狠狠刺下!
林辰被擊飛,收力未及,沒能避開這血輪皇準備已久的攻擊,鮮血觸手穿透了他的肉身,直接釘入血管中。
幾乎瞬間,大量鮮血就被抽取而出!
被血輪皇所吞噬!
“真是美味的鮮血,小子,你可是大補之物啊!”血輪皇大笑,眼睛之中神光不住跳動著。
林辰的血液蘊含的力量極其濃郁,血輪皇甚至有些陶醉,即便是他,也還未抽取過如此醇美的血液!
鮮血被抽取,林辰已經面無血色。
這感覺還真是惡心。
自身精血用來喂養美杜莎,每樣絲西娜,都不錯,但用來喂養這種東西,可就讓林辰作嘔了!
他的血,的確強大,是龍血,是凰血,是神血,但不要忘了,這還是魔血!
吞噬他的魔血,有那么容易嗎,不用付出代價嗎?
魔吞天地!
林辰嘶吼,那涌入了血輪皇體內的鮮血,頓時開始暴動起來,魔威滔天而起,竟然比之血輪皇的血輪魔功的魔氣還要更盛幾分。
到底誰才是魔?
誰才是魔不知道,但林辰這魔吞天地,可是源自原始天魔的傳承,那可是魔的始祖!
此刻,血輪皇體內的力量被吞噬,被吸收,他反向成為了林辰的血食!
而且這個過程他還難以阻止,因為是他自己將林辰的魔血吞入了體內!
林辰失去的力量瞬間得到了補充,甚至,還得到了加強,血輪皇成為了他的能量池,其肉身都在蓬勃力量的加持之下,快速修復剛才那一刀的傷勢!
“你們雖然不好吃,但我不挑食,繼續來吧!”林辰喝道。
“找死!”
血輪皇和星辰狂刃都是臉色難看,陰沉,當下都是施展殺招。
二對一,優勢在我,你還翻不了天!
妙女子在一邊看著,眸光湛湛。
她將林辰的戰斗盡收眼底,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忍不住嘖嘖稱奇,不得不承認,林辰再度給她震撼與意外。
這家伙太強了,強得有些不可思議!
雖然此刻大戰激烈,而且是星辰狂刃和血輪皇壓著林辰打,但妙女子清楚,在林辰鮮血被血輪皇吸收入體內之后,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林辰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一般,恢復力驚人,更不要說現在還有一個血包在。
妙女子已經可以下結論。
那兩人必死。
而且還會成為林辰的血食被吞噬,一切力量與收藏,都將歸于林辰,助林辰再進一步!
“小弟弟,跟我示威呢,要告訴我他是深不見底嗎?”妙女子輕哼一聲。
不討喜的家伙。
但妙女子也不得不承認,她的打算落空了,不僅如此,反而是幫了林辰一把!
“哎,沒想到我也有天真的時候”,妙女子心里不是滋味,隨即有些惱火的道:“一個男人這么深不見底做什么!”
不過雖然有些惱火,但她倒沒有對林辰產生殺心。
就這樣看著林辰逆勢翻盤,然后完成收割。
而林辰也在她眼皮子底下,晉升高級主宰!
“這速度……”妙女子有些郁悶,隨即挑挑眉問道:“你吞了他們的神魂,知道他們為什么打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