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絕世戰婿最新章節 > 第4539章 刮目相看

“吳總,的確是有些過分了,這市場這么大,不該一家獨大,他卻想著一個人掌控所有的生意。”
趙夫人對此有些不滿,也忍不住的說上一句。
“原本他們還聯合一起要抵制吳克林,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現在還得反過來討好他。”
江夫人對此雖然不滿,但也沒辦法,畢竟這種事情真的躲避不了。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當初就不該這么做,現在得罪了吳總,在想要拿到邀請函就更難了。”
趙夫人滿臉愁容。
她可沒有江夫人家大業大,出手那么豪闊。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家到現在還沒拿到邀請函,還在努力當中,但是錢已經花了不少了,可還沒個音信。
江夫人沒有再提起這件事情,只是默默的喝著茶。
有些話不能多說,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就好了。
趙夫人之所以約自己來美容院,不過就是想讓她幫忙。
江夫人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平白無故的幫對方忙。
所以這個時候就不好搭話了,就當做什么都沒聽到。
可是此刻趙夫人卻有些著急了,想要通過關系討好江夫人,只為了能夠幫助自己的丈夫拿到拍賣會的邀請函。
她這個做夫人的對外面的事情,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在丈夫的生意上卻要起到作用,否則就會被嫌棄。
“江夫人,我知道你有門路,能不能幫忙引薦一下?不會讓你白幫忙的。”
趙夫人忍不住的說了一句。
再次帶著祈求的眼神看著江夫人。
“這件事情我幫不了忙,你也知道的,這件事情是我家老江自己辦的。”
江夫人委婉的拒絕了。
趙夫人還是不愿意放棄,再次準備開口。
柳慧芳這時卻突然走了過來,在他們兩個對面坐下。
他如此魯的行為讓兩個人有點不高興,不過江夫人恰巧不想應對趙夫人,于是沒說話。
“你們剛才在說什么。”
柳慧芳當然懂得察言觀色,不過這件事情比較重要,所以也顧不上那些禮節了。
“我聽你們說,吳總要辦什么拍賣會,你們要弄邀請函。”
柳慧芳好奇的問了一句。
“怎么你和吳總認識,還是說你能夠弄來邀請函。”
趙夫人心情不好,冷嘲熱諷的問了一句。
“我家女兒和吳總生意上有合作,弄一張邀請函,應該沒什么問題。”
柳慧芳不知道這個邀請函有多重要,也不知道價值多少,反正輕飄飄的就說了一句。
對她來說,不過只是嘴上一說而已,根本不需要負什么責任。
“別搞笑了,你可知道這張邀請函有多重要。”
趙夫人有些嫌棄的看著柳慧芳,覺得這個人有毛病。
“你別不相信,我女兒可是秦氏集團的總裁,和吳氏集團是有合作的。”
“不過,只是向吳總要一張邀請函而已,根本不算什么。”
柳慧芳特別自豪的說著。
江夫人卻有些遲疑,不過她對這個秦總裁還是有點了解的。
畢竟同為女子,她還是挺佩服秦卿的這種創業精神,而且在這商場之上,她能夠有立足之地,實在是難得。
只是對方長得實在是有些冷艷,讓人看了之后印象不佳,也懷疑她是以色待人。
不過,江夫人好像聽江總說過,這個人好像有過接觸,聽說這個秦小姐比想象中的要厲害一些。
而且她的名聲一直都很好,應該沒有傳出什么亂七八糟的話,也就代表著沒有那種不清不楚的關系。
“我倒是知道你的女兒,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商人。”
江夫人露出了欣賞的神情。
柳慧芳突然覺得有些自豪。
“那是當然,我的女兒在做生意這方面一直都是無師自通,而且在家族當中也特別的耀眼。”
柳慧芳適當的,也會夸贊自己的女兒。..com
“不過我聽說,吳總雖然和你們秦氏集團有合作,但也僅僅只是一個小項目,應該關系沒有那么親近吧!”
