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江南林若蘭 > 第3822章 天下萬物 初始為靈
    就連云衡,都有些驚訝。
沒想到擾的神界不可安寧的申默,就這樣被他們抓了起來。
眾位長老們臉上紛紛遲疑起來,這申默被抓住了,下一步,是不是就是清風了?
短暫的愣怔過后,云蝶回過神來。
“太好了,申默既然已經抓到了,清風長老,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清風眼珠轉了轉,在心中思考著對策。
申默現在的情況他很清楚,已經不可能來指認他,就算他們把他抓來也沒用。
他立馬裝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痛心疾首起來。
“都是這不爭氣的徒兒,今日犯下這滔天錯事,我沒什么說的,只希望能讓我親手解決了他。”
這話很明顯了,就算這些是申默做的,也和他沒什么關系。
云蝶看著他到現在還在狡辯的樣子,不禁氣笑了。
“清風長老就不好奇這申默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嗎?”
江南突然開口問道。
清風一臉遲疑,“我,我怎么會知道他在哪學的這魔族功力。”
江南湊近他,看著清風臉上的肌肉動了動,嘆息了一聲。
“這申默的情況大家都能看出,已經被魔氣侵入體內了,眼下已經成了魔氣的容具。”
“難道清風長老真的不知道他這些魔氣,是要到什么地方嗎?”
清風眼神慌了一下,難道這江南真的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他們做的那么隱秘,這江南不可能會知道。
眾人一聽這話,頓時有些驚慌起來。
“你這話的意思是那申默是被人控制的?”
其實在看到申默的時候,他們就有這個想法,只是被自己否定了。
眼下聽江南這么說,他們也不由的懷疑起來。
要是他真是被別人控制的,那事情性質就不一樣了。
“有什么辦法能找出控制他的人?”
江南聽到這話,轉身看著云蝶。
“這件事,云蝶神君應該能解決吧?”
云蝶看著江南,有些奇怪,她指了指自己,和江南確認到。
“我?”
江南點了點頭,“沒錯,就是你。”
“天下萬物,初始都為靈,神魔之分,在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那么明確。”
他看向云蝶,繼續說道。
“所以你的靈物可以識別出靈物,也可以識別出魔物。”
這就是為什么她的師父白靈上神身在魔族附近,卻沒有被同化的原因。
云蝶半信半疑的點點頭,她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只需要將申默身上的靈氣注入到靈蝶中,靈蝶便能順著魔氣找到所承載之物。”
聽到這里,清風的臉色大變。
難道他們說的是真的?
現在不管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自己現在已經賭不起了。
他知道自己雖然能嚇住云衡等人,但是對眼前的江南,確實沒有任何作用。
再任由他們這樣下去,一旦有任何的破綻。
要是泄露了魔氣的位置,只怕自己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清風左右看了看,眾人都在看云蝶他們。
他趁人不備,聚集身上的靈力。
在很久以前,他們就開始在籌謀今天的事了。
為此,他還特意學習了一套金蟬脫殼之法。
只要將自己的元神轉移,便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
地上的清風突然間不動了,就連神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眾人還在關注著云蝶他們所說之事,沒有在意他。
只是江南像是突然感應到了什么,他頭微微偏了一下。
隨即嘴角輕笑,并沒有說什么。
云蝶召喚出靈蝶,指引著靈蝶來到申默身邊。
她指尖輕啟,將申默身上的魔氣慢慢引入到靈蝶身上。
眾人看著這一幕,覺得像是在哪里見過似的。
可是感覺好像又很遙遠,他們搖搖頭,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感受到魔氣的變化,地上的申默突然變得狂躁起來。
眾人紛紛后退一步。
申默其實修為不高,并不值得害怕。
但是剛才據江南所說,他已經成為了一具承載魔氣的工具。
如果被這魔氣侵染,恐怕他們都要自身不保了。
所以他們現在對申默,簡直是避之不及。
白浩明將繩索的一邊緊了緊。
“老實點。”
靈蝶在云蝶的命令下,開始飛行起來。
只見它緩緩飛過上清殿,朝著后山飛去。
眾人連忙跟到外面,想跟著去一看究竟。
“幾位長老要去嗎?”
云蝶看著他們問道,她就是故意的。
待會要是證據確鑿,看他們還能如何狡辯。
“去就去,怕什么?”那清風估計也沒這么大的膽子,敢在上清殿做出這樣的事吧?
云蝶看著他們信誓旦旦的,有些好笑。
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能肯定這些事是不是清風做的吧。
“遙教頭,這里先交給你,把他們看好了。”
她看了眼地上的清風,他此時已經低下了頭去。
云蝶以為他是沒什么好說的了,沒有太多在意。
靈蝶在上清殿后山飛了一圈后,像是在空中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隨后徑直飛向了殿中眾人居住的地方。
當靈蝶停在一扇門前時,幾位長老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這不是文新長老的院子嗎?”
靈蝶停在的位置,正是剛才來阻止的長老之首,文新。
文新更是一臉震驚,“這不可能,這魔氣之事,怎么會和我扯上關系?”
他雖然平時是有些看云衡他們不爽,不想讓他們如意。
但是也絕不可能做這種傻事。
一旦沾染魔氣,那可是神界所不容的。
他還沒必要做這種傻事。
但是眼前事實在這里,看著眾人的目光,他覺得有些百口難辯。
“文新長老,現在事實就在眼前,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云蝶看著文新,也有些不敢相信。
“云衡,你要相信我,我不可能做這種事啊。”
文新知道現在要還是剛才的態度的,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江南在一旁呵呵的笑了起來,“真是有趣啊。”
文新立馬反應過來,他指著江南道。
“是他,肯定是他,這一切都是他搞得鬼。”
但是經過剛才的事,眼下眾人對他的信任度已經差不多等同于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