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劫天運 > 第八千九百九十四章:福祉
    “把你留下來,那還不是為了抓你湊氣運?你們自己想想看,是不是都各據一方的陣位?要不是借著你們的氣運,怎么保一方平安?怎么保護好子民的安危?要不是有你們存在,怕如今圣域只剩下主城了吧?”我想了想,心道雪傾城未必不清楚可能會被攻擊。

    亦或者想要借著這次危機,進行一次勢力重整,不過我不參與圣域治理,不好把這點說透了。

    李念君這么聰明,又歷經萬年的經驗累積,哪會不知道我的意思,頓時恍然大悟:“好像真是這樣,我和小蠻也是各守著自己的區域,還有小仙姐姐她們,而且……”

    我都能想到的,李念君肯定也猜到了,所以立馬不說話了。

    荊小蠻也只是在我面前保持當年的童真而已,真把她當成小孩子,那就太小看她了。

    現在的她一席紫色的長裙,早就和以前不一樣了。

    長高了,身高至少達到了肆小仙的水準,這還不算,雖然沒有前凸后翹,但明顯已經是個大人了。

    也就是臉蛋還帶著幾分娃娃象,不過再沒有這樣的特點,我怕都認不得這小美女了。

    至于李念君,平時沒少跟荊小蠻抬杠,這些年來,應該也是如此,現在一席雪白的長裙,背著把長劍出塵脫俗,氣勢儒雅,乍看下很有高人氣度。

    這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李相濡當年的劍仙風采,李念君只多不少。

    其他的女子軍團成員或多或少都有改變,有的是裝扮有別當年風格,有的則眉宇從青澀變得云淡風輕了,多年不見,吸引力十足。

    “夫君,你在冥天古宙過得好不好?我們真的好想你。”孫陌塵湊過來小聲問道。

    我心道見過那么多女子軍團成員,見面就問冥天古宙的,內心可謂溫柔。

    “沒有你們在,多少寂寞一些。”我笑道。

    “我們也是一樣的,真的好想您,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孫陌塵說道。

    “對呀,真懷念以前在天城的時候,想見就見!”荊小蠻又過來抱住了我的臂膀。

    我苦笑道:“萬年光陰現在轉念一想,好似一剎那而已,但總不忍一一回眸,因為想到你們都在想我,心中就滿是愧疚。”

    “夫君能夠這么想到我們,那姐妹們等待那么多年,一定都覺得是值當的。”

    一位身穿墨綠紗裙的女子飄然而下,應該是從別的關隘趕過來的。

    我心道她可真像是在畫里走出來似的:“清兒,從何處而來。”

    “清兒駐守北關隘,看到漫天魔神被神威嚇退,便知是夫君到了,喜不自禁,極速而來。”女子走過來,手接住了我抬起的手。

    幸文清,畫仙。

    “當年你一手潑墨能繪天地法則,不知道如今手藝是否還有?”我考教問道。

    幸文清臉上一紅,說道:“清兒一來,夫君不問是否想念,反而先問清兒是否還有用處,真是讓清兒不知該如何作答好了,若是無用武之地了,夫君可還要清兒?”

    我摟著她的腰輕輕往自己身 自己身前一拉,笑道:“這種話都能灑脫的問出來,就算我說不要,應該也不被允許吧?”

    “當然。”幸文清嘟囔著埋怨看了我一眼。

    我放開了她,而荊小蠻連忙湊過來說道:“剛才那套姿勢,小蠻也要,然后清兒姐姐要幫畫下來!”

    “我也想要一副!”李念君也舉起手來。

    其他的女子軍團成員一一高舉藕臂,這一幕眾美爭奇斗艷,羨煞天下蒼生。

    “你們呀,圣域差點都被攻占了,損失如此慘重,你們居然都能高興起來,要照顧下犧牲者的家屬親眷,這種事,接下來一定都會得到滿足的。”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所有人。

    “我那幾位忠實的手下都犧牲了……”

    “唉,我可憐的大將軍。”

    “等他們重活一世,真不知道還要多久了。”

    “都不知道有多少神仙失去道侶,失去父母親人……”

    “夫君,我好像有點傷心了。”

    “我也是。”

    大家這才想到因為太過高興,所以忘了身處環境了,此刻都紛紛難過起來。

    “好了,你們也不必耷拉著臉,有這時間,就快去統計犧牲者,然后把他們的法則印記收集一遍,我也好把他們復活了,既然我都來了,怎么能夠讓你們受半點委屈呢?”我笑了起來。

    眾人瞬間又高興起來,連跟著一起來的將領們,此刻都歡呼起來。

    我能夠做出這樣的保證,也是因為對天地法則的了解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摘抄回法則生命體,只是隨手而已。

    當然,意識這東西肯定會有虧損,但我相信換成別人,肯定是做不到我這樣還剩一些前世記憶。

    不多時,長長的名單就擺在了我面前,這次圣域戰損數百神仙,可謂各個忠心耿耿,甚至連他們的遺物都收集了回來。

    大殿里,有的是親眷家屬痛哭流涕,有的已經忍不住跪在地上對我進行祈禱了。

    我作為眾神之王,創世宇宙的至高神,身處自己的地盤,大家的虔誠程度我一點都不懷疑。

    分出了數百道氣息感應排列整齊的數百堆遺物,我很快憑借強大的宇宙控制力,從他們的法則殘余中抽絲剝繭,逐漸開始復原出原身來。

    一道道光束從天而降,法則很快凝聚人形,意識碎片也不斷沖刷復生者的腦海。

    哀嚎聲,慟哭聲,幸福的笑聲,充斥整個大殿。

    按理說動用這類復活手段,那是要受天譴的,畢竟是逆天而行,摘抄天地法則,那本來就是不受天地法則允許的。

    不過我是誰?

    這天地都是我打亂了三千證道宇宙,從混沌開始創造而出的完美世界,天地法則能拿我如何?

    我就是天道氣運本身,所以我想復活誰就復活誰。

    以前下面的法則不齊,很難溝通冥天古宙的本尊,畢竟無數天地法則阻隔,現在法則齊全后,溝通本尊降下福祉就跟玩兒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