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覺醒至尊領主系統召大將換兵種金鳳鸞秦澤 > 第290章 一場笑話,一個騙局
金茗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臉色蒼白的嚇人,他大叫著:
“不!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
“啪”的一聲,金建仁一巴掌扇在了金茗臉上,與此同時,一聲怒吼隨之而出:
“你給我清醒一點!!”
“你以為我想這樣嘛!叛軍殺到會昌,誰能想到他們有這樣的兵力!”
“要是能打,我肯定就打了!”
“但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辦法了,他們不去擋住叛軍,我們都要死!”
金茗捂住被扇的通紅的臉,崩潰的大叫了起來:
“可是我們不是說好了嘛!我們要同生共死啊!”
“我們是兄弟啊!”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樣走,要回去!”
他拉動韁繩,對著士兵們大吼道:“走,隨我回去!發動奇襲!斬殺逆賊!”
但沒有人聽他的話,士兵們都是金建仁的死士,他們的臉色麻木,毫無表情。
金茗看他們無動于衷,放聲吼了起來:
“回去啊!回去啊!”
“大家都還在拼命呢!”
金建仁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憤怒的大喝道:
“你在發什么瘋!”
“我之所以讓你跟我后面,是因為我看重你!你是我親手帶出來的人!”
“你忘了你說的話?!你還要輔佐我稱帝呢!你忘了嘛!”
“你要回去送死?死了,那就什么都沒有了!有他們在,那就夠了!”
“我們的路還很長,只要能活著,那就有機會東山再起!”
此時,二人已經停了下來。
金茗猛地甩開金建仁的手,泛紅的眼眶中淚珠滾滾而落,他哭喊了起來:
“我認識的鎮國將軍,我的好大哥,不該是這樣的!”
“他那么厲害,那么勇猛,怎么會背棄兄弟,讓他們的死,來求自己的生呢!”
“路還很長?這又是什么路!!我不走這種路!!”
金建仁臉色鐵青,一字一句道:
“一將功成萬骨枯,更何況是要當上一國之君!”
“若想成就宏圖霸業,什么都能舍棄!”
說到這,他一把拽住金茗,將他拉近身旁,幾乎給金茗拽下馬來,他咬牙切齒道:
“你給我聽好,我要走的,是霸主之路!
父王不思進取,只求安穩,金風鸞目光短淺,只知坐在她的皇宮中發一堆狗屁圣旨!
而我,這些年,我苦心經營,逐漸攬得軍權
“若不是這逆賊,我早已經稱帝!”
“大乾在我手中,會更加強大,大乾的版圖,會無限遼闊!凡我所指之處,皆有我大乾人所在!”
“我要帶著大乾,走到此世之巔,任何異國外邦,都要在我腳下臣服!”
“可如今,逆賊將我逼到了這個地步,這幾乎是死境!”
“但我絕不認輸!絕不!!!“說到這里時,他似乎像個瘋子,近乎于嘶吼了起來。
“只要還有一條命在,我遲早有一日,能夠東山再起!”
“他們的死已經是沒辦法的事,而你,要繼續跟著我,和我從頭開始!明白了嗎!”
金茗慘白的臉上眼淚婆娑,他嘴唇顫抖著開口:
“原來要稱王稱霸,是要犧牲所有嘛
“連跟了大哥你這么久的部下,兄弟,也都能舍棄
金建仁滿面怒色,咬牙道:
“你當這是兒戲不成!戰爭!就會死人!”
“哪有十全十美的事!你從軍多年,這個道理不明白嘛!”
“你怎么這么蠢!我不說破,你何時才能明白!”
金茗搖頭,他再度推開金建仁的手,拉著韁繩往后退去,聲音顫抖的厲害:
“不,不....”
“沒有以后了,大哥,你好陌生
“我不認識你了,我認不清你了啊!”
“你這樣說,我們又算什么?!”
他拉著韁繩,哭著往后退去。
金建仁怒聲道:“我讓你跟在我后面一起走,就是因為你是我最值得信賴的人!”
“總有人要死在阻擊叛軍的路上,而你,要跟著我繼續走下去!”
金茗身子一僵,臉皮一陣抽搐,那是劇烈的情緒波動所致。
“那他們,是什么?”他似乎被抽空了力氣,說出的聲音有氣無力。
“兵!只是兵罷了!”
“總有人要死,但他們的死,能給我們創造機會,只要不死,總有希望!”
“明白了嗎?!”金建仁喝道。
得到答案,金茗卻沉默了,他看著滿面怒色的金建仁一言不發。
只是那手卻還在拽著韁繩,繩子勒入掌心,將本來蒼白的手勒的通紅。
這一瞬間,金茗看著眼前之人,心中的信念轟然倒塌。
一直以來,眼前之人都是他最憧憬也是最崇敬的男人。
他何嘗不明白,今日會昌一戰,能贏的幾率幾乎是渺茫。
但作為一名將士,還是被眼前之人親手帶入軍營的將士,拼盡全力死在戰場之上,即便不敵,那也是光榮的!
更何況,城樓上的結義,也在宣告著兄弟們也是這樣想的。
這是最殘酷的一天,也是讓金茗感到最振奮的一天。
殘酷在一戰過后,很多人要死。
振奮在這一場仗,讓所有人都凝聚一心,為了大哥今后的宏圖霸業,付出了所有。
可現在,這似乎是最痛苦的一天。
說要帶著兄弟們定江山,開疆拓土的大哥,卻在一開始,就已經背棄了他所說的話。
那么,城樓上的結義,說過的誓言,又算什么呢?
這似乎是一場笑話。
大哥一開始說要親自帶兵去殺秦澤,這舍身成仁的話,又算什么呢?
這更像是一場早已編織好的騙局。
他從未想過舍身成仁,他只想利用兄弟們,那么,他先前說的那些豪言壯語,又有幾句是真的呢。
金建仁的聲音還在傳來:
“別說那么多了!先離開這里!”
“這一場仗,我金建仁會記住一輩子,待日后時機成熟,這里死的人,我定會為他們報仇!”金建仁面色猙獰,揮了揮拳頭。
金茗的思緒也到此為止,他松開韁繩,舉起顫抖的手掌,抹去了眼淚,嘴中喃喃道:
“明白了,我已經明白了
金建仁看著他這副模樣,嘆了口氣,本來猙獰的面容也緩和了許多。
他努力壓制躁動的心緒,平和的開口:
“明白就好,蠢小子,走吧
說完這句,他拉著韁繩,往前奔去,而金茗也緊跟上前。
戰馬奔騰,金建仁看著前方,頭也不回的說道:
“叛軍兵力太多,恐怕他們阻擋不了太久,若是被追上,咱們要打一場血戰
“現在,我們要盡快離開會昌
“唉,若是父王將神機營留下,這一戰,我們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但現在說什么也晚了,該做的我都做了,這叛軍實在是太......”
話未說完,一道來自后方的破風聲襲來,伴隨而來的是一晃而過的刀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