江夫人之所以這么問,不過就是打聽消息而已。
“的確是有合作,但是這不就是剛開始合作,我女兒才來到西都沒多久,以前都是在江都生活的。”
“我想,過不了多久,我的女兒就能夠讓你們刮目相看。”
柳慧芳對此卻有些滿意,也知道女兒能夠給她掙來名聲。
“不過我倒是有點好奇,這個拍賣會到底有多重要?為什么那么多的人擠破頭要去參加。”
柳慧芳看著江夫人虛心請教。
“難怪你們不知道,剛從江都過來的,自然不知道我們西都的規矩。”
“吳總舉辦這個拍賣會,說有一個大人物會參加,我們猜測是蛇窩內部的分舵主,此人特別的神秘,從來沒有在公眾場合出現過。”
“但是這個人卻掌控著整個蛇窩,如果能夠得到他的青睞,別說做生意,就算是讓吳克林讓位都有可能。”
江夫人認真的說了一句。
當然大家都明白,這個分舵主很信任吳克林,自然不會讓他讓位,但是讓大家有個期待不也挺好的嘛。
“這么夸張,看來這個大人物很重要,可是大家都參加這個拍賣會,真的有機會見到這個大人物嗎!”
柳慧芳倒是覺得有點夸張。
“總之機會就在眼前,若是爭取一把也許會有收獲,如果不爭取,可就什么都沒有。”
江夫人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過這種事情,你要看你的女兒是否愿意,也要看她是否會幫忙。”
江夫人隨意的說了一句,然后又默默的看著柳慧芳。
柳慧芳也剛剛才知道這件事情,也知道這件事情特別的重要。
不過此刻她卻想著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自己能夠參加這樣的拍賣會,如果順利的將女兒推薦給了這個分舵主,是不是代表著他們也能夠一步登天。
“多謝你們的幫忙,要不是你們的提醒,我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柳慧芳瞬間緊張了起來,得抓緊時間找女兒商量對策。
這個機會極其難得,可不能錯過了。
“你要是有機會拿到邀請函,那能不能幫我們個忙。”
趙夫人雖然對此并不相信,但是多說一句話也不算什么,至少也算是有條路子。
“這個應該沒什么問題,我和我女兒商量一下。”
柳慧芳竟然一口就答應了。
她倒是挺慷慨的。
趙夫人看著對方如此輕快的答應,反而不相信他們。
柳慧芳此刻可顧不上美容了,只想盡快去找到自己的女兒。
必須把這件事情給她說清楚,也要讓她去找吳克林要一張拍賣會的邀請函。
柳慧芳剛才走的實在太匆忙,根本沒有問江夫人付出了怎樣的代價,才拿到這張邀請函。
如果她知道的話,必然不會那么輕松答應趙夫人。
“這個人怎么毛毛躁躁的,看上去一點都不體面,不過這個秦家真的是大家族嗎!”
趙夫人轉頭看著江夫人,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秦氏集團是一個大家族,不過是一個小地方來的,但是這個秦總裁倒是有點魄力,身為女子,在這男子的世界中打拼,還能夠拼出一番天地來,實在是讓人尊敬。”
江夫人之所以多說一句,也是佩服秦卿,只可惜自己沒有這樣的命運,所以也只能夠相夫教子,幫丈夫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
“這女子就應該安分的相夫教子,就算去上班,也應該把重心放在家庭當中,怎么能夠這么拋頭露面。”
趙夫人對此卻不滿意。
她可能是受過傳統的教育,雖然家世也不差,眼光自然也不會低。
但對她來說,女孩子不用那么拼命,完全可以相互教子或者聽從父母的安排。
江夫人聽到趙夫人說出這樣的話,反而更加不滿。
不過像這種事情對她來說,也不必在乎。
這趙夫人還有點用處,而且她的丈夫也還有點本事,倒也可以和她做個朋友,至少沒什么損失。
柳慧芳出了美容院的門,匆匆的坐著車子去了秦氏分公司。
她到了樓下之后,稍微冷靜了一點,不過卻還是有些緊張。
知道女兒是什么性格,也知道她未必會聽自己的話。
得想辦法說服她,不然就要錯過這么好的機會了。
柳慧芳可不想放棄這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