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紀先生的致命寵愛聶辭紀衡 > 第556章 送上門的人肉沙包
能混到趙礬這個位置,就不是戀愛腦傻白甜。
女人而已,哪里有自己的事業和前程重要?
起初他也不過就是抱著玩玩的心理,誰承想就玩出了孩子!之前他也是三令五申不能懷孕,可對方卻等到足足四個月的時候,特意在母親生日這天約他回家里吃飯,當眾宣布的這個好消息,還說是個兒子……
在一桌親戚的祝福聲中,借著酒勁,趙礬這么一上頭,當場就承諾不會虧待她們母子。
然后,就演變成今天這個結局了。
趙礬什么也沒說,起身就走。
陸裴岑對紀衡真是佩服得不得了,“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對男女感情這種事,看得這么深入這么透徹呢?果然,被愛傷過的男人,就是不一樣!成熟!大氣!有風骨!”
紀衡倏爾笑了,隨即叫賈肅進來:“方律那邊多介紹點案子過去吧,也是時候該讓他們忙起來了。”
賈肅:“好。”
“不好!”陸裴岑反應很大,帥氣的臉當場就黑了,“愫愫的手還沒有恢復,不能復工!”
紀衡無辜地攤手:“我也沒提她,我是指另一位方律師。”
陸裴岑現在真是越看他越像朵大白蓮!
啊,真想揍他一頓!
“律所那么多工作,她要是知道了,以她的性子她會安心待在家里嗎?早就恨不得給自己裝上兩只翅膀飛回去了!紀衡啊紀衡,你怎么這么壞呢?我好不容易才哄得她多在醫院待幾天,我倆能朝夕相對,你就這么見不得兄弟情路順暢嗎?!”
紀衡認真聽著,然后認真點頭:“沒錯,我就喜歡坎坷點的。”一笑:“這樣跟我才配。”
“你太心機了!你個心機男!”
陸裴岑氣得還要再罵幾句,手機剛好響了。
“你……等會再收拾你!”
他接起電話,是錢業打來的。
“陸少!救、救命啊!快救救我……”
電話那端的人,應該是正在狂奔,說話時的聲音是斷斷續續的,一邊喘著一邊帶著哭腔,好像下一秒人就要被嚇得崩潰。
陸裴岑神色一凜,立即起身:“位置。”
“我在……”
錢業匆匆報了個位置后,就聽到那端傳來怒罵聲,“媽的!敢偷東西?!”
“我沒有……沒有……啊救命!!”
電話掛斷。
陸裴岑收起手機,“錢業出事了。”
紀衡隨即起身,“去找他。”
——
根據錢業給的位置,他們來到一處半地下的停車場。
車子停下,陸裴岑從車里下來,戴著太陽鏡,手腕上拴了根銀色的鏈條,就像個夸張的朋克手鏈。
車門另一端推開,紀衡慢慢下來,他一身定制西裝,手工皮鞋。
下車后,隨意解開西裝外套的紐扣,然后脫下來將外套丟進車里,將袖扣解開,袖子挽到小手臂位置。
“啊……”
停車場深處,不時傳來慘叫和辱罵調笑聲。
“叫什么叫?真像個娘兒們!”
“哈哈!別說,他長得細皮嫩肉的,是挺像的!”
接著,一些污言穢語,不絕于耳。
角落里,錢業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身上的衣服被扯得亂七八糟,臉上青一塊紫一塊,一只眼睛烏青,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
“求求你們……別傷害我……我真的沒偷你們的東西……”
一個膀大腰圓的男人蹲下來,抬手對著他的臉啪啪拍了兩下:“偷沒偷你說了不算。”
另一個早就按捺不住了,“還廢什么話啊!把他扒光了檢查不就知道了嗎?”
有同伴笑他:“掃把這是等不及了啊!”
“他就好這口的……”說著就掏出手機,“還等什么?趕緊的啊!”
攝像頭對準了錢業:“我來拍下這個小表子的臉!”
看錢業驚恐地用手擋上,男人上去就是一腳,罵道:“擋你他媽的擋!”
錢業倒在地上。
叫掃把的瘦高個,邊走過去邊解開褲子拉鏈,同伴調侃他:“你溫柔點……”
三四部手機同時用攝像頭對準了他。
錢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爬起來就對著他們磕頭:“求你們了……別這樣……”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一輛牧馬人車身后,紀衡將手里的煙扔到地上,抬腳碾滅。
“真他媽臟。”
說完,直接從車后走出來。
“是挺臟的。”陸裴岑夜聽不下去了,邊走邊掏掏耳朵,“這都哪來的鬼東西啊?”
賈肅早就躍躍欲試了,掏出指虎后套在手指上,“總算有機會活動活動筋骨了!”
當這三人出現的那一刻,錢業以為自己看到了天神……
他縮在角落,癟著嘴,突然大哭起來。
“媽的!哪來的……”
還沒等那個叫掃把的提上褲子,陸裴岑已經飛起一腳,直接就把人踹到車輪下面了!
甩下手腕的鏈條,啪地就抽了過去——
“媽的,最煩你這種人渣!”
另一端,紀衡直接赤手空拳。
本來這種事,根本用不到他出手,可誰讓最近他也氣兒不順呢?
剛好,這人肉沙包不就送上門了嗎?
看到他拎住那個塊頭最大的,幾記拳頭下去,直把對方打得蹲在地上抱頭求饒,“別打了……爺爺別打了……” 
紀衡皺眉,松開手:“起來。”
“不不,我錯了……”
“起來!”
他又要抬起拳頭,大塊頭嚇得,馬上站起來。
紀衡這才滿意地笑了,接著,拳頭如雨點般落下……
賈肅是打架打得最歡樂的一個。
作為特助,他有太多的不容易~要揣摩老板的心思,還要懂得察言觀色……
他這一路走來,真是……太、不、容、易、了!!
“啊……別打了……”
被他狠揍的男人,就是剛才狠狠踹錢業的那個。
“不是喜歡拍照嗎?來來來,我給你拍啊!”他抬手,指虎上都是血,眼看又要落下,直接把男人給打哭了,“大哥,我錯了,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
“那不行,做事就得……有、始、有、終!”
不過才幾拳,男人就被打趴到地上。
錢業這時也驚醒過來,趕緊抹抹眼淚,連滾帶爬地過去阻止:“別打了……別打了……再打真的要出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