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傅少纏愛替身罪妻顧清雨傅廷也 > 第605章 放開我,我要離開這里
到底是為什么!
為什么每一次知道夏黎出事,霍斯恒都會奮不顧身的去營救,嘴上卻說著什么不愛。
不愛會是這種反應?
她真的受夠了!
沈若初擦掉了臉上的眼淚,毫不猶豫的走出書房,朝著樓上臥室走去。
過了沒多久,女人就拉著一個行李箱走了出來,保姆見狀立刻迎上前去。
“沈小姐,你這是要干什么去,這大晚上的,你拉著行李箱干什么……”
保姆趕緊拉住了行李箱,要是沈小姐今晚就這么走了,霍先生一定會生氣的。
“放開我,我要離開這里。”沈若初心意已決,一秒鐘也不想在這里待下去了。
“沈小姐,你好歹等霍先生回來再說,不然我這沒辦法跟他交代啊。”保姆一臉為難的樣子。
沈若初也不想為難保姆,于是耐著性子說道:“我已經跟他說過了,他這幾天會很忙,所以我要去劇組住幾天,你沒看他剛才就走了嗎?他今晚也不會回來,他不在這里,我一個人待在這里也毫無意義。”
說完,直接從保姆手里搶過行李箱,朝著別墅外走去。
保姆看著女人決絕的背影,怎么看也不像是兩個人商量好的結果,于是過去用手機撥通了霍先生的電話號碼。
過了很久之后,電話才接通,傳來了霍斯恒不耐煩的聲音:“有什么事,長話短說。”
“霍先生,那個您前腳剛走,沈小姐就拉著行李箱離開了,她還說是你們商量好的,我覺得不太像,所以還是向您求證一下……”
話還沒說完,就被電話另一端的男人怒吼道:“拉住她!”
“可是人已經走了……”保姆也很為難。
……
與此同時——
正在路上飆車的霍斯恒掛斷電話,情緒差到了極點,他將車子放慢速度,緩緩停靠在了路邊。
然后撥通了沈若初的電話,但是打了很多遍都沒有人接聽。
霍斯恒現在怒不可遏,但是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忽然,手機屏幕上顯示了一串號碼,不是沈若初打來的,他漆黑的眼眸中滿是失望,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少爺,我們已經找到目標了,劉天雄已經待著夏小姐逃到一個縣城里,夏小姐的手機定位在那里,我們正在往那邊趕,您可以稍作休息,明天……”
“不用休息了,我現在也過去,你們盡快去抓到人。”
“是!”
掛斷電話之后,霍斯恒看著手機通話記錄里女人的名字,胸口就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一樣,可是他現在沒時間在這里難受。
如果夏黎因為他而受了什么傷害的話,那他可能后半生都要活在悔恨之中了。
男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后繼續啟動了車子,緩緩行駛進車道。
還是等他把夏黎救回來之后,再去跟沈若初一次性解釋清楚吧,總是這么藏著掖著沈若初生氣也是理所應當的。
于是,他駕車三個小時到達了夏黎手機定位的一個小縣城里。
他迅速的跟自己的人匯合之后,然后找到了夏黎手機定位的一個小旅館附近。
“少爺,他們就在這里面,我剛才已經查過監控了,劉天雄帶著夏黎小姐進去了,目前來看,夏黎小姐還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直接沖進去,一間一間搜。”
“好。”
旅館內。
夏黎被捆綁著手腳,蜷縮在角落里,滿臉淚痕,她搞不明白,為什么都澄清戀情了,這個劉天雄還是咬著她不放。
一個流里流氣的男人,看著她恐懼的樣子笑出了聲:“你一定在好奇,為什么你們都澄清關系了,我還是要抓你,對嗎?”
夏黎不敢說話,只是顫顫巍巍的流著眼淚。
“當然是因為你是夏黎,我才不相信什么澄清,霍斯恒追了你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對你的生死毫不在乎?就算是現在對你沒感覺了,你被抓走,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也會救你的。”
劉天雄一邊喝酒,一邊盯著眼前哭哭啼啼的樣子:“嘖嘖……不愧是女明星啊,哭起來都這么好看,你說你到最后也沒看上霍斯恒,所以你喜歡什么樣的男人呢?”
“你別過來……”
夏黎慌了,因為劉天雄一副醉醺醺的樣子朝著她走了過來,她真的很害怕,但是蜷縮在角落里,哪兒也去不了。
“我也想嘗嘗霍斯恒那小子得不到的女人到底什么味道。”
劉天雄湊到了夏黎的面前,狠狠地嗅了嗅,笑了:“果然很香啊,老實說,你和霍斯恒那小子到底有沒有睡過?”
“你胡說八道什么!走開!離我遠一點!”
“我還就碰定你了!你覺得霍斯恒是能立刻馬上出現救你嗎?我把告訴你別做夢了!”
劉天雄扔掉了手中的酒瓶,將夏黎一把拉起來扔到了床上,然后直接壓在了女人的身上。
夏黎瞬間蹦哭,拼命的掙扎著大哭出聲:“滾!別碰我!走開走開……”
“別哭了,只會讓我更興奮而已,沒人救得了你,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用。”接著劉天雄發出了一連串猥瑣的笑聲。
房間里只有女人的痛苦聲,以及男人猥瑣的笑聲。
就在夏黎快要絕望的時候,忽然,一聲巨響,房間門被一腳踹開。
劉天雄和夏黎都抬頭看去,然后就看到了霍斯恒帶著幾個保鏢闖了進來。
這一刻,夏黎直接崩潰的大哭出聲,嗓子都要哭啞了:“救命……斯恒救我……”
看到這一幕,即使現在對夏黎沒有任何感覺了,但還是很震驚,霍斯恒一身怒氣,走過去將劉天雄一腳踹翻在地,并且一拳接著一拳的揍了下去。
然后,夏黎柔弱的哭聲在男人身后響起:“斯恒,帶我走,我不想待在這里,求你了……快帶我走,我一秒鐘也待不下去了……救我”
聽到女人的哭泣聲,霍斯恒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后轉身將夏黎身上的繩索解開,輕而易舉的抱起離開了這間房。
幾名保鏢立刻沖進來,將劉天雄按在地面上動彈不得